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命贵女:邪王撩宠无度 > 第124章 大哥永远是我大哥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薛氏和他们莫家已经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楚络看向莫漓的眼神稍稍变了变,一开始他或许还弄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可当莫漓从怀里掏出来一份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的和离书来,他若是还什么都察觉不到就显然太过于迟钝了。

    原来兜了一个圈子,莫漓是为了替自己的大哥和大哥的母亲讨要一个自由,帮助他们摆脱莫家人的纠缠啊。

    对于莫冬衡和莫冬衡母亲的事情,楚络这两天也略微听说了一些,毕竟事关端木家,他便是不想知道也难。

    ###

    莫漓将和离书拿到了薛氏的跟前。

    “伯母把这个签了吧,从此你与莫家再无关系了。”莫漓对薛氏说道。

    薛氏看着眼前的和离书,眼神中一开始露出来的是惊讶,然后慢慢地眼睛红了。

    好半晌薛氏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这张和离书。

    莫漓从她的眼神中能够知道,这张和离书是她期盼已久的东西。

    莫家这个地方,是她很久之前就想逃离的地方。

    只是她没有可以去的地方了,她没有娘家了,她的娘家被莫崇山给毁了,父母皆亡,她的孩子还那么小,她没有其他的地方可以去……

    今天,终于……终于让她等到了这张和离书,等到了和莫崇山一刀两断的机会。

    莫漓贴心地没有去打扰薛氏,直到她自己从往昔的回忆中回了神,然后签了字画了押,再珍重地把和离书收了起来。

    “漓儿,谢谢你,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表达我的这份谢意了。”薛氏道。

    “伯母你别这么说,大哥永远是我的大哥,不管我们之间有没有血缘关系。”莫漓道,“您不介意我继续叫你伯母吧。”

    薛氏点头。

    “漓儿妹妹,谢谢你,为我和我娘做这些。”莫冬衡在床榻之上默默地看着这一切,然后郑重地向莫漓道谢。

    “大哥你跟我说谢谢就太见外了。”莫漓笑着说道,“其实我这么做也不单单是为了你和伯母,也为了我自己啊!”

    “哦?怎么说?”莫冬衡问道。

    “上一次,我单单状告了莫家二房,众人已经知道和莫家的关系不太好了,所以这一次出了妖刀血枯的事情,大家仇视莫家人的时候倒是没把我一并带进去。”

    “我这次再和莫家闹了这么一场关系,那么大家就更加坚定地知道我和莫家其实是势同水火的关系了。那以后不管我做什么我得到什么的身份地位成就,莫家人也休想占我一分光,更别想借着和我的关系狐假虎威地做些事情。”

    “我莫漓可不会大方地让某些我一点都不喜欢的人借着我的光我的名声去谋他们的事情。”

    所以莫漓闹这么一出,不仅是要让薛氏和莫家脱离关系,不让莫家再有骚扰她的机会,也是让她自己和莫家的关系为众人所知晓。

    莫冬衡笑了,温柔地看着莫漓,看着这个聪慧俏皮的姑娘。

    像小时候的她,小时候的她就是这般聪慧俏皮,只是府里的大多数人都看不到。

    后来大了一些,她便越来越沉默,越来越隐藏自己的真性情了。

    她现在能这样,真的很好,非常好……

    只是……

    想到某些事情,莫冬衡的目光又渐渐暗淡下去了。

    “大哥怎么了?”莫漓敏锐地注意到莫冬衡目光的变化。

    “没事。”莫冬衡的脸上重新挂上温柔的笑,“漓儿先回去休息吧,忙活了大半天也肯定累了。”

    “那好,我先回去了,大哥也好好休养!”

    莫漓想着自己的确应该回去了,好半天没有看到择屹了呢!怪想他那张漂亮的脸蛋的,嗷呜~

    莫漓走后,薛氏回头看向自己的儿子,只见他的眼神还一直看着营帐的门……

    薛氏微微叹息道:“是娘对不起你,也许该更早些告诉你你的身世的。”

    薛氏是过来人,她明白自己儿子的那个眼神是什么。

    “娘,不该怪你,她现在这样也挺开心的,这样就很好。”莫冬衡道。

    就算没有了这一层血缘关系,他也可以是她的大哥。

    薛氏微微叹息一声,她误了大半生,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和自己一样是个苦命的。

    只是她自己的情感尚且无法左右,又如何能管得了儿子的事情。

    一切皆是缘,缘起缘灭,花谢花开,人间几回芳菲天。

    ###

    在莫漓与莫家人打官司的时候,择屹的营帐里来了两个人。

    一个是镇远侯爷,另外一个是端木家主端木晋阳。

    “没想到公子会在此处,还娶了妻子。”端木晋阳见到择屹之后说道。

    “我也没有想到端木家主会有一个亲生的儿子,还已经二十好几了。”择屹淡淡地回道。

    别的事情都好谈,唯独这件事情端木晋阳现在不想与外人说。

    那是他心中一片不愿意被人触碰到的地方。

    “公子打算什么时候回京城?”端木晋阳主动转移了话题。

    “端木家主这是在过问我的事情吗?”择屹反问。

    “我没有这个意思。”端木晋阳说,“只是对于公子如今的一系列行为十分好奇罢了。”

    “我的私事你最好不要过问。”择屹冷漠地说道。

    端木晋阳便也不继续追问了,他有不想被触碰的事情,那么对方也会有。

    “好了,今日我们要聊的是妖刀血枯的事情,就别管其他的事情了。”镇远侯道。

    他本是想趁着公子和端木晋阳都在,聊一聊关于失踪了妖刀血枯的事情的。

    “如今妖刀不知去向,未免它继续为祸人间,我想……”

    镇远侯已经开始琢磨如何广撒网来应对妖刀血枯的事情了。

    “不必了。”择屹打断了镇远侯的话,“已经没有必要继续寻找妖刀血枯的下落了。”

    “为什么?”镇远侯忙问。

    “玄影卫已经将它处理掉了。”择屹道。

    “真的?什么时候的事情?”镇远侯满脸震惊道。

    这几天他的人和玄影卫一直在行动,为什么从来没有听说过玄影卫已经将妖刀血枯处理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