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命贵女:邪王撩宠无度 > 第90章 老不死的真不要脸
    “就是!”

    其他人闻言忙附和道。

    “莫漓娘子可是连碰都没碰到你!”

    “自作孽不可活,别想随便把责任往别人头上推去!”

    “老不死的真不要脸!”

    “……”

    众人本就对莫家老夫人一股子怨气,这时候自然是站在莫漓这边,帮莫漓说话的。

    更何况本来就是莫漓在理,她是真的没有碰老夫人,老夫人自己想打人没打着摔倒的。

    “好了,差不多也可以动手了,再墨迹天都要黑了,还想不想睡了,这一整天死里逃生的,好不容易保住一条性命,都没时间去哀悼死去的亲人朋友,却要在这里为这几个人渣浪费时间吗?”莫漓对众人说道,“他们要是主动一点呢,你们给他们留一间,男的一间女的一间,要是再磨蹭,一个帐篷都别给了,让他们全部露宿得了!”

    莫漓的话说进了众人的心坎里!

    他们现在在这里,可是好不容易才活下来的啊!

    他们之中有些人今天没了亲人啊!

    城里面现在这副样子了,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平安回去都不知道啊!

    而这几个人还要在这里整什么幺蛾子,他们闹腾,他们却不能陪他们浪费时间浪费生命啊!

    “兄弟们,跟我上,特殊时期,别跟他们废话!”

    不知道是谁带头喊了一声,众人一拥而上。

    莫家顿时没了反抗之人,被动地驱赶到了一个营帐里头,剩下的两个营帐被其他没有地方遮顶的人给占了去。

    被迫挤到一个营帐里头的莫家人满是怨气,对莫漓的怨气。

    他们这么多人挤一个营帐,可比其他营帐还要拥挤了,连睡都没法睡了!

    莫秋然没法忍,跑到莫漓的跟前,冲着莫漓骂道:“莫漓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莫家给你吃给你穿养你这么大,你居然这么对爹对祖母,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那把血枯怎么没把你砍死啊!”

    莫漓皱眉,眼睛盯着莫秋然看。

    莫秋然刚刚说了“血枯”二字。

    为什么她会知道“血枯”?

    莫漓知道血枯石,还是从镇远侯的口中,这当然还没有告诉过其他人。

    至于那把刀叫什么名字,怎么来的,大家都还没有一个定论。

    “你怎么知道那把刀的名字的?你知道什么?”莫漓一把揪住莫秋然胸前的衣服,将她整个人都给提了起来。

    莫秋然仰着头,一副我不怕你的表情:“你管我怎么……”

    “啪——”

    莫漓扬手就是一个耳光,而是使了力气的。

    这一耳光下去,莫秋然直接被打出了血。然后整个人都懵了。

    她以为莫漓现在是在跟她闹着玩吗?还是在玩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

    那可是关系到无数条人命的事情!

    “莫漓你干嘛,你放开然儿!”莫崇义见莫漓对莫秋然下狠手,直接扑了上来。

    然而他没能碰到莫漓半分,莫漓在他靠近之间,已经拎着莫秋然后退了。

    莫崇义见状赶紧又追上去,但是莫漓回了镇远侯夫妇的营帐,这个营帐门口是有镇远侯的人把守着的,莫崇义根本进不去。

    莫漓提着莫秋然进了营帐,莫秋然终于反应过来莫漓对自己做了什么。

    “莫漓你个贱人你给我放开!”莫秋然激动地大喊,同时挥舞着手脚想要给攻击莫漓。

    莫漓直接将人往地上一丢,莫秋然被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然后莫漓从旁边的书案旁的架子上抽出来一把宝剑,拿起来指着莫秋然。

    “我问一句你回答一句,不回答或者回答不好就砍一根手指。”莫漓说道。

    城内血流成河,这个时候还管它凶残不凶残,该用非常手段的时候绝对不能讲仁义!

    莫漓手中的剑已经触碰到莫秋然手指的皮肤了,剑锋划开了皮肤浅浅的伤痕,有血迹从划口出流淌出来。

    莫漓不是在跟莫秋然开玩笑,也不是在吓唬她,她是真的会砍的。

    营帐内的镇远侯夫人还不知道莫漓此举的用意,只是见到她这般凶狠的模样,有些意外,然后她看了一眼择屹,就见择屹一脸的淡定,似乎一点都不意外见到这个样子的莫漓。

    “你想问什么啊……”莫秋然被莫漓这阵仗给吓哭了。

    她平时敢对莫漓吆五喝六的,那只不过是在家里横一点而已,真刀真枪上来的时候,她是真的没有这个胆子啊。

    “那把刀,是从哪里来的?”莫漓问。

    手上的剑靠近了几分,随时都可以切掉莫秋然一根手指头。

    “是……是家里的……”莫秋然吓得忘记了哭,慌乱地回答着莫漓的问题,生怕回答晚了,莫漓这一刀真的给她切下去了。

    “妖刀是莫家拿去卖的?”

    “是……是……是祖母说的……家里没钱了……就卖刀……”

    那把妖刀竟然是从莫家家里拿出去的!

    镇远侯夫人听到这里,也是面露怒色,她早前就说过,这卖刀的人真是居心叵测,将这么危险的一样东西拿出来卖,祸害一方。

    这会儿得知莫家就是罪魁祸首,镇远侯夫人便丝毫不觉得莫漓如今逼问的姿态有什么凶狠的了,在这件事情上,再凶再狠都不为过!

    “那把妖刀的事情你知道多少,全部说出来,一件不许漏!”

    “是……是祖母说的……刀是一直……封存在家里……很多年了……是代代相传……说是让我们守着不动的……”莫秋然支支吾吾地说道,语言断断续续的,但还都能听懂,“但是……但是这次……家里没钱了……祖母说……没办法了……就把刀卖了……也能卖个几万两……救急……”

    镇远侯夫人听到这里气得不轻,她走上来,冲着莫秋然怒骂道:“可恶!可恨,为了几万两银子,居然将你们先祖传下来,要你们世世代代守护不能动的东西拿出去卖了!也就是说你们明知道这东西可能很危险,但是为了钱你们就这么草率地把东西拿出去了!”

    “那……我……我又不知道……会这样……”莫秋然哭着说道。

    祖母说没什么事情的啊,他们怎么知道那东西会这么厉害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