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兴趣谈不上。”莫漓道,不化骨那次去到百里峰纯属意外,这一次冒着这么大的危险进来也不是为了妖刀。

    “对了,这个东西你拿着,可以做防身之用。”冷溶清又从她的布包里面拿出来一样东西。

    “这是什么?”莫漓问道,是晶武石的材质,不过不是刀剑,而是一个八角盒子,更像是某种暗器。

    “是一件暗器,你们眼睛看得见的年轻人用的话,应当能发挥出它的价值来。”冷溶清道,“你可以先试试看,使用方法是把盒子顺时针拧开。”

    “好啊,那我试试。”

    只听得莫漓说道。

    “嗯,试试。”冷溶清嘴角扬起一个很细微的角度。

    “咔嚓——”

    是盒子打开的声音。

    “啊——”

    紧接着是一声惨叫,从莫漓的口中发出来的。

    紧接着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莫漓整个人倒在了地面上,不再动弹。

    冷溶清对于这些声音不感到半分意外,微笑着对莫漓说:“这玩意儿很有效吧,小娘子的手很疼吧,不用担心,很快你就感觉不到疼痛了,那上面淬了毒,一炷香的时间后你就是一个死人了。”

    “你……你为什么要害我?”莫漓气息紊乱,有些艰难地问。

    “小娘子啊,老太婆我跟你没有仇,本也没有要害你的理由,怪只怪你不自量力地要往这死城里跑。”冷溶清道。

    “往城里跑?”莫漓问,“我碍着你了?”

    “是啊,可惜你年纪轻轻一身修为,今天要枉死在这里了。”冷溶清道。

    说着,冷溶清走到了莫漓的跟前,蹲下身,伸手开始摸索倒在地上的莫漓。

    冷溶清是想从莫漓的手上将她的那个八角盒收回去。

    正当冷溶清摸索到莫漓的手的位置的时候,忽然莫漓一抬手,反手就将那个八角盒上的尖刺扎进了冷溶清的手背上。

    冷溶清被刺,原本蹲着的她沉沉地向后倒去,摔在地上,一脸震惊。

    “你怎么……”冷溶清不敢相信,“你为什么还可以动?”

    中了毒,就算没有马上死,身体也会被麻痹动弹不得,不可能有这么快的速度。

    莫漓从地上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污渍,她的身上,手上,除了倒在地上沾上的污渍,没有半点属于她自己的伤痕。

    她没有被八角盒扎到,刚才的那些声音除了最初的那一声“咔嚓”声是真的,后面都是莫漓装的。

    冷溶清看不见,莫漓只要把声音做足了,就能轻松骗到她。

    “冷老前辈好算计啊,给我一个盒子,让我用,只要我一拧开,那东西上就扎出来毒针,刺我满手的伤,摆明了是要我横死在这里啊。”莫漓评价道。

    “你为什么会没事?”冷溶清听到莫漓中气十足的声音,顿时知道自己刚才被莫漓给骗了。

    “老前辈凭什么觉得我就会那么信任你?我们认识还不到两个时辰,我不过是知道了你的姓名罢了。”莫漓道。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一个不过认识了两个时辰,勉强知道姓名的老太婆,她就要全身心地信任对方?

    莫漓说:“就算是平时我也该留个心眼的,更何况这种情况下?今天我要是死在了这里,咽气之前身体就会被那些魔物给撕烂了,别人连我的死因都不知道。这么悲惨的死法我可一点都不想要。”

    “所以你一直对我存有戒心?”冷溶清没想到她竟然反过来被一个小丫头给坑了!

    “你说是戒心也行,不过在我看来只是最基本的生存之道。”莫漓说,“不化骨同样充满了危险,但是依旧可以吸引你们前赴后继,我有理由怀疑有人对血枯妖刀同样怀有不寻常的心思。在我向侯爷和许将军提建议召集来寻宝的能人异士入城的时候我就想到了这个可能。”

    莫漓不会把人想太坏,但也不会把人想太好。

    像镇远侯这样的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扛的,肯定不是大多数。

    “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老身今天居然阴沟里翻船,栽在你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手里了,啊哈哈哈……”冷溶清突然放肆的笑了起来,“老身还以为你拿了老身的驱魔香,对老身多少还是有些信任的。”

    冷溶清一开始就将驱魔香分给了大家,这是心理上的一种铺垫。

    “确实,我差点也对你卸下防备了,如果你刚才没说那句让我觉得很奇怪的话的话。”莫漓说。

    “什么话?”冷溶清忙问,她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会让人起疑心的话,她一直很小心谨慎的……

    “你说你可以分辨出来我正常走路的脚步声,也能闻到我的气味。”莫漓说,“我身上没有涂抹任何的香料,没有任何明显的气味,你给我的驱魔香因为烟气被弄得到处都是,也无法作为你辨别的香味。简单来说,我身上的味道很淡。”

    “这有什么问题吗?瞎子虽然看不见,但是听觉和嗅觉都要比普通人要灵敏!寻常人觉得很淡的味道在我这里可以被区分得很清楚。”冷溶清不觉得自己说的这句话哪里有问题。

    “寻常的话,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今天……”莫漓看向四周,“这里血流成河,血腥味加上尸体散发出来的味道……”

    虽然这里的人死的最多也不超过一天,但现在是六月天,又全部暴露在外面,量又非常大,空气里已经开始散发出来一股不怎么愉快的味道,再和浓重的血腥味混合在一起。

    莫漓一进城就感到十分的不适应不舒服了,即便是现在,只要风吹过带来比较浓重的味道,她还是受不了。

    “你是如何从这么浓重的味道中辨析出我身上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味道的?”莫漓问,“淡的味道很容易被浓重的味道给覆盖掉,如果你可以不受这么浓重的血腥腐蚀味道的影响的话……我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