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原本已经失去了力气,不得动弹的端木云衡突然抬起了他仅剩的左手,握住了扶阳剑的剑柄……

    手掌和剑柄触碰到的一刹那,红光四溢,众人再度陷入了什么都看不见的状态。

    良久良久之后……这片红光才又隐去,众人才又看见了端木云衡和扶阳剑。

    然而画面已经和方才众人失去视野之前截然不同了。

    端木云衡……他站起来了?

    刚才明明已经连意识都要失去了!

    现在竟然已经可以站起来了?

    还有,那萦绕在他身体周围尚未收起来的玄力……这……这是五阶的玄力啊!

    端木云衡不是只有三阶的吗?怎么突然变成了五阶?

    比起端木云衡的修为突然从三阶蹦到了五阶,还有一件事情更让众人震惊。

    端木云衡手里拿着扶阳剑!

    扶阳剑可不是普通的剑,不是任何人都能触碰的!除非得到神剑本身的认可,否则会被神剑给灼伤!

    现在端木云衡就这么拿着神剑,难道是神剑认可了他?认他为主了?!

    这……这怎么可能?!

    他虽然是家主的儿子,拥有端木家的血脉,可他是一个私生子不说,天赋修为都远不如家中其他弟子,这样的他凭什么会被祖师爷流传下来的神剑认可?!

    不敢相信,无法相信,难以接受!

    端木云衡手握扶阳,完全不理会周围人看他的奇异目光。

    他抬手,挥剑斩向前方的冰层……

    他这是要干嘛?

    他不管莫漓的死活了吗?

    如果乱来只会将冰块砍得乱七八糟的,导致里面被困的人直接被砸死,还有可能导致洞穴坍塌,更加没得救了!

    在众人无比诧异的目光中,端木云衡挥了剑,只见一道红光自剑身而出,斩向冰块……

    没有震动,没有碎裂,更加没有坍塌。

    所有的冰块在一瞬间全部化作了水汽……前方白茫茫的一片……

    水汽充斥了整个洞穴,然后从洞口溢出到外面。

    只是一挥,这么大量的冰块冰层就全部变成了水汽?!

    这是何等的力量啊!

    这当然不是端木云衡的力量,哪怕他现在拥有五阶的修为了,也绝对办不到这样的事情。

    这是扶阳神剑的力量啊!

    果真闻名不如见面,不管众弟子此前听过多少关于扶阳神剑的传闻,在真正见识到它的力量的时候,还是目瞪口呆到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使剑的人还只是五阶,就有如此力量,若是当年,剑在祖师爷之手,将会是何等光景啊!

    端木云衡又一次挥剑,这一挥,剑气化作一道疾风,还是炽热的疾风,将洞中水汽卷出,使得洞中的视野恢复了不少。

    漓儿,大哥来了,你等等,马上,马上就能见到你了……

    端木云衡正欲往洞穴深处走去……

    “大哥!”

    莫漓从洞外进来,看见端木云衡后大喊道。

    莫漓在地震之后就很担心外面的情况,又怕再一次地震,所以和择屹快速离开了洞穴。

    到了外面之后就远远地看到冰窟里面红光四溢,后来红光褪去,洞中又冒出白色的水汽。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从外面的人口中得知她大哥在里面之后莫漓想都没想就迅速地往这边跑了过来。

    等她跑到的时候水汽刚好散去,她看到大哥站在那里,手里拿着她刚刚在洞穴里面看到过的那把剑。

    “漓儿……”看到莫漓的一瞬间,端木云衡的目光恢复了清明,就好像刚刚从混沌中醒来一般。

    “大哥,你没事吧?”莫漓看到端木云衡的嘴角有血迹,十分担心。

    “我没事,漓儿你不是被困在里面吗?”端木云衡忙问道。

    “我在里面凿了个洞,然后有另外的通道刚好通往外面。”莫漓解释说。

    “你没事就好,你没事就好……”端木云衡身上所有的戾气在这一刻散去……

    端木云衡在这一刻突然很想上去给莫漓一个拥抱,将她紧紧地抱在自己的怀里,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她的存在,她的体温,她的心跳,她鲜活的样子……

    端木云衡刚上前了一步,就看到另外一个白色的身影走了过来。

    是择屹,他和莫漓一起过来的。

    择屹目光淡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包括端木云衡手里面拿着的那把剑。

    择屹的出现提醒了端木云衡,莫漓已经嫁人了,她有名正言顺的丈夫,这个人不是他。

    这不是端木云衡第一次见择屹,也不是头一天知道莫漓嫁给了这个拥有不俗容貌却身份普通的男人……

    但是他的心态却不一样了……

    就在刚才,那颗种子在他心里面发了芽,哪怕现在他知道漓儿平安无事了,已经肆虐生长的枝叶却已经不会再回去了。

    那份渴望,变得无比的真实。

    因为害怕失去,所以渴望拥有。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手里握着的这把剑。

    因为失去了右臂,他形同废人,可是现在情况不同了,这把剑的存在足够弥补他失去一条手臂的事实。

    或许,现在的自己,也有了保护她陪伴她的资格……

    “大哥你还没说你怎么了,你嘴角的血迹是怎么回事?”莫漓继续追问道。

    因为刚才端木云衡的挥剑,让洞中的冰块连同他自己的血一起化作了雾气,消散不见了,所以莫漓现在能看到的只有端木云衡嘴角的血迹。

    “大哥没事,还得了一把宝剑。”端木云衡回答说。

    “这剑是怎么到大哥手上的?方才我在那边的洞穴里面看见它了。”莫漓道。

    “它自己飞过来的。”端木云衡回答。

    “刚才的动静是它弄出来的?”莫漓问。

    端木云衡点头,“应当是的。”

    “它怎么自己飞出来了?”莫漓对此感到疑惑。

    那把剑应该在那个地方很久了,怎么突然就自己飞出去了?还飞到了她大哥的手里面!

    端木云衡知道为什么,他是现场这么多人里面唯一知道真相的人,但是他不能告诉莫漓。

    这把剑之所以会苏醒,有两个条件,这两个条件端木云衡恰好都不能让莫漓知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