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们绯月城这么多年来还是头一回举行这么盛大的婚礼吧!”

    “是啊是啊,莫小姐是我们绯月城这么多年来最最尊贵的新娘子了!”

    “……”

    莫秋吟道:“其实夫妻相处之道,重在朝朝暮暮,并非婚礼的盛大与否能够决定的。”

    众人闻言脸色都有些异样,不过谁都没有说出口。

    几人正欢声笑语地说着,忽看见莫秋吟的贴身丫鬟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

    “小姐,何嬷嬷出了点事情,被人追着打,逃到我们莫府门口来了……”竹鸢紧张兮兮地说道。

    莫秋吟闻言脸色骤变,“她在莫府门口?”

    “是啊,还有一些好像是追债的人,正在门口堵着她,门卫不敢放她进门,她又大喊自己是您的奶娘,现在已经引来很多百姓围观了。”竹鸢道。

    莫秋吟确实有一个奶娘何嬷嬷,两年前年纪到了,莫秋吟给了她一笔银子让她回家养老去了。

    莫秋吟自觉对这个奶娘做的没什么不好的,她走的时候也给够了银子的,她现在出了事情竟然跑来莫府闹,真是太可恶了!

    莫秋吟生气归生气,可这人到底是自己的奶娘,她要是不管的话,外头的人只会说她无情,对自己的奶娘见死不救。

    “各位,抱歉,我先去看看是什么情况,此人既然是我的奶娘,出了什么事情我能帮定是要帮一帮的。”莫秋吟道。

    “莫小姐心真好。”

    “即便是已经离府的奶娘,莫小姐见人家有难也不会见死不救,当真心善。”

    “……”

    众人连忙夸赞道。

    赫连诗韵站了起来,“既然是莫姐姐的奶娘,那我也去看看,说不定有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

    “赫连妹妹何等尊贵的人,怎能让这样无关紧要的小事麻烦到赫连小姐。”莫秋吟说。

    “怎么能说是小事呢,莫姐姐可是日后的楚家大少奶奶啊,既然楚家大少奶奶的奶娘,也不能算是无关紧要的小事了。”赫连诗韵说着,就拉着莫漓的手往外走去。

    莫秋吟想拦也拦不住她。

    莫漓背赫连诗韵拉着,看不到身后莫秋吟的表情,不过想来莫秋吟应该不会想让赫连诗韵参与其中。

    ###

    “我……我告诉你们……我是莫家四小姐的奶娘,莫四小姐可是要成为楚家大少奶奶的人,我欠你们的那点钱,小姐一定会替我还的!”

    一位身形臃肿的老妇人坐在莫府门口的台阶上,背靠石狮子,手里抱着一个包袱,警惕地看着距离她一丈不到的一群壮汉。

    “老太婆,你最好说的是真话,要不然今天我们就砍了你的手脚抵债!”

    一个留着大胡子的男人凶神恶煞地说道。

    莫秋吟走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样一副画面。

    此时,已经有不少路过的百姓在围观了,如果事情不快些解决的话,保不齐会发酵成什么样对自己的名声不利的事情来,尤其还有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赫连诗韵在。

    何嬷嬷听到脚步声,一扭头看到了莫秋吟,连滚带爬地跑到了莫秋吟的跟前:“小姐,小姐你可要救救我啊!”

    “奶娘请起,您是我的奶娘,这般跪在我的跟前,可真是折煞我了。”莫秋吟道。

    多么温柔善良的莫家四小姐啊,对待自己的奶娘都这般彬彬有礼。

    何嬷嬷被莫秋吟给扶了起来,“小姐你可要救我啊,我欠了这些人银子,若是今天不能还上,他们就会剁了我的手脚!”何嬷嬷慌张地说道。

    “奶娘莫慌,待我问问他们。”莫秋吟安抚道,然后转而问追债的人,“几位,不知道奶娘欠了你们多少银两,你们要砍她手脚?”

    “砍她手脚都是轻的,若不是她年老色衰,毫不值钱,我们还想卖了她呢。”大胡子说,“一共五千两。”

    “五千两?!”莫秋吟惊住了。

    这也太多了吧?

    若是几十两银子,她也就帮奶娘还了。

    上千两银子这么多,她也没有这么多钱啊!

    “你们莫要随口乱说,我奶娘一介妇人怎么会欠你们这么多银两呢?”莫秋吟问道。

    “我们当然不是随口说说的,我们有字据。”说着大胡子当众拿出了何嬷嬷自己签下的欠条,“你自己看,五千两的欠条,白字黑字画了押,不信的话我们拿去官府对质。”

    莫秋吟看了眼那张欠条,还真的是五千两!

    莫秋吟不敢相信,自己奶娘这么一个妇道人家怎么会欠下如此巨款。

    “奶娘,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欠别人五千两?”莫秋吟问何嬷嬷。

    何嬷嬷目光闪烁,支支吾吾了半天。

    “奶娘你必须说清楚,要不然我也帮不了你。”虽然就算说清楚了,她也未必能帮上,毕竟那是五千两,她上哪去弄这么多银子来给她啊!

    “是……是我欠下的……赌债……”何嬷嬷支吾了半天,终于说了出来。

    原来是去赌钱!

    难怪会欠人家这么多银子!

    莫秋吟面露难色道:“奶娘,你好端端地为何要沾上赌呢?你这般让我太心痛了,你离开莫家的时候,我还给了你一百两银子,想着靠着这笔银子你可以安度晚年的。”

    莫秋吟特地提起自己在何嬷嬷离开莫家的时候给的一百两,以此来证明自己并非无情无义,而是何嬷嬷自己太不知好歹了,放着好好的清福不享,自己作死沾上赌瘾。

    既然是何嬷嬷自己作死,现在莫秋吟选择不帮她还债也不算是无情无义。

    即便是莫漓,也对莫秋吟的做法挑不出刺来,这种情况下,不救是人之常情,毕竟对方并不值得救,而且五千两太多了,就算莫秋吟有心也没这个能力吧,除非动用她的嫁妆。

    何嬷嬷一听就从莫秋吟的话里面听出不想救的意思来了,“小姐,您的意思是不打算帮我还这笔钱了?”

    “奶娘,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我的例钱你也是知道的,我没有这么多银子。”莫秋吟道。

    “你的例钱确实没有那么多,可是你马上就要成为楚家大少奶奶了,我不信堂堂楚家大少奶奶连区区五千两银子都拿不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