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命贵女:邪王撩宠无度 > 第183章 前面也检查一下
    莫漓将药膏沾在自己的指腹上面,然后均匀地涂抹在择屹的伤口上,小心翼翼的,生怕不小心弄疼了他。

    药膏抹好了,莫漓的手指却没有从择屹的后背上面挪开,而是从有伤口的地方挪到了没伤口的地方。

    手指在上面轻轻地婆娑着……

    这……

    莫漓一开始也没想什么坏主意,就是看着择屹其他地方的肉体不自觉地把手指搁那上头了,然后摸了一会儿之后就有些爱不释手了。

    硬邦邦的肉肉,光滑细腻摸着手感很好!

    择屹绷着身子,想着莫漓一会儿应该就摸够了,停手了。

    却不想,莫漓见择屹没动静,似乎像是得到了某种许可,于是更加变本加厉了。

    原本还只是在后背没有伤口的位置上面摸上一模摸,过一过手瘾,现在直接往择屹的腰上探去了。

    莫漓摸着男人的窄腰,感受它硬硬的坚实的触感。

    过了一会儿,见择屹还是没有反抗,于是又把自己的咸猪蹄往前头伸了伸。

    这一下前面的男人没法再保持镇定了。

    “漓儿……”声音低沉,带着明显的喝止的意思。

    大概是摸着摸着胆子大了,于是莫漓说:“前面也检查一下,说不定也有地方砸伤了。”

    后背着地,面前是被莫漓给砸到的,他的前胸碰到的是某个软软的东西,砸伤哪里也不至于伤了他的前胸啊!

    “没伤着……”择屹解释。

    “我检查一下,你别急。”莫漓回答的同时,手掌已经在前头摸索开了。

    这……

    怎么说也是拜过堂的,他总不能说她耍流氓吧?所以莫漓现在的胆子格外的大。

    摸着摸着,莫漓还真摸到了点什么。

    “夫君,你这里是不是给弄伤了?有点肿起来了。”莫漓问道。

    择屹的身体绷得紧紧的,声音十分艰难地从他的喉咙里面发出……

    “不……是……”

    然后择屹伸手抓住了莫漓那只正在确认他身上伤口的手,阻止她继续在他的身上乱摸。

    “那是我的胸……”

    男人的胸虽然不像女人那样,但该有的某些东西还是有的呀……

    莫漓闻言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碰到的是什么,脸“轰”地一下红了,然后赶紧将自己的手给抽了回来。

    虽然已经打定主意要把人给睡了,刚才吃他豆腐的时候也吃得津津有味的,但是真当自己做了某些比较过火的事情的时候,莫漓还是有些架不住的……

    “我已经检查过了,前面没伤,不过后面的伤得好好养才行,要不然会留下疤痕的。”莫漓道,“今天晚上夫君你趴着睡吧,我会在一旁看着你的。”

    “漓儿今日受了惊吓,应当休息,我这点小伤,不需要这般麻烦……”

    择屹的脸上还有一些不自然,所以没有转过头去面对莫漓,说话的时候全程背对着莫漓。

    “我也会睡,睡在你旁边,让你翻不了身就行。”莫漓回答。

    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呢……

    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为了今晚继续睡在择屹床上找的借口了……

    ###

    凤泫的脸色有些诡异,说他是生气吧,又没有明显的怒色,说他心情好吧,又板着个脸。

    “凤公子。”

    大长老叫了一声凤泫,却见他没有搭理自己。

    “凤公子?”大长老又叫了一声,凤泫这才转头看向他……

    而且眼神中还透露着不满,似乎很不满意自己的思绪被人给打断了。

    “什么事?”凤泫问大长老。

    “我是问凤公子身体可有恙?”大长老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

    凤泫在端木家出的事情,端木家自然应当关心一下他的身体状况的。

    大长老便是代表端木家来表达自己对凤泫的关心的。

    “没有,我很好。”凤泫冷硬地回答,问完忽然想起了什么,态度一转,反问大长老,“莫漓现在怎么样了?”

    “莫漓姑娘已经回去了。”大长老答道。

    “我知道她已经回去了,我是说……”凤泫话说一半又不知道后面要怎么说了。

    他出来的时候就知道莫漓已经早他一步离开了,然后对于他的事情提都没跟端木家的人提。

    当然因为那些冰块已经没有了,他自己也能出来。

    但是这意义就不一眼了啊!

    她提都没有提起,就证明,她是真的不管自己死活,甚至巴不得自己死掉!

    不知道为什么,当认清楚了这点之后,凤泫心里面就莫名地难受,就像有什么东西堵在了那里!

    “凤公子还想要问什么?”大长老不解道。

    “没什么。”凤泫又不想说了,绝艳的脸上写满了拒绝回答。

    大长老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我这边倒是有一事想要请问凤公子。”

    “什么事情?”

    “那冰窟为何会坍塌,不知道凤公子可有什么头绪?”

    那冰窟里头寒气极盛,那冰层千年不化,怎么会突然间碎裂崩塌呢?

    “不知道,你们自己查去。”凤泫淡漠地回答道。

    这……

    所有痕迹都已经不在了,这要查还真没地方查起。

    “既然如此,那我这边就先不打扰凤公子休息了。”大长老也不追问了,他过来主要是表达一下端木家对他的关心,现在关心也传达了,起因也并不是非常重要,如果凤泫不想说的话,他们也没有一定要知道。

    凤泫送大长老离开后,一个人在房间里待了一会儿,然后莫名地烦躁了起来,眼前不断地出现莫漓的样子,尤其是她在洞中看待自己时候的那种冷漠的眼神……

    “该死的!”凤泫不由地咒骂道。

    他竟然让一个对自己态度不善,甚至还嫌恶自己的女人萦绕在自己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

    到了晚上的时候,在睡觉之前,对莫漓和择屹来说还有一件事情成了困扰。

    就是沐浴。

    莫漓和择屹住的是端木家普通弟子的房间,每日沐浴都是去专门的浴房的。

    男女浴房都是分开的,莫漓并不知道择屹每日是如何洗澡的,但是如今他后背受了伤,自是不能再碰水的,他自己洗的话,难免有些麻烦。

    莫漓想到这里,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主动提出帮择屹洗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