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解最外面的袍子倒是挺容易的,等脱到里面的衣服的时候,莫漓的脸就有些发烫了。

    这还是她头一次扒一个男人的衣服……

    手也不可避免地触碰到他的身体……

    好在男人的喜服比女人的要简单一点,要不然莫漓觉得自己给择屹脱件衣服都能脱到崩溃。

    莫漓忽然发现,择屹的脸颊也有一丝丝的微红。

    看来是真的醉了,还以为这人不管什么情况下脸色都是一样的,刚才他醉倒的时候脸色也没见有什么变化,还以为他喝醉了就是那个样子了,现在看来只是红得有点慢而已,红还是会红的。

    莫漓起身,看着床上熟睡的择屹,小声道:“这婚事虽然是我自己要求来的,可是我也没做好真的同床共枕的心理准备,所以就委屈你了。”

    说完莫漓给择屹盖好了被子,然后偷偷地溜出房去了。

    莫漓前脚刚走,床上“熟睡”的男人后脚就睁开了眼睛。

    那双眼睛清澈明净,没有半分喝醉了的混沌。

    男人好似在回忆些什么,然后嘴角不住地上扬,甚至还伸出手摸了摸自己有些发烫的脸颊。

    ###

    莫漓一早就计划好了婚后自己睡在哪个屋子里,并且来带来的嫁妆里边也准备好了额外的床褥。

    所以莫漓在离开了房间之后就找来了冉鸢,把事先准备的好的被褥拿出来在另外一间房间里布置好。

    冉鸢现在已经学会了好好办事不多问,现在的五小姐绝对不是等闲之人,听小姐的肯定没错!

    此时莫漓这边风平浪静,但是莫府那边就是截然不同的一番光景的。

    按照莫漓教何嬷嬷的,她一直等到莫漓出嫁这天快要离开莫府的时候才告诉了赫连诗韵那些事情。

    赫连家的人今天并没有出现在莫漓婚礼上。

    那是当然的,莫漓的婚事对于莫家人来说都不算回事情了,赫连家的人又凭什么来参加这么个无关紧要的人的婚事?

    至于镇远侯夫妇的出现,那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情,赫连家主得到消息想要见镇远侯一面的时候,镇远侯夫妇早就已经离开了。

    赫连诗韵知道了那么大的一个黑料之后自然不可能没有行动,再不行动难道要等莫秋吟和楚家大公子完婚吗?

    不可能的!

    于是赫连诗韵想都没想就把事情给闹大了。

    她不仅要闹到莫府上下都知道,就连莫府的外面也都开始传莫家二夫人临死前为了给自己的女儿莫秋吟保住地位而残害了当时怀孕好几个月的莫家三夫人的事情。

    为了把事情闹大,赫连诗韵自然要让消息传到莫三夫人的耳朵里面,就连当年用的什么药,在她的什么吃食里面下的,都说得清清楚楚。

    不得不说这何嬷嬷还是有点用的,要是说谎编造的故事,细节部分不可能说的那么详细,详细到了连莫三夫人当年怀孕的时候喜欢吃的东西都还记得。

    莫三夫人当年有孕之时喜欢吃酸橘糕,这是当年莫三夫人的厨娘为了让孕吐的三夫人开胃特地研制出来的一种糕点,而且莫三夫人也就那一阵喜欢吃,后来十多年都没有再碰过这东西,莫府的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有一阵他们三夫人吃过这么一种别处不可见的吃食。

    当时何嬷嬷就是趁着那厨娘不注意的时候把那药加在了酸橘汁里头,等那厨娘做成了糕点,拿去给莫三夫人吃下。

    莫三夫人曾氏听到这个传闻的时候愣住了,半晌回不过神来。

    “这一定是谣传,是别人想要败坏吟儿编造的谎言!”曾氏道。

    曾氏身边的人一个个都不敢说话。

    谁都知道曾氏这些年是怎么疼莫秋吟的。

    如果传言是真的话,那曾氏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毫无疑问就是一个笑话!已故的二夫人估计在九泉之下天天笑得合不拢嘴了。

    “这事儿是从谁口中传出来的?可信度有几分?那个何嬷嬷如今在何处?找到她,带她到我面前来,我要找她对峙!”曾氏在冷静过后,面色变得冰冷,却无论如何也要查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一定要证明这件事情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对,这件事情不是真的!绝对不是!

    曾氏正要派手下的人出去调查这件事情,就见莫三老爷莫崇义大步跨了进来。

    “不许你去调查这件事情。”莫崇义道,“不仅不能调查,而且你必须现在马上出去澄清,让世人都知道外面的传闻都是假的,是子虚乌有的!”

    “就是因为是假的才要查不是吗?”曾氏忙道,“二嫂不会那么对我的,我的孩子不会是……我……都不会的,我知道这是传言,是有人见不得吟儿好,要破坏她的婚事。派人去彻查一下的话更有说服力不是吗?”

    “怎么查?二嫂已经死了很多年了,尸骨都不烂没了,你找谁去查?那个嬷嬷说的话根本不可信!”莫崇义态度强硬地说道,“只要你站出来说没有这回事情,别人就说不了什么了!”

    当事人都说没有这回事情的话,外面的人再怎么猜想都没有用。

    曾氏看着莫崇义,神情还是很犹豫。

    “夫人!吟儿马上就要成为楚家大少奶奶了,在这紧要关头,不能出任何岔子!不管她是我的女儿还是二哥的女儿,她都是我们莫家的姑娘!也都是你带大的姑娘!不管她娘有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你跟她这么多年的情分是假不了的!”莫崇义对妻子曾氏说道。

    “可万一……万一这传言是真的话……”曾氏心里的某一处正在被这个可能的答案刺痛着。

    “没有万一。”莫崇义反问曾氏,“难道都到现在这地步了,你打算要和吟儿把关系闹僵了,然后去找莫漓?”

    当年的真相是什么样的到如今真的还重要吗?

    反正要成为楚家大少奶奶的人是莫秋吟,现在把当年的事情捅出来根本一点好处都没有。

    对莫崇义来说,他的女儿不止莫漓一个,更何况莫漓现在也活得好好的,也还是那么不招他待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