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管事的慢条斯理地揭开了红布,露出了里面装妖刀的盒子。

    那盒子是个铁盒,上面似乎有些纹理,但好像有些年头了,再加上隔着一定的距离,上面的纹理大家看得也不是很真切。

    而铁盒上面还缠着一圈铁链子,将整个铁盒牢牢锁住。

    这样子看起来,确实像是装着一把妖刀的样子,因为东西邪乎,所以需要这般严密地封存起来。

    看来连妖刀的主人也没有打开过,铁链都是封好的。

    在万众期待之下,管事的开始解开锁铁盒的链子。

    “看这封存的状态倒是有几分厉害妖刀的样子,希望里面的东西不要让大家失望啊!”

    “是啊是啊!可别只是个噱头,我们要看到真正厉害的东西!越厉害越好!”

    “快点开快点开!”

    各种各样的声音从不同的隔间里面传出来。

    铁链是有钥匙的,卖这刀的主人把钥匙也交给了万宝阁,当用钥匙开了锁,铁链也就顺势掉落了。

    剩下的就只有这个密封的铁盒了。

    莫漓远远地看着,她虽然不想要得到什么妖兵,但是还是挺好奇这妖刀长什么样的,所以看得也挺认真的。

    “那盒子上是不是有什么花纹啊?”莫漓问择屹。

    择屹微微蹙眉,“是。”

    有花纹,而且……

    莫漓和择屹正说着,管事的已经打开了铁盒了。

    只见铁盒里头果真放着一把妖刀!而且还是一把做工十分精致的妖刀!

    刀身是黑色的,漆黑漆黑的,黑到没有一丝的杂质,就是纯粹极了的黑。

    看着绝对不是一般的材料锻造而成的。

    若是晶武石锻造的,那绝不会是这个颜色,如果是晶武石后期被魔气侵染,莫漓也能感应得到,所以莫漓肯定这玩意一定和晶武石没有关系。

    刀柄和刀背则是用和装它的盒子差不多的材料,可能是铁,也可能是玄铁,大概就是类似的这种金属材质,就这么远远地看着,没有人可以直接下定论判定它的具体材料。

    铁盒打开的时候,距离最近的管事感受是最为明显的,他感受到了一阵阴寒之气,那一刹那,管事的几乎本能地要后退远离。

    还好他控制住了自己的这个想法,才不至于在这么多宾客面前出丑。

    管事的伸手,将刀从盒子里面拿出来,放到前面的架子上,这样一来宾客们就可以更加仔细地看清楚这把刀了。

    众人满怀期待,可是管事的拿着刀的动作突然停住了。

    “快点啊!别磨蹭了!”

    “你这是做什么呢?!还不快放上去!”

    “……”

    众人已经等不及了,不耐烦地催促道。

    在他们的催促声中,管事的没有加快动作,只是身子开始颤抖了起来。

    “喂……这是怎么了……他的样子看起来不太对劲啊!”

    众人意识到了情况有些不对劲。

    管事的身子抖动得更厉害了,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眼睛跟着变成了红色,就连口中吐出来的气息都是黑色的!

    “啊!”

    一声惨叫声从高台上的一个伙计口中发出来。

    他的胸口已经被劈开了,伤口漆黑,而他本人也在发出那一声惨叫之后失去了生命。

    然后另外一个伙计也遭遇了同样的事情。

    这两个人的倒地发生在一瞬间,发生在众人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

    是被那持刀的管事的砍的!

    他已经不是那个管事的了,他已经被他手里的妖刀给掌控了,他整个人都已经被魔气给侵蚀了的,丧失了自己的意识了!

    看到这里大家还有哪里不明白的啊!

    这把妖刀比大家预想得要厉害得多!

    这管事的据说还是有些本事的人,才敢动这妖刀的,没想到刚拿上手,什么话都来不及说,直接被魔气侵蚀了!

    紧接着,持刀的管事突然从高台上跳了下来,

    场馆内顿时爆发出一阵尖叫声,人们开始慌乱地四处逃窜。

    莫漓当然也知道情况的危险性,于是二话不说,转头抱起了身边的择屹。

    “夫君别怕,我带你逃走。”莫漓对怀里的择屹说道。

    被公主抱的择屹还没回应,就见莫漓已经快速迈开步伐,轻快又迅捷地往万会场外面飞去了。

    因为他们的位置本来就处于最靠近入口处的位置,莫漓又是个三阶的高手,即便怀里抱着一个人,也能比大部分人跑得快。

    逃到外面之后,里面的惨叫声,求救声已经响到路上的人都能听见了。

    这时候里头又跑出来两个人,姿势和莫漓他们是一样的,也是一个人抱着另外一个。

    来的人正是莫漓他们也认识的镇远侯夫妇。

    镇远侯夫妇在参加完莫漓和择屹的婚礼之后没有马上离开,镇远侯陪着夫人在附近游玩了几日,知道今日万宝阁有拍卖就过来凑了个热闹,没想到赶上了这种事情。

    镇远侯抱着镇远侯夫人到了外面,正好遇到莫漓他们。

    四个人对视了一眼,发现他们逃跑的姿势的一模一样的,就是有些地方调换了一下。

    镇远侯看到莫漓他们这个状态虽然有诧异,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我们快走,这把刀不是轻易能对付得了的!”镇远侯面色凝重,紧张得额头都冒了汗。

    能让镇远侯有此反应了,这把妖刀应当不是一般的厉害。

    镇远侯正说着,就见里头爬出来两个人,两个人的状况十分不对劲。

    他们身上有伤口,黑色的伤口,但是没有看到流血,而且他们的身体也发黑了,眼睛也变成了红色,并且正朝着路上的行人爬过来。

    这是被砍伤了的人,没有死,但是也被魔气给侵蚀了!

    镇远侯看了一眼,催促道:“快走,这些已经不是人了,他们也会伤人,现在他们刚刚沾上魔气,等一会儿会变得更凶残的!”

    闻言莫漓赶紧跟着一块儿走,当然择屹还在她怀里抱着。

    这会儿情况未定,危险不明,她是不会轻易放下他的。

    莫漓跟着镇远侯一起跑离,一边跑镇远侯夫人一边问镇远侯:“侯爷,这把到底是什么妖刀怎会这么厉害,我以前也见过妖刀,可从未见过这么厉害的,连被砍的人也会因为沾染上魔气而变得异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