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命贵女:邪王撩宠无度 > 第260章 漓儿,我回房脱好吗?
    “你变成这样是拜我所赐?你别告诉我你这脸也是我给划的。”莫漓道。

    “我的脸算得了什么!”男人道。

    脸还算不了什么?

    他的意思是,她对他做过更为恶劣的事情?

    那莫漓就更加没印象了!

    她连这个男人都没有见过!

    “那你倒是说说看,我到底对你做了什么惨绝人寰的事情了?”莫漓想知道自己这锅到底背得冤不冤。

    “莫漓,你和你大哥莫冬衡两个人害了我们这么多人,这么多条性命,还有我女儿的性命,你竟然还活在这个世上,老天爷真是不公!”男人道。

    害了他们那么多人?还害了他女儿?

    莫漓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至今为止死在她手上的女人就只有……完全意义上死在她手上的只有眼前的莫秋吟,但是前面还有一个女人的死也和她有关,也可以说是她杀的。

    “你是端木家的人?”莫漓问。

    “拜你所赐,我已经被逐出端木家了!”男人冷声道,语气里满满都是对莫漓的恨意。

    被逐出端木家!

    “原来是宫长老!”莫漓终于知道这个人的身份了,端木家的长老,宫青绫的父亲!

    而他说的那么多条人命应当就是其他被逐出端木家的长老了,莫漓后来有听说,这些长老不愿意背负着屈辱离开端木家,所以选择了自缢。

    宫泓照冷笑道:“没错!我是宫泓照,被你和莫冬衡杀死的宫青绫的父亲!我留着这条性命就是为了杀你,为了给我可怜的女儿报仇,不过你运气好,莫崇义竟然不是你的亲生父亲,要不然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一具尸体?”莫漓轻笑道,“那你也未免太小看我了,血咒封印我还是了解一些的,只要修为够,即便是中了这咒也不会直接死掉,只不过是会被封印住一部分的玄力罢了。”

    “就凭你三阶的修为也想扛住血咒封印?”宫泓照嘲讽道。

    “谁告诉你我只有三阶的玄力的?”莫漓道,“你是宫青绫的爹的话,应该还记得宫青绫死前被人以玄力震伤吧?你以为那个震伤她的人是谁呢?”

    他恨她,却连该恨她的根本原因都不知道,也算是有些好笑的。

    “是你?!你是做的!你和莫冬衡联合起来欺骗我们!你就该死!你该死!”宫泓照受了极大的刺激,突然一改刚才冷嘲热讽的姿态,突然变得和莫秋吟之前的时候一样,张牙舞爪了起来。

    “我该死?宫青绫想杀我难道我就该乖乖让她杀吗?你们的逻辑也真是搞笑,自己想杀别人的时候理直气壮,等到被人反杀的时候就怨天尤人!”莫漓对这种行为嗤之以鼻。

    你想杀别人,就要做好被对方反杀的觉悟!

    结果这些人却只记得别人对自己做的,将自己做过的那些事情就选择性地遗忘了,忘得一干二净,好像就只有他们最悲惨,最可怜,其他人就是恶人是罪大恶极!

    “算了,我也不想和你们理论这些,因为我觉得你们这套理论我也可以拿来用用的。”莫漓道,“至于你们幕后的那个人我现在也不好奇了。”

    “玄一。”莫漓转头叫玄一。

    “属下在!”玄一随时待命。

    “去把这个人也结果了吧。”莫漓道。

    “夫人不追问了?”玄一问。

    “我觉得他们不一定真的知道幕后之人是谁。”莫漓道,“而且他这副觉得自己很英勇很正义的模样估计是宁可选择死也不会将幕后之人的身份告诉我的,因为他大概觉得他只要不透露那个人的身份,那个人就还有机会来刺杀我,说不定就能成功,说不定就能为他还有他女儿报仇。”

    全部心思被莫漓给说中,宫泓照的面色更为阴沉了。

    他的确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但是这件事情被莫漓用这么轻蔑的态度说出来,就好像他的守口如瓶,他的死都变得廉价了起来。

    “属下明白了!”玄一听完莫漓说的,二话不说立刻走到了宫泓照的面前,不等宫泓照多说两句遗言就抬手结果了他。

    莫秋吟死了,宫泓照也死了,这次计划的两个主谋都死了。

    剩下的莫家人在隔壁的牢房里面看见了全过程,全部瑟瑟发抖。

    等莫漓扭头看他们的时候,这些人全部跪倒了地上求饶。

    莫漓懒得去管他们,择屹爱怎么处理怎么处理。

    莫漓从地牢里走了出来,刚出到门口,就落入了某人的怀里。

    “你松开,光天化日之下成何体统?”莫漓一脸冷漠地说道。

    “这里都是我的人,他们不会偷看。”择屹解释说。

    “是哦,凌王殿下最最了不起了,治下严明!属下都相当听话!”莫漓笑,笑得不是一般的假,“不仅是属下都很听话,连带着其他的皇亲国戚世家权贵也很听凌王殿下的话呢!”

    说着莫漓开始掰着手指头数起来:“镇远侯,镇远侯夫人,赫连家主,端木家主,逸王殿下还有逸王妃娘娘,一个个都帮着凌王殿下您呢!”

    择屹解释:“赫连家主不认识我。”

    能解释的只有这一个,其他的……没法解释,因为确实如莫漓说的那样,帮着他一起欺骗了她。

    莫漓:“……”

    莫漓气愤地把人推开:“就只有这一个不是受你的指使的你还好意思说!”

    “你别生气……”择屹忙道。

    “我不生气!我干嘛要生气啊!您身份如此高贵,还舍得陪我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女子玩这种把戏,我应该感到荣幸才是,不是吗?!”

    她居然值得凌王殿下费那么多心力来欺骗隐瞒,真的不是一般的荣幸!

    她这就是在生气啊……择屹皱眉,努力想了想,然后道:“漓儿,我回房脱好吗?”

    她只有对着不穿衣服的他的时候不容易生气!

    但是现在这么多人在,他不方便脱!

    要不,回房!

    回房后她想怎么脱都成!只要她想,他保证一件衣服都不留!连裤子也不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