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莫漓打开箱子,率先看到的是整齐地叠放在里头的“简陋”嫁衣,确实如冉鸢虽说,与莫家小姐的身份十分不相称。

    莫漓将嫁衣拿出来,想要试穿一下是否合身。

    当莫漓把嫁衣拿起来的时候,另外一件完全不同的嫁衣出现在了莫漓的视线内。

    原来那条嫁衣的下面还有另外一件……

    “怎么回事?”冉鸢在旁边看了很惊讶,嫁衣拿过来的时候她只看了一眼,就把嫁衣放到房间去了,身为丫鬟没有小姐的许可自然不会随意拿出来看,更加不会知道这件嫁衣下面还藏着另外一条。

    莫漓带着好奇之心把下面的第二件嫁衣拿了出来,嫁衣一展开,就惊了两人的眼。

    “小姐,这件嫁衣好漂亮!”冉鸢满是惊艳地说道,“上面其他几位小姐出嫁时候的嫁衣都没有这件这么好看啊!”

    莫家前头三位小姐出嫁的时候嫁衣都做得很漂亮,嫁的也很风光,但是嫁衣都没有莫漓手上拿着的这件嫁衣好看。

    不管是料子还上面的绣花图案,都没法比。

    “小姐,这上面用的是红宝石和金线吧?”冉鸢不敢拿手去碰,只是看着觉得应该是红宝石和纯金的针线。

    “应该……吧……”莫漓看着也觉得是,只是这很奇怪,为什么她买的普通嫁衣下面会藏着这么一条价值不菲的珍品嫁衣?

    “我问你,这嫁衣是谁送过来的?”莫漓问冉鸢。

    “送来的人奴婢不认识,奴婢以为是小姐买的那家店的伙计。”冉鸢回答说。

    “我付给那家店的银子买这件嫁衣上面的一根丝线都不够。”莫漓说。

    “那小姐……这是怎么一回事啊?”冉鸢猜测,“该不会是那店家弄错了,错把这件贵重的嫁衣也放了进去?”

    “那家店铺并不像是能做这种嫁衣的。”莫漓说,“就算真的能做,这么贵重的东西他们一定很重视,弄错的可能性很小。”

    但是除此之外好像也找不到别的理由解释这件嫁衣的存在了。

    “奴婢瞧着这件嫁衣和小姐您的身形倒是挺合的,若是那家店铺没有追究,小姐不如就穿这件嫁衣出嫁吧。”冉鸢建议道。

    冉鸢想的简单,莫漓却没办法这么简单地思考这个问题。

    这嫁衣放在整个绯月城都是一等一的,哪里是能随随便便穿出去的?若真是别人的,搞不好还是一个不小的麻烦呢。

    ###

    莫漓收到神秘嫁衣的同时,莫冬衡被也被一个神秘人约了出去。

    “这位公子不知是何方神圣,为何要约我来此?”莫冬衡看着眼前穿着一身黑色衣服的男人,眼中充满了对男子的打量。

    男子张口闭口说自己是替主子办事的,可在莫冬衡看来,此人身上透着贵气,并不像是给人跑腿的,至少不是一般的跑腿的。

    “莫大公子莫要紧张,我请莫大公子来此并无恶意。”黑衣男人说道,“我家主子得知莫五小姐不日将要大婚,便送了莫五小姐一件礼物。”

    “送漓儿妹妹礼物?是想要我帮你家主子转送礼物吗?”莫冬衡问道。

    黑衣男人摇了摇头,“礼物已经送到莫五小姐的手上了。”

    “那你为何要叫我来此?”既然已经送过去了,为何还要找他?莫冬衡不明白男人的意思。

    “我家主子并不希望莫五小姐知道。所以还请莫大公子向莫五小姐承认那件礼物是公子所送。”黑衣男子说道。

    “为什么?”莫冬衡皱起了眉头,对方是什么人,要送漓儿妹妹新婚礼物却不愿意让漓儿妹妹知道。

    “我家主子和莫五姑娘有些渊源,但因为种种原因目前不方便透露身份,但为了让莫五姑娘安心地收下这件礼物,只能借用莫大公子你的名义了。”黑衣男人说道。

    “那为什么是我?”莫冬衡问道。

    “莫大公子觉得,这世界上还有第二个符合条件的人存在吗?”黑衣男人反问道。

    这一问,可把莫冬衡给问懵了,等想明白后,心底不由地一阵心疼,心疼莫漓的处境。

    是啊,莫府上下除了自己,竟然没有一个人会真心关心漓儿妹妹。

    “既然你知道漓儿妹妹的处境,知道关心她的人不多,为何不道明身份,让漓儿妹妹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一个人也祝福着她。”莫冬衡说道。

    “我家主子另有考虑,时机成熟的话,我家主子自会表露身份与莫五姑娘知道。”黑衣男人说道。

    莫冬衡想了想,只要对方是真的为了漓儿妹妹好,如今有什么难处不愿意表露身份的话,他理应尊重对方才是。

    “那好吧,不过你得先告诉我礼物是什么。”莫冬衡说。

    “是一件嫁衣。”黑衣男人说。

    黑衣男人一说莫冬衡才想起来,莫漓的婚事筹备得十分仓促,很多细节的东西都没有人操心,而他一个大男人,对于成婚的细节也不是很清楚,若非此时男人提及,他甚至想不到成婚还有准备嫁衣这么重要的一件事。

    嫁衣这种东西似乎是需要花费很长时间才能制作完成的吧?若是短时间内购买,只能卖到劣等的嫁衣。

    黑衣男人看着贵气逼人,那他的主子也一定非富即贵,这样的人准备的礼物自然不会差的。

    若是如此,那漓儿妹妹就能有一件合适的嫁衣了,总比去布庄买那些粗糙的嫁衣来得好。

    “没想到你的主子想得这么周全,反倒是我这个做哥哥的忽略了。”莫冬衡有些羞愧地说道。

    “此事不怪莫大公子,公子身为男子又未成婚自然不太会注意到婚事的细节。”黑衣男人说道。

    “总之我代替漓儿妹妹先谢过公子和公子的主子的一番好意。”莫冬衡道谢,“至于嫁衣的事情,我会按照公子所说向漓儿妹妹认下,日后公子的主子若是想要坦白身份了,需要我说明的,我一定不会推辞。”莫冬衡说。

    黑衣男人点点头,“那就有劳莫大公子回去与莫五小姐说明了,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便不多留了,我还要回去向我家主子复命,告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