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命贵女:邪王撩宠无度 > 第87章 至妖至邪之物
    “这……应当是……血枯石。”镇远侯道,“我也不希望真的是,如果是,整个绯月城都将保不住了……”

    刚才他们看到的将会是一个开始,之后将会演变成血流成河的惨剧!

    “怎么会?”镇远侯夫人惊讶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血枯石?那是什么东西。”莫漓问道。

    “年代久远,关于血枯石的来历已经不可考证了,只有两个相关的传说。”镇远侯解释说,“一说血枯石乃是妖龙的魔晶,因为妖龙十分厉害,即便它死了,它的魔晶也具有极强的魔气;另外一说血枯石乃是断头台下的基石,因为积年累月地受怨气戾气的侵蚀,鲜血的侵染,化作至妖至邪之物。”

    龙,没人见过,只存在于古籍当中。

    所以是否真的存在妖龙都有待考证,血枯石是不是妖龙的魔晶就更难说了。

    而断头台的基石,也不知道是哪里的断头台,哪一块基石,怎么就聚集了那么多的怨气戾气乃至妖魔化,同样不可考。

    “血枯石是一块石头?那是谁人将血枯石锻造成刀的?”莫漓问道。

    “不知道。所以最开始我根本没有往那方面去想,直到看到那些被砍了的人的样子之后,才想到血枯石上去的。”镇远侯答道,“血枯石之妖,在于只要让它触碰到的人就会统统受到它的侵蚀,而且不管是活人还是死人,全都会变得知道凶残地杀戮,没有任何人的意识。”

    是一块石头的时候就已经十分厉害了,现在是一把刀,刀作为可以伤人的兵器,本身就有一定的戾气,如此更是增加了它的危险性,变得更加难以控制。

    镇远侯又道:“一般的妖刀,虽然邪乎,但一般只会使得使用者性情大变,变得更加凶残暴戾,变得嗜血狂性大发。但像这把妖刀这样,使用者不过是刚一碰到,便彻底被魔化了的,真是闻所未闻!”

    妖刀对使用者的影响往往是积年累月潜移默化的,像这么快速地魔化感染,而且一下子就夺走了人的意识,变成了一个无意识的傀儡,已经不是单纯地罕见了。

    镇远侯说完后停了下来,已经跑出一定的距离了,这里暂时可以说是安全的了。

    几人已经跑到了绯月城的城墙上了。

    择屹就这样被莫漓抱着穿过了小半个绯月城,来往行人还有很多不知道万宝阁那边发生的事情,只看到有一个看起来娇弱的女人抱着一个七尺男儿是路上狂奔。

    “夫人,你先在此等候,我去调兵,想办法尽快控制住这里。”镇远侯道。

    镇远侯首要保护的是自己妻子的安危,等确保了妻子的安全之后,他便要想办法解决万宝阁那边的情况。

    莫漓这边,择屹小声地对她说道:“夫人,可以放我下来了……”

    “不行,你先这样待着,万一有危险,直接这样跑比较快。”莫漓拒绝了择屹的“建议”。

    要不是现在真的不是笑的时候,镇远侯夫人见到这一幕真想笑上一笑。

    镇远侯走后,莫漓回首看身后的绯月城,不禁问道:“为什么绯月城里会出现这样的东西?”

    想来谁都没有想过,小小的绯月城里竟然会有这种级别的魔物。

    所以一开始大家都没有意识到这东西的危险性,连万宝阁的人都在没有打开查看的情况下直接拿出去拍卖了。

    这会儿估计会场内能逃的都逃出来了,不能逃的应该都死了吧?

    “也不知道那卖家是何人,竟然将如此妖邪之物拿出来卖。”镇远侯夫人道。

    这不是普通的妖刀,这妖刀的厉害程度已经足以毁灭一座城了!这样的东西就应该被永远地封印,怎么还能拿出来卖呢?

    这就等于是把一个怪物给放出了牢笼啊!

    “夫人,要不你还是先放我下来吧?”择屹再一次提出了“建议”,因为是在城墙上,不明真相的路人正在用一种诡异的目光看着他们,“若是手抱酸了,一会儿真有什么事情你就抱不动了。”

    光是“建议”没有用,择屹就讲道理。

    莫漓想了想,觉得择屹说的对,这一时半会儿,好像还波及不到城墙这里来,于是就把他给放了下来。

    落了地,择屹终于再次感受到双脚触地的美好。

    过了一会儿,开始看到有人慌张地往城外跑去,一开始是三三两两的,很快就是成群结队的,最后凡是看见的人都是在逃跑。

    莫漓家里没有人,冉鸢和福顺今儿个一早就被她派出去办事了,所以去黑市的时候也就只有她和择屹两个。

    唯一让莫漓担心的是她的大哥莫冬衡。

    大哥本事高强,就算遇着了,应当也能逃过的吧?

    也在差不多的时候,镇远侯带着军队赶到了,绯月城虽然不大,但旁边就有一批驻军,镇远侯又有调用一部分兵力的权力。

    大家看到军队,以为得救了的时候,只见军队将正要出城的人群截住了。

    “全部退回到城里,一个都不许离开!”下令的是一个军官打扮的中年男人。

    镇远侯随后赶到,质问男人:“许将军为什么不让大家逃出来,城里的危险本侯已经同将军说明了,许将军是不信任本侯吗?”

    “末将当然是相信侯爷的话的,正是因为知道城里现在很危险,末将才更加不能让这些人出来了。”许将军回答说,“侯爷说了,被那妖邪之物所伤之人也会变成只知道杀戮的傀儡,那末将如何确定这些跑出来的人当中没有已经被那妖物伤过的人?”

    “本侯说过,只有直接被血枯石所伤之人才会如此,所以即便这其中有这样的存在,也可以马上进行镇压,确保剩下的人的安全。”镇远侯道。

    “侯爷所说的是血枯石,但现在伤人的那东西却是一把刀,一把谁都不清楚的妖刀!”许将军道,“所以那妖邪之物是连侯爷您都还没有弄清楚的东西,为了更多的人的安全,末将决不能做这样危险的决定!”

    被妖刀看伤的人也会被魔化,变成只知道杀戮的魔物,那如果被这些人给伤了的人也同样会被魔化的话,这就是像瘟疫一般的传染病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