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夜色中,莫漓身轻如燕地越过了莫家大宅的围墙,进到了里面。

    这是莫漓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莫漓自然是熟悉得很。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要到这个地方来。

    或许是因为自己和大哥之间最为熟悉的地方就是这座宅子了,虽然这里有很多对莫漓还说很不好的回忆,也是莫漓一度想要逃离的地方。

    可是不可否认,她和大哥之间的交集多在这座宅子里面,包括他们小时候在一起的时光。

    所以在不知道去哪里找大哥的下落的情况下,莫漓本能地来到了这个地方。

    莫家这地方距离万宝阁有些距离,所以事发后得到消息,大部分的人都撤出去,这里就没有什么死者,相比于外面大街上要干净许多。

    莫漓先去了她大哥的院子,里面空荡荡的没有人。

    然而莫漓却在院子的地面上发现了新鲜的血迹……

    这血迹是新的,在相对而言比较干净的莫府地面上显得格外的突兀。

    只见那血迹一直延伸到她大哥的书房里……

    莫漓不自觉地沿着这血迹的方向走向书房……

    莫漓其实已经很久没有踏入莫冬衡的书房了,她记得以前大哥还教她写过字,就在这间书房里头。

    书房的门没有关,莫漓进去后,第一眼没有看到人,但是她听到了沉重的呼吸声。

    是在帘子后面!

    莫漓快步上前,一把揭开帘子……

    “大哥!”

    莫冬衡听到脚步声的时候,便握紧了自己手上的剑,当帘子揭开的一刹那,他看到了莫漓,手中的剑自然也就停住了。

    “漓儿?!”莫冬衡万分震惊,“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应该在这里!”

    “大哥你怎么样了?”莫漓第一时间去查看莫冬衡身上的伤势,然后莫漓看到了一个让她触目惊心的伤口……

    “大哥……你的手臂……”

    莫冬衡的整条右手臂都不见了,断口只被简单杂乱地包扎了一番,血液渗透了包扎的布条。

    “漓儿,快出去,绯月城里面现在很危险,你赶紧出去!”莫冬衡急切地催促道。

    “我会出去,但是我要带着你一起出去。”莫漓斩钉截铁地说道。

    “不可能的,漓儿,我受了伤,已经走不了了,你一个人尚有机会逃出去。”莫冬衡也很坚决。

    “会有办法的。”莫漓道,就算结局是一起死,她也必须要试一试,让她就这样把大哥丢在这里不管,她做不到!

    “漓儿……”莫漓坚决的态度让莫冬衡痛苦。

    “大哥别说了,你说什么我都是不会走的。”莫漓说,“我先扶你起来,给你重新包扎伤口,我记得家里应该是有药的。”

    先把伤口的血止住,要不然不等发生其他的情况,大哥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莫冬衡的劝阻在莫漓这里一点作用都没有,莫漓决心要做的事情,是不可能轻易被改变的,更何况是让她弃真心对自己好的大哥的性命于不顾?

    莫冬衡被莫漓扶到了床上,然后莫漓去将莫冬衡房间里的药箱拿了过来,给莫冬衡重新上药包扎。

    看到莫冬衡的伤口的时候,莫漓楞了一下。

    十分平整的切口,很明显是一刀切断的整条手臂,而且用刀的人是有一定功力的……

    “大哥……手臂……是怎么一回事?”莫漓问道。

    她看过许将军的伤口,也看到城里那些尸体的伤口,都是乱七八糟的,就跟被野兽撕咬过一样。

    “我自己砍断的。”莫冬衡自知瞒不过莫漓。

    “被血枯妖刀给伤了?”莫漓问。

    莫冬衡点头。

    如果不马上砍掉整条手臂的话,魔气侵染他全身,他就变成和街上那些行尸走肉一样了。

    “你真的是个大笨蛋啊!”莫漓心疼地骂道。

    是莫家引起的不错,但是他为什么要去负这个责任啊!就算他姓莫,也不一定要为莫家其他人干的错事买单啊!

    明知道危险,还要跑去找。

    真是笨到家了!

    莫冬衡没有办法反驳,只是看着莫漓眼睛红红的样子,很是心疼。

    “是大哥低估了那把刀的威力了。”莫冬衡道,“本想着若是将刀重新放回盒子里,应该可以重新封印它的,所以我将盒子取了回来,再去找了妖刀,奈何不敌。”

    “盒子是大哥拿走的?”莫漓问道。

    莫冬衡点头,用剩下的一只手指了指床底。

    莫漓赶紧蹲下来看床底,然后从里面找出来那个用来放血枯妖刀的铁盒。

    莫漓他们计划要做的事情,莫冬衡已经尝试过一遍了,只是以他一人之人,终究不敌,还因此丢了一条手臂。

    但是他单枪匹马地对上血枯妖刀,竟然还能活着离开,已是不易。

    其实在莫漓出现之前,莫冬衡已经做好了命丧于此的准备了,是以他才将关键的铁盒放到了床底下,而自己则在帘子后面。

    莫漓的出现改变的不仅是莫冬衡的处境,更有他的求生欲。

    就算是为了让莫漓活下去,他现在也不能轻易放弃。

    莫漓想,要是能够成功与其他人会和的话,是有机会将大哥平安送出城的。

    坏就坏在冷溶清那个老妖婆别有用心,她不能直接放出信号弹找人来帮忙。

    “瀚海沙的那个老妖婆,真是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血枯这么邪门,竟然还想着要占为己有。”莫漓愤愤地嘀咕道。

    “瀚海沙?”莫冬衡问。

    “大哥听过?”莫漓是没听过的,这也不奇怪,莫漓两辈子加起来都没离开过绯月城,和玄门更是没什么接触,很多东西她不知道是很正常的。

    “据说很多年前瀚海沙还是一个小有名气的门派,只不过现在已经萧条没落了。”莫冬衡这些年在外面,走南闯北的,听到的各方面的消息自然比较多,“听说瀚海沙近几年做事很奇怪,经常派人四处搜寻一些邪物,似乎对这方面颇有兴趣。”

    “那就对的上了,看来他们沉迷于这种事情也不是最近才开始的事情。”莫漓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