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都没有见过新郎官,只听说是个长相还不错的穷书生。

    谁想今儿个这一见,竟是惊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这人……真的是穷书生?

    真的……没弄错?

    穿着新郎官衣服的择屹通身气度非凡,贵气逼人。

    择屹身上的喜服和莫漓的是一套的,做工材质当然也是没话说的。

    这应该是择屹到目前为止穿过的最为华贵的一件衣服,粗布短衣尚无法掩盖住他的气度,这会儿换了件如此出众的衣裳,一身大红,自然是没办法让人忽视的好看了。

    莫家三老爷现在没心情注意自己女婿的装扮,他在意的是镇远侯夫人的事情。

    听闻镇远侯对其夫人极为体贴,若是镇远侯夫人到了绯月城到了他们莫家的话,那镇远侯很有可能也来了……

    莫崇义正在焦虑的时候,正好看见镇远侯夫人先一步来到了门口。

    莫崇义一见到镇远侯夫人,忙给人行礼。

    镇远侯夫人一见就皱眉,她身边的丫鬟也第一时间阻止了莫崇义的行动。

    “这位应当就是漓儿姑娘的父亲,莫三老爷了吧,今日是漓儿姑娘的大喜之日,在场只有新人最大,莫三老爷就不要给我行礼了,还是好好观新人的礼吧。”镇远侯夫人道。

    “是是是。”莫崇义忙点头如捣蒜。

    这时候一个器宇轩昂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他本想混在人群之中不动声色的,奈何他这人多年戎马生涯,周身气质和莫家的其他男人差的太多,一眼就能被人从莫家人中找出来。

    “夫人今日辛苦了。”镇远侯走到了他夫人的身旁,温柔地说道。

    “哪里,不过是给新人输了个头,能看到这么美的新人,是我这个老人的福气呢!”镇远侯夫人笑盈盈地说道。

    “你可不老,你要老了,那我怎么办?我可比你大了整整六岁呢。”镇远侯道。

    这两人的浓情蜜意果真如外头传言的那般,让人羡慕,一大把年纪了,还如胶似漆的。

    “今儿个公子和漓儿姑娘大喜,他们是新的,我们呀如何算都是老的了。”镇远侯夫人说道,“新娘子来了。”

    镇远侯也随着自己夫人的目光看过去,只见莫家大公子莫冬衡背着已经盖上了红盖头的新娘子从里头出来了。

    镇远侯的目光在看到莫冬衡的时候微楞了一下。

    “怎么了?”镇远侯夫人见自己丈夫神色有异,便问道。

    他们这么多年感情,他有什么心事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这莫家大公子与我一位故人有些相似,想来是人有相似罢了。”镇远侯已经回过神来了。

    这小城里的莫家的公子是不可能和他所认识的那位朋友扯上关系的。

    镇远侯夫妇对话的工夫,莫冬衡已经背着莫漓上了花轿了。

    因为有镇远侯夫妇在场,莫崇义就算再懒得行事,也得把所有场面上的事情都做全了。

    终于,在一片喜庆的声乐之中,迎亲队伍开始离去,莫家的宾客也回府去参加酒席了。

    唯有莫冬衡还站在原地,一直望着远去的迎亲队伍……

    她……终于走了……

    出嫁了……

    成了别人的新娘……

    而他……是她一辈子的大哥。

    此刻坐在花轿之上的莫漓嘴角开始上扬到一个清晰可见的弧度。

    她出嫁了,离开了莫家了!

    接下来她的一切将不受莫家掌控!

    莫家人此刻并未对莫漓的出嫁有什么想法,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而已,嫁了就嫁了。

    就是还不知道今天到底是谁得了这么大面子,竟然让镇远侯夫人亲自过来给她梳了头!

    “侯爷,还请里面上座。”莫崇义恭恭敬敬请镇远侯夫妇进府吃酒席。

    “不了,本侯与夫人乃是受择屹公子所邀,只不过夫人要给新娘子梳头才来了一趟莫府,现在本侯正要与夫人回公子府上去。”镇远侯答道。

    什么?

    镇远侯和夫人竟然是受了那个穷小子的邀请来的?

    那穷小子有那么大的面子吗?

    “这……不知道那……我那贤婿是如何请到侯爷和夫人的?”莫崇义很好奇。

    难不成他看走眼了?

    那穷书生还是有些本事的?

    “因为某些因缘,择屹公子父亲于我夫人曾有恩,夫人留下过信物,答应可为择屹公子办一件事情,如今择屹公子便以此邀请夫人来为他的新娘子梳头。”镇远侯回答说。

    这回答与镇远侯夫人的回答是一模一样的。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莫崇义忙道。

    嘴上这么说着,心里面却是在嘀咕,这个蠢笨的人,得了这么好的机会竟然不找镇远侯要个一官半职的,却想着梳头这种小事情,真的是蠢到家了,跟他那个傻乎乎的女儿正好凑成一双!

    镇远侯夫妇没再搭理莫崇义,两人坐上了轿子,往择屹那边去了。

    等上了轿子,镇远侯夫人便问镇远侯,“你说公子为何这般迂回,就连让我给新娘子梳头的理由都想好了,生生让新娘子觉得他就是个一无是处的穷书生了。”

    “公子这么做有他的思量吧。”镇远侯答道,他也不是很清楚个中缘由。

    “不过那漓儿姑娘瞧着当真是个好的,那莫家人不晓得公子身份,个个嫌弃他出身,只有漓儿姑娘半点不嫌弃,而且不管容貌谈吐气度都与公子相称,这当真是鸡窝里生出了一只金凤凰来了。”镇远侯夫人感慨道。

    “既然是公子自己瞧上的人,自然是差不了的。”镇远侯道。

    “我就是在想,若是日后漓儿姑娘知道公子骗了她,莫不会与公子生气吧?”镇远侯夫人作为一个女人,她非常不喜欢自己的丈夫对自己有所欺瞒,尤其还是这么重大的欺瞒。

    “这……”镇远侯想了想道,“总之不是我欺骗了你就成,公子和那姑娘的事情,就留给他们自己日后去处理吧……我们尽管做好我们该做的事情就是,公子的事情也轮不到我们来操心。”

    镇远侯夫人想了想,赞同地点点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