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管莫秋吟怎么记恨莫漓,莫漓出嫁的日子还是到了。

    莫府对于莫漓的婚事几乎没怎么筹办,但是还是要摆几桌筵席请宗亲们吃顿饭,当然该张罗的流程也是不能少的。

    对于给莫漓梳头的好命妇,莫家根本没有多费心,就直接定了族里的六婶婆,反正族中其他没地位的女子出嫁也都是这位六婶婆给梳的头。

    莫漓虽然顶着个嫡出的身份,但在府里的地位也没比庶出的要好。

    三夫人作为莫漓的母亲,就算她心里面不情愿,但是当着宗亲的面还是要把该做的事情都做了。

    然而就在六婶婆来之前,冉鸢领着一个打扮端庄的妇人走进了莫漓的房间。

    妇人一身的贵气,打扮得并不是十分华贵,只是那通体的气派,是怎么都遮盖不住的。

    就连妇人身后跟着的丫鬟,也比莫府的丫鬟要知书达理不少。

    “小姐,这人说是姑爷请来的全福妇人。”冉鸢对莫漓说道。

    莫漓没想到择屹还会考虑到这些细节的地方……

    “莫姑娘好。”妇人温柔大方地冲着莫漓笑了笑。

    莫漓看着妇人,只一眼她便觉得这妇人贵不可言,她的笑容端庄有礼,温和中带着慈善。

    “夫人好,就有劳您为我梳头了。”莫漓忙对对方说。

    既然是择屹特地为自己寻来的,不管怎样都是一番心意。

    这时候,六婶婆来了。

    一见莫漓的房间里已经有一位全福妇人了,顿时有些恼。

    若是一开始没有找她也还好,可既然找了她,却又同时还叫了别人,这就让她有些不舒服了。

    于是六婶婆对着后面进来的三夫人曾氏道:“看来夫人另请了高明啊,那为何要找老妇我来?我老妇一把老骨头了,还要特地跑这一趟,你是嫌老妇我活太长了吗?”

    论辈分六婶婆比三夫人还要大两辈。

    就算莫府是三夫人当家,但是族里面,三夫人的地位可没有没有六婶婆高,六婶婆要训斥三夫人,三夫人也得忍着。

    三夫人被六婶婆这么一训斥,面色当即就更难看了,于是怒目看向莫漓和莫漓房间里的另外一位妇人。

    “莫漓你怎么搞的,全福妇是能随便找的吗?莫家的规矩你不知道的吗?谁让你自作主张请了个不清不楚的人过来的?”三夫人劈头盖脸地就给莫漓一顿训斥。

    莫漓冷笑,正欲开口,只见择屹请来的夫人先一步说话了。

    “莫三夫人这话是说我不配给你的女儿梳头要赶我走了?”妇人问道。

    “我不管你从哪里来的,现在就立刻给我离开。”三夫人也不管待客之道,只想着莫漓请来的也不会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赶走了就是。

    “听见没?赶紧打哪儿来回哪儿去。”六婶婆讽刺道,“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人,自己过得到底好不好,就来充当全福妇了。”

    给新娘子梳头的全福妇人首要一点是自己得是福气全满令人称羡的好命,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来当的。

    “你们够了,不管她是谁,是不是够福气,今天我的头就要她来梳,至于你们,打哪儿来回哪儿去,这是我的婚事不是你们的。”莫漓冷声对三夫人和六婶婆说道。

    她对莫家的忍耐到今天也差不多了,莫三夫人从头到尾都没有在她的婚事上帮过忙,临到头了想来干预她的婚事?

    这不是笑话吗?

    至于这六婶婆,她知道她是族里有名的好命,但是好命不代表就是好人,她不喜欢她,甭管她有多大的福气她也不想让她来梳这个头!

    “莫漓你这是在跟谁说话?!”三夫人顿时就怒了,莫漓竟然敢这么跟自己跟族里的长辈说话!太过分了!

    “人在评判他人之间应该先审视一下自己。来者是客,你们待客无礼,三言未到就要逐客出门甚为无礼,此为一;凡事先知因而后断果,你们不问原因不问前事就妄下定论如此做派相当无知,此为二;今日是我大婚之日,你们毫不顾及正要成婚的我的感受,对我的客人随意呵斥是对我的客人的不尊重也是对我的不尊重,此为三。请问如此我为什么还要尊重你们?”莫漓质问三夫人和六婶婆。

    三夫人被莫漓的话说得气愤不已。

    六婶婆一边生气一边嘲讽三夫人:“这就是三夫人生的好女儿啊,还真是伶牙俐齿,让老婆子我大开眼界了,看来老婆子我今天是没有这个福气给您的好女儿当这个全福妇人了啊!既然这样,我还是早些离去好了。”

    三夫人忙道:“六婶婆莫气,这孩子素来与我不亲,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这些歪理,她不懂事,您犯不着跟她多计较,就算今天您不愿意给她梳头,也不能让这丫头按照她自己的想法来。”

    三夫人的意思是,就算没有人给莫漓梳头,也不能让莫漓称心如意了!

    这是一个亲娘对自己女儿的态度吗?

    就算是后娘也不带这么来的吧?

    这时候一直在旁边冷眼旁观的夫人开口了,“看来这莫家确实是没规矩的商贾之家。除了漓儿姑娘都是些混不吝的。”

    说着就见夫人对自己身旁的丫鬟使了个眼色,只见那丫鬟从怀里掏出了令牌。

    “我家夫人乃是镇远侯夫人,你们若是有这个胆子的话,大可以将我家夫人赶出府去。”

    三夫人和六婶婆看见那令牌上明明白白地写着“镇远”二字,再听那丫鬟一说,顿时头皮发麻,双膝发软。

    镇……镇远侯夫人……

    怎么……怎么可能?

    镇远侯夫人乃是重臣之女,名门之后,出身本就高贵,后嫁与镇远侯为妻,夫妻二人琴瑟和鸣,镇远侯未纳过一妾,从头到尾就只有镇远侯夫人一人,两人婚后孕有三子三女,其中有一子一女为龙凤胎。

    且镇远侯夫人的这三个儿子都颇有出息,三个女儿的婚事也十分美满。

    镇远侯夫人可谓是举国上下都称羡的福人儿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