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也不知道闯进镇妖塔的人是不是想偷这颗珠子还是不小心导致的,总之这颗珠子就这么从原本封印它的地方跑了出去,如今下落不明。”杨文秀道。

    “那珠子自己跑出来了?”楚司司忙问,“还是有人带出去的?”

    “不知道,据说有相国寺的僧人看到有一团黑气跑了出去,不确定只有七魔珠还是有人拿着。”杨文秀说道。

    “七魔珠跑出去了之后会怎么样?”楚司司问。

    “谁知道呢,七魔珠被封印在相国寺已经有几百年了,谁也没有见过它以前什么样子。”杨文秀答道,“你们听说过前阵子绯月城闹妖刀的事情吗?”

    “听说了,是妖刀血枯,死了半个城的人呢。”楚婠婠道。

    “据说锻造妖刀血枯的石头血枯石就是和这七魔珠齐名的,都是上古的妖魔石。”杨文秀道。

    “可是这七魔珠不是一颗珠子吗?它能做什么?”楚司司问道。

    妖刀血枯是一把嗜血妖刀,魔气太强之后导致这把妖刀到处杀人,带来巨大的灾难。

    七魔珠不过是一颗珠子,总不至于像妖刀血枯一样到处杀人吧?

    七魔珠这么多年被封印在相国寺内无人打它的主意的一个很大原因在于这颗珠子因为太小了,根本不可能被锻造成任何的武器。

    “希望不会吧。”杨文秀道。

    像绯月城那种几乎屠城的事情没有人会希望再度发生,但七魔珠跑了也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情。

    ###

    “七魔珠?”莫漓看着择屹,琢磨着这玩意儿是个什么东西。

    “与血枯石齐名。”择屹补充。

    那莫漓就知道那玩意儿是个什么级别的东西了!

    “看来这世上不怕死的人是真的多。”莫漓道,从不化骨开始,莫漓就见识了一波又一波地渴望力量愿意以身涉险的人。

    莫漓细细一琢磨,跟着问:“这七魔珠出现在京城,你楚家的人会不会也要掺和一下?”

    莫漓记得之前不化骨和妖刀血枯的时候,就出现了各大门派家族来争抢的事情。

    就连上次在灵泉旁边遇到的那个诡异的东西,赫连家的人都想把它弄回去。

    那么这一次,应该也会有很多人参与进来吧?

    “楚家会出手,但目的不一样。”择屹说。

    “为什么不一样?”莫漓问道。

    “七魔珠不能被锻造成武器。”择屹说。

    不能被锻造成武器,那有什么关系?莫漓想了想人,然后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魔晶石最大的用处便是锻造成妖兵,发挥出强大的力量来,但是七魔珠太小了,什么兵器都打造不了,大家也就没有了抢夺的心思。

    “所以楚家只是单纯地帮忙寻回是么?”莫漓问道。

    虽说不能锻造成兵器,但这东西的危害应当也是不小的,要不然也就不至于能和血枯石齐名了。

    莫漓想象,妖刀血枯在还是血枯石的时候杀伤力并没有这么大,不会主动攻击人,那么这颗七魔珠应当也还好的。

    “大概。”如果楚家没有人打其他的歪主意的话。

    莫漓想了想,她现在修为停留在了五阶,上次吸收了妖刀血枯的魔气之后就一直如此,她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玄力还有富余,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无法完成突破了。

    她曾经试图在端木家学习的过程当中找出答案,奈何学了很久都没有讲到这一层。

    想想也是,在学习的弟子修为差不多都只在三阶的样子,谁都没有到五阶,又怎么会去讲这高段的问题呢?

    如果没办法突破的话,她吸收再多的魔气转化为自身的玄力也都是白搭。

    莫漓的视线落在了择屹的身上,心想,如果是择屹的话,可能会知道,但是她又不想开口问他问题。

    他们虽然又成了一次亲,但是横在他们之间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掉,她还没有那么信任他,自然也就不想把自己最为隐秘最为私密的问题告诉他知道。

    莫漓是一个比较有戒备心的人,这种超出常人的戒备心源于她这两世的经历,没有被人爱过,也就没有办法毫无保留地去爱别人。

    “漓儿在看什么?”择屹问,小丫头看着他,看她的神情似乎是有话要说的,但是却半天没说出口来。

    “没什么。”莫漓别过头去,不再看择屹,“我只是在想今晚你该睡到哪里去。”

    她还没有弄清楚自己是否可以继续把他当做最亲密的人,那么在那之前,他们之间还是保持一些距离的好。

    择屹:“我不会乱来的。”

    择屹自然是想睡在莫漓的身边的,就像最开始的时候那样也行,他不会趁着她怀孕初期对她有任何不轨的举动的。

    “你别忘了,我和你之间现在只是金钱交易的关系,我是收了你的银子才答应帮你圆谎的,至于又一次嫁给你,那纯属形势所逼。”莫漓说。

    择屹:“……”

    昨天他回到房间的时候,见她红盖头都没揭开,就等着他来揭的时候他以为她已经有点松动了……

    择屹:“漓儿,我……”

    择屹微微垂头,目光暗淡了不少。

    “出去!”莫漓忽然板起脸来。

    择屹只好乖乖转身去了外屋,倒是没离开房间,而是和昨晚一样,去挑灯夜读了。

    当然这回看的总算是些正经的东西了,有些东西看过了知道了就好,自是不会一直盯着反复看的,要研究也得放到实践当中去研究。

    ###

    “回国公爷的话,凌王今夜也是挑灯夜读,并未靠近床榻半步。”

    探子继续向楚国公汇报了观察来的情况。

    因为怕被玄影卫发现,没敢靠太近去偷听楚凡溪和莫漓的对话,但是晚上楚凡溪待在哪里还是很明确的。

    楚国公对他面前站着的楚二爷说道:“楚凡溪那边继续派人盯着,另外派些人手去追查七魔珠的下落。”

    “是,父亲,不瞒父亲,下午的时候孩儿已经派人去寻找七魔珠的下落了,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的。”楚二爷道,“同时孩儿还发现,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不少势力也开始追查七魔珠的事情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