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至于曾氏不能再孕,他也不在意,反正能给他生孩子的女人多的是,不差曾氏这一个。

    所以对他来说,当年的那件事情根本一点影响都没有。

    但是如果不能平息外面的这些传言的话,莫秋吟的婚事受阻,对他们莫家来说损失可就大了。

    两项权衡,到底应该怎么做才最有利于他和莫家,根本不用考虑。当然是劝他夫人站出来澄清这件事情!

    “好,我知道了,我会去澄清的。”曾氏终于做出了决定。

    她似乎被莫崇义的话给说服了。

    现在这样不是挺好吗?莫漓难道不是个讨债的吗?她的吟儿难道不好吗?为什么她要去听信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贱婢的话?

    “这样就对了,不愧是我莫崇义的夫人。”莫崇义夸赞道。

    这就是他虽然心里头不喜欢这个女人,但是这么多年还是会在外人面前给足了她身为莫家夫人的体面的原因。

    因为这女人识趣,识大体。

    莫冬衡和他的父亲莫崇山一起正好从外面走进来,恰好将莫崇义和他的妻子曾氏的对话听了进去。

    莫家人的德行,他算是见识了一个彻底了。

    在利益面前,其他的事情都可以被忽略不计。

    哪怕明知道当年有猫腻,这些人也宁可不去调查,宁可真相被埋没,只要保住他们眼前的利益即可。

    “大哥你怎么过来了?”莫崇义问道。

    “这次闹出这些风波的是赫连家的人,就算是赫连家,这般明目张胆地做这些举动,我们也不能当做没有看见了。”莫崇山对莫崇义说道。

    “大哥说得是,我们去找赫连家主说说理。他们来到莫家之后,我们一直以礼相待,而他们竟然恩将仇报,此非君子所为。”莫崇义道。

    “我过来是要你和弟妹一起去,弟妹是这件事情的关键人物,有弟妹的澄清,想来赫连家主再霸道也不能不讲道理。”莫崇山道。

    “好,我与夫人随大哥一同去。”莫崇义一口答应道。

    刚好已经说服了夫人出来澄清这件事情,就从赫连家这里开始好了。

    四人正要往赫连易天住的地方过去,就见莫秋吟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

    “大伯父,三叔,三婶娘。”莫秋吟跑到三人的跟前,“噗通”一下就跪了下来。

    莫秋吟听到传闻之后,慌了一会儿,她现在还不能没有家里人的支持,可在这件事情里面她只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婴儿,她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解释。

    但是不说点什么她又怕发生什么她预想不到的事情,所以最后她还是来了。

    本来她是来找婶娘的,结果看到大伯父、三叔和大堂哥也都在。

    “吟儿这是做什么?使不得,使不得,快快起来。”莫崇义忙道,然后给自己的妻子使眼色。

    等吟儿嫁到楚家之后,就数他夫人跟她关系最为亲近了,这层关系可不能坏了。

    曾氏在看到莫秋吟的一瞬间心就软了下来,这可是自己养大的孩子啊!

    “吟儿快起来,这是做什么呀,让人看见多不好啊,你可是快要做新娘子的人。”曾氏上前来欲将莫秋吟扶起。

    “婶娘,外面正在传的事情我听说了,那件事情我完全没有听说过,也不知道当年发生过什么事情,只是我那奶娘,最近欠了别人的赌债,我见她可怜才让她躲进我们莫家来的,她却贪得无厌地要我替她还五千两的赌债,我不肯,她便说要我好看,然后……然后我就听到了那样的传言……”莫秋吟双目通红地说道。

    莫秋吟没有办法去解释当年那件事情本身,她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强行解释只会越解释越糟糕。

    她只说明了消息来源何嬷嬷与自己之间发生的摩擦,如此大家便会能理解为什么销声匿迹这么多年的何嬷嬷会突然跑出来说了这么一件事情。

    “吟儿莫哭,那何嬷嬷是什么贱人你不说我们也知道。”曾氏忙道,“为那般低贱的人哭坏了身子可不值当,我们吟儿可是顶顶金贵的人啊!”

    曾氏原本还有一丝疑虑的,可在听了莫秋吟的话之后连最后的一丝疑虑也打消了。

    没错,如果何嬷嬷说的是真的,那么为什么她这么多年不说,要到这个时候说?肯定是因为借银子不成所以故意编造了这样的谎话来报复她的吟儿。

    然后刚好遇到想没事找事的赫连诗韵,两人一拍即合,搞出了这么大一个谣言来败坏吟儿的名声。

    “婶娘……婶娘……”莫秋吟扑到了曾氏的怀里哭成了泪人儿,模样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曾氏一边拍着莫秋吟的背一边安慰道,“可怜的孩子,才刚刚从强盗窝里逃出来,有遭人造谣,真是一天都不得安宁。”

    “哎,谁让我们吟儿优秀,招了太多人的嫉妒呢?”莫崇义在旁边感慨道。

    “好了,先不要哭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把事情解决了。”莫崇山道,哭哭啼啼只会浪费时间,于事情无意。

    “是是是,大哥说的对,吟儿先回去休息,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大伯父和你三婶娘来处理好了。”莫崇义慈祥地对莫秋吟说道。

    他从来都没有拿这副面容对待过莫漓,相比之下,莫秋吟更像是他的亲生女儿,而莫漓应当是他仇人的女儿。

    “是啊,吟儿,你三叔说的对,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情婶娘会去和外面的人澄清的,你就放心吧。”曾氏向莫秋吟保证道。

    曾氏肯定的语气很大的宽慰了莫秋吟,“婶娘对我真好……”莫秋吟一边哭一边说道,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傻孩子,别再哭了,你这双眼睛这么漂亮,可不是用来流眼泪的。”曾氏宽慰莫秋吟道,温柔体贴地用帕子帮莫秋吟擦去脸上的泪水。

    莫冬衡全程安静地看着他们,这整件事情真的是谣传而已吗?

    想等莫家人自己查明真相是不可能的了,就算真的知道了真相他们估计也不会承认的,因为对他们来说莫秋吟的身份比真相更重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