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天底下恐怕很难再挑出比她更有福气更美满的妇人来了。

    可是……为什么堂堂镇远侯夫人会出现在这里?出现在莫漓的房间里,还要给莫漓梳头???

    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莫漓也楞了一下,她从这位夫人的气度上猜测到对方身份可能不一般,但是也没想到对方竟然会是侯府夫人。

    还是鼎鼎大名的镇远侯夫人。

    择屹怎么把这么厉害的侯夫人给请来了啊?

    “莫三夫人,不知道我够不够资格给漓儿姑娘梳头呢?”镇远侯夫人再次问道。

    莫三夫人这会儿还在愣神当中,愣愣地看着对方,楞是好半天没回话。

    还是六婶婆在旁边拿胳膊肘顶了她一下,才让她回过神来……

    “莫三夫人?”镇远侯夫人看似温和的面容却透露着极大的威严。

    “参见侯夫人,民妇该死,不识夫人大驾,夫人恕罪。”莫三夫人忙跪在地上给镇远侯夫人磕头认错。

    旁边的六婶婆也忙依样画葫芦地给镇远侯夫人磕了头认了错。

    她刚才居然还胆大地去质疑镇远侯夫人给人梳头当全福妇人的资格,如果镇远侯夫人都没有这个资格的话,那天底下恐怕就没有什么人是有资格的了!

    镇远侯夫人看了一眼两个跪倒在地的女人,淡淡地说了一句:“今日是漓儿姑娘大喜的日子,你们先退下吧,莫要把这里弄得乌烟瘴气的。”

    莫三夫人和六婶婆还想要和镇远侯夫人说上几句话,结果镇远侯夫人已经下了逐客令。

    莫三夫人和六婶婆再不识趣也不敢违抗镇远侯夫人的命令,听到镇远侯夫人的话,就赶紧地从莫漓的房间里出去了。

    莫漓看着两人迅速地从自己的视线里面消失得无影无踪,连屁都不敢放一个,嗤之以鼻。

    镇远侯夫人走到莫漓的背后,看着镜子中的姑娘,笑道:“今日过后,你就不是莫家的人了,也不用去管这些人怎么说怎么想的了。”

    “多谢夫人,不知道夫人为何会来?”莫漓问道。

    “是你的夫君请我过来的,他似乎料到了你家里的人不会用心为你操办这些事情。”镇远侯夫人回答说。

    “我夫君?”莫漓敏锐地眯了眯眼睛,如果是一个普通的穷书生,怎么会认识侯府夫人这样的权贵呢?“冒昧问一句夫人是如何认识我夫君的呢?”

    “哦,说来也巧,择屹公子的父亲曾经帮助过我,我便留下信物,他日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拿着信物来侯府找我便可。没想到择屹公子把这机会用在了给你梳头这件事情上。”镇远侯夫人微笑着说道。

    莫漓眨巴眨巴眼睛,镇远侯夫人的话好像没什么有问题的地方,除了择屹把这么好的一个机会用在了请人给她梳头的事情上有点浪费可惜之外。

    镇远侯夫人看着镜子里的莫漓说道,“漓儿姑娘这妆容还可以再修饰一下,我这丫鬟在妆容方面的手艺倒是不错,如果漓儿姑娘不介意的话,就让她来给姑娘上妆吧。”

    “好,那就多谢夫人了。”莫漓道。

    冉鸢并不擅长妆容,莫漓自己也不在行,平素里莫漓倒也不爱折腾,不过今日的话还是庄重一些吧。

    首先莫漓先换上了那套她大哥送给她的嫁衣。

    或者嫁衣有些复杂,一层一层的,但是穿上之后立刻就被惊艳到了。

    嫁衣美,人更美,穿上后美得让人挪不开眼睛。

    然后镇远侯夫人给莫漓梳了头,梳头的时候念了一整套的福气话,莫漓听着才真正有了几分自己要出嫁了的感觉。

    最后镇远侯夫人带来的丫鬟帮着化了妆,戴了首饰。

    “这是……”莫漓一看那丫鬟给自己戴上的首饰,一眼就认出那不是自己摆在桌子上的东西,她的首饰盒里头可没有这么珍贵的东西。

    不是莫漓没钱给自己买,而是绯月城这地方就这样,莫漓有钱也买不到这么好的鸡血红的红宝石纯金头面。

    “这是我送给漓儿姑娘的新婚贺礼,还请漓儿姑娘不要嫌弃地收下。”镇远侯夫人道。

    “可是这也太贵重了……”莫漓忙道。

    “不贵重,这东西放在我那里也没有什么用,我如今戴不了这个色儿的首饰了,给漓儿姑娘却刚刚好,好物配美人才合适。”镇远侯夫人道,“漓儿姑娘就不要客气了,今日是你的大喜之日,这送出去的贺礼哪有收回的道理的?”

    “好吧,就多谢夫人了。”莫漓道。

    “姑娘可真美。”镇远侯夫人的丫鬟在给莫漓打扮之后由衷地称赞道。

    “过了今日可就成夫人了。”镇远侯夫人笑着说道,“好了,到时辰了,我都听到外面的敲锣打鼓声音了,你兄长应当在门口等着了。”

    “奴婢到门口看看。”镇远侯夫人的丫鬟说着走到了房门口,果然见莫冬衡已经在门口了。

    “是莫大公子吧,吉时到了,还请公子去将新嫁娘背出来吧。”

    莫冬衡点点头,然后迈步走进了房间,当看到已经梳妆打扮完毕的莫漓的时候,莫冬衡突然怔住。

    凤冠霞帔,红的如火,红得像夏日的娇花。

    今天的漓儿,特别的美,美到让他忘记了呼吸。

    镇远侯夫人目光犀利,看着愣神的莫冬衡微微蹙眉,然后拿起旁边的盖头给莫漓盖上。

    “莫家公子动作快些,可莫要错过了吉时。”镇远侯夫人忙道。

    莫冬衡这才回过神来,上前来,在莫漓的跟前蹲下,用温柔的语气对莫漓说:“漓儿妹妹,我背你出去。”

    “嗯,多谢大哥。”莫漓顺势趴到了莫冬衡的后背上面。

    大哥的后背很坚实,有些硬邦邦的,可是很让人安心。

    门口一片喜庆的声响,择屹的迎亲队伍既不长也不奢华,看着普普通通,用的花轿说不上特别好但也绝对不能说是穷酸。

    此时莫家人都站在莫家的门口,原本有些人都不愿意来门口,可是一听六婶婆回来说镇远侯夫人来了,这一下莫家人的态度全变了,一个个全盛装打扮出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