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命贵女:邪王撩宠无度 > 第206章 打探身份
    所以楚鸣珺一动手,端木云衡也动了。

    但是端木云衡没想到,还有一个人动作比他还要快。

    端木云衡脚还没有迈出去,端木晋阳人已经飞至半空中了。

    端木晋阳的出手极快,而楚家那边已经被突然出现的两个捣乱的人打乱了阵脚,楚鸣珺又亲自上阵,他们缺了指挥的人。

    端木晋阳的突然闯入让他们措手不及。

    楚鸣珺刚跟莫漓交上手,身后就传来了躁动,她这才意识到大事不妙,想要喊楚家人防备,却为时已晚。

    在端木晋阳抱起薛氏的刹那,莫漓这边也迅速撤离,她现在还不能和楚鸣珺正面交锋,接她两招已经很是吃力,再交手下去怕是要吃亏的。

    而那边正和数位楚家高手交手的黑衣男子也忽然停手,毫不恋战,转身就走。

    莫漓和他就像是早就商量好了一样,同时撤离,临走前黑衣男子还帮莫漓挡了一下楚鸣珺的攻击,帮助莫漓成功脱逃。

    ###

    待两人到了安全的地方,确保楚家人没有追上来,莫漓停下来向男人道谢:“多谢公子出手相助,不知公子是什么人,今日为何要帮忙?”

    莫漓在等男人开口说话,男人从方才出现到离开,从头到尾没有说过一句话,是不屑于开口,还是说……不能开口?

    如果是不能开口的话,会不会是因为开口说话之后声音会被人认出来?就像她这样。

    莫漓等了好一会儿,就在她都快要以为男人不打算开口的时候,男人说话了。

    “奉命办事,无需言谢。”男人回答了半个字。

    这声音……不是择屹的声音。

    “奉命?公子是奉谁的命令?”莫漓继续追问道。

    “逸王殿下。”男人回答。

    玄影卫是隶属于逸王殿下的,这是天下皆知的事情。

    “所以公子是负责保护云晨小郡主的?”莫漓又问。

    “不是。”男人否认,“我有另外的任务。”

    “这样啊,那公子方便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今天不管怎么说也是公子救了我,救命恩人的名字我应当要铭记于心,说不定以后有机会让我报恩呢!”莫漓道。

    “玄影卫无名,只以序号区分。”男人答。

    “那你的序号是几?”莫漓问,“他日若是有机会再遇见你们玄影卫的人,也好区分啊!”

    玄影卫的人穿的都是一样的。

    “零。”男人回答。

    “你的序号是零?那你是不是玄影卫里头最厉害的那个啊?”莫漓忙道。

    男人沉默,没回答。

    “我是不是问了你不方便回答的问题啊?”莫漓道,“这样的话你别回答了,我也不是想要打探你们玄影卫的秘密。”

    “我走了。”男人道。

    “这么快就走了吗?”莫漓忙问。

    男人点头。

    然后男人就转身离开了,不给莫漓一点挽留的机会。

    男人走后,莫漓站在原地,皱着眉头想着,这男人听声音和她家温柔体贴的相公是一点都不像的,而且也不是和她一样弄哑了嗓子,真的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声音。

    而且这人是择屹的话,岂不是意味着择屹这么久以来都在欺骗自己吗?这么想想莫漓觉得这个可能性真的很小了,她家温柔体贴的相公怎么会欺骗自己呢!

    不过这人的身形和她家相公的真的还蛮像的啊。

    没想到这世上还有第二个人和她家相公一样拥有这么完美的身材!

    回头问问夫君,他有没有失散多年的兄弟之类的。

    ###

    莫漓回到房间的时候,择屹正坐在窗口的位置,手里捧着一本书,一袭白衣不染纤尘,风月无关,岁月静好。

    是嘛,她家相公一直在房间里面坐着,她怎么会觉得刚才那个和自己一起跟楚家人打成一团的黑衣男子是她家相公呢?

    “夫君,我回来了。”莫漓对择屹说道。

    “漓儿的嗓子怎么了?”择屹问道。

    是择屹的声音,和刚才莫漓听到的那个黑衣男人的声音截然不同。

    “我……嗓子伤了……”莫漓回答道。

    “故意的?”择屹问。

    莫漓点头,也不好对他说谎,确实是她为了隐瞒身份特地做的伪装,因为没有别的方法,就只能伤了嗓子。

    莫漓说完,就见择屹微微蹙眉,嘴唇抿得有点紧。

    这是他不高兴的表现,不明显,但是莫漓已经能够掌握判断的方法了。

    这次莫漓有点心虚,微微垂头,眼睛偷瞄择屹有些生气的脸。

    择屹没说话,转身就出去了。

    不是吧?走掉了?有这么生气吗?

    她弄坏自己的嗓子是不对啦,但是不用这么生气吧……呜呜呜……居然直接不理她了。

    择屹直接不理人还是头一回呢!

    莫漓以为择屹是生气了,不想他很快就又回来了,还拿了一堆东西回来,然后莫漓就看到他在门口生活,煎药……

    没错,他在煎药。

    “夫君……你是在给我煎药吗?”莫漓弱弱地问道。

    “嗯。”择屹答。

    “呜呜呜……夫君你对我真好。”莫漓十分感动地抱住了择屹。

    择屹没有抵抗,并且很郑重其事地对莫漓说:“下次不许这样了。”

    莫漓重重点头,“下次没有必要我一定不这么做了,我现在嗓子都很疼呢。”

    “少说话。”择屹道。

    知道嗓子疼还说那么多话!

    莫漓赶紧点头,只点头不说话,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乖乖听话。

    药煎上了,择屹又出去了一趟,这一次拿回来一些枇杷叶子和一个蜂巢。

    枇杷叶肯定是在附近摘的,端木家里什么果树都种,枇杷树有很多,莫漓看到过的。

    但是蜂巢他从哪里弄来的?

    莫漓想问,但是对上择屹的脸的时候又把话给憋回去了。

    她还是不说话了……

    这边煎药,那边又另外生了火,开始煮枇杷叶。

    药好了,择屹盛好了放一边凉好了再端给莫漓。

    虽然整个过程看似简单,但是却无一不细致。

    莫漓拿着药碗突然哭了起来……

    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这可把择屹给吓到了。

    择屹站在一边,束手无策地看着莫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