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命贵女:邪王撩宠无度 > 第237章 欺骗的后果
    “小姐,东西收拾好了……”冉鸢十分小声地说道,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第一次看到小姐这么生气的样子。

    “我们走!”莫漓不再去看择屹,领着冉鸢掉头就走。

    她怕自己再多看他两眼会忍不住想要上去揍他一顿!

    莫漓走得决绝,走得丝毫不拖泥带水。

    玄一玄二赶紧现身,“主子,要我们去把夫人追回来吗?”

    “跟上去,护着她。”择屹急切地说道,“暂时……先别做任何事……”

    “是。”玄一·玄二领命当即追了上去。

    ###

    这一天,整个别馆都笼罩在阴云之下,莫漓走了,只留下一张和离书,意思是要和择屹一刀两断,恩断义绝。

    逸王妃直摇头,“想来莫漓姑娘是伤透心了,自己的夫君从一开始便是欺骗自己的,一直让她活在骗局当中,哎……”

    “公子也不是故意的,感情上的事情,他也不是很明白要如何处理。他那么小的时候姐夫就死了,皇姐跟着殉了情,只留下他一人……楚家的那些人又是……”逸王哀叹一声。

    说到底,感情上的事情,并没有人教过择屹要怎么处理。

    其他方面的事情他能游刃有余,在对待感情上面,他终究还是缺少了一些经验。

    逸王是皇上的幼弟,比皇上小很多,也比千亦公主小了十多岁,十八年前,千亦公主死的时候他也才十六,而择屹当时只有七岁。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就该想想怎么挽回吧。”逸王妃道。

    “是啊,爱妃可有什么好主意?”逸王询问道,王妃和莫漓同为女人,想来应当比他们这些大老爷们懂得多些。

    哎,他这做小舅舅的,也是操碎了心的。

    “还能有什么好办法,自是去求得她的谅解,诚心诚意的,至于能不能原谅,那就得看缘分了。”逸王妃道。

    “看缘分……这……”逸王想着,若是莫漓姑娘真就这么跑了,那择屹估计得掀翻了天了。

    “母妃!”云晨跑了进来,嘟着嘴,“你们为什么要帮着大表哥骗漓姐姐,这样漓姐姐好可怜!”

    “晨儿,父王和母妃不是有意要欺骗莫漓姑娘的,相信大公子也不是纯心欺骗的。”逸王妃同云晨解释说。

    “不是纯心欺骗,那为什么不早早地解释清楚!”云晨道。

    “晨儿,你还小,大人们有些事情你还不懂。”逸王妃说。

    感情的事情哪里是能以简单的对错说清楚讲明白的。

    一开始的时候择屹也没有想到后面会有这样的发展,若是他能想到,他或许一开始就不会选择欺骗莫漓了。

    “可是父王母妃明明教我不能有意欺瞒的啊,尤其是对自己身边的人。”云晨说。

    “大公子这么做确实不对,所以他现在受到惩罚了啊,莫漓姑娘撇下他走了。”逸王妃道。

    “那他很难过吗?”云晨问。

    “那是自然的。”

    “那就早不该欺骗嘛,还联合你们一起骗,太过分了。”云晨道。

    “晨儿,你和莫漓交好,她如今进了京城,等我们回京之后你有机会便去寻她,可以的话帮忙在她面前说说你大表哥的好话,好不好?”逸王妃突然想到云晨或许可以帮上择屹的忙。

    “要是大表哥答应以后不再犯的话,我可以帮忙啦,不过漓姐姐不一定会听我的。”云晨说。

    “相信你大表哥有这一次的教训就已经够了,若是这次能追回莫漓姑娘,他绝不敢再犯的。”逸王妃道。

    ###

    “小姐,您看这院子合适吗?”冉鸢和福顺跑了一下午找合适的宅子,最终选择了眼前的这小院。

    莫漓没评价,只是让福顺把东西都搬进去。

    福顺和冉鸢一样,都不知道莫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猜想可能是和姑爷吵架了,但这种事情不是他们能插手的,所以还是不要过问的好,只专心做自己的事情。

    福顺在搬的时候,有两口旧的红木箱子,莫漓见了,喊住了他。

    “等下,把这两个箱子放下。”莫漓道。

    福顺不知道这箱子里面放的是什么,便给放下了。

    这两个箱子是当初择屹给自己准备的嫁妆,莫漓从来没有打开过。

    莫漓打开了第一个箱子,只见里面放着的是一块石头……

    石头?

    莫漓有感应矿石的能力,所以很确定这块石头不是什么矿石的原石。

    石头表面黑乎乎的,没有什么特别的。

    若是在知道择屹身份之前莫漓看到这样的景象,只会一笑置之,她一点都不嫌弃他没钱,哪怕他用装着石头的箱子来充做聘礼也没有关系。

    但是!

    现在!

    “小姐,这……”福顺也觉得奇怪,这箱子是他们从绯月的时候一直带着的,里头怎么会是一块普普通通的大石头啊?

    那另外一口箱子呢?

    “算了,先搬进去吧。”莫漓道。

    改天再给那个人送过去,哪怕是块石头,也是他的石头,还给他就是了!

    另外一口箱子莫漓也懒得打开了,管它里头放的是石头还是草,都是他的东西,他们的婚姻不存在,也就没有所谓的聘礼不聘礼的了!

    她的择屹,从来都没有真正存在过,她以为的那个可以陪伴她的人,只是一个虚构的人。

    莫漓扭过头去,擦去自己眼角的泪水,有人心疼才有哭的资格。

    她有什么呀?

    她没爹疼没娘爱,寻了个丈夫,以为是可以相伴走下去的,结果从一开始就是虚假的。

    莫漓深吸两口气,然后走进了房间。

    择屹一直在外面的墙角注视着她,一直看着她走进去,她偷偷擦去自己眼角泪水的举动他都看到了,他感觉到自己的心口就像是撕裂了一般地疼。

    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他很想冲上去,抱着她,为她擦掉眼泪。

    可是他知道如果自己出去的话,会惹得她更加伤心难过……

    “玄一,要怎么样漓儿才可以不生气不难过?”择屹问身旁的玄一。

    “主子……我……”玄一哪里回答得了这个问题啊,他又没有成过亲,更加没有欺骗过哪个女人,没有一点这方面的经验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