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命贵女:邪王撩宠无度 > 第289章 夫妻合伙骗人
    莫漓说话的时候,就见莫漓的身上萦绕着一些淡淡的黑色气息,很明显是残留的魔气。

    “这……”楚国公夫人忙松了手,转身问冉鸢,“王爷呢?王爷去哪里了?王妃伤这么重,他怎么也不留下来照顾一下?”

    “那个……”冉鸢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得看向莫漓。

    冉鸢的这种反应在不知情的人的眼里看起来就是在遮掩。

    “祖母莫要怪罪……王爷……王爷是去追查七魔珠了……那是国之大事……岂能因为我……而耽误了……”莫漓回答。

    “再重要的事情都比不上你的性命重要啊!你是他的妻子,大事忙不完,妻子可就只有一个啊!”楚国公夫人的眼神又是疼惜又是责怪的,疼惜莫漓的处境,责怪择屹对妻子的冷漠,“都伤城这样了,怎么也不找个大夫啊,方才宫里人都来了,怎么都不让他们进来给你看看啊。”

    莫漓没答话,而是默默地把脸转向了另外一边。

    楚国公夫人也是女人,哪里有不懂的啊,无非就是不想让外人知道自己不得丈夫关心!

    若是那太医真的进来了,见她什么药都没吃过,就只是这么躺着,那估计等太医回去,全皇宫的人都该知道凌王不喜欢这个凌王妃了。

    “好了好了,身体要紧。”楚国公夫人道,“我让人去讲凡儿给叫回来,另外让府里的大夫过来给你好生看看,你如今可是凡儿的妻子,堂堂正正的凌王妃,身子金贵,可不能出了岔子了。”

    “不要……”莫漓虽然虚弱,却很坚定地拒绝了楚国公夫人的这个提议。

    “为什么?”楚国公夫人不解地问道。

    莫漓说不出理由来,只是不住地摇头。

    楚国公夫人看了她半天,“也罢,那总该把凡儿给叫回来,这你不许再有异议了。”

    这回莫漓没再反对了。

    于是楚国公夫人命人去请择屹。

    择屹倒是没让楚国公夫人和莫漓久等,不一会儿就回来了。

    “怎么回事?”回来后,择屹一脸冷漠地看着房间里的两个女人。

    “凡儿啊,你的妻子病了,你该给她请个大夫好好瞧瞧。”楚国公夫人的面上带着一些责怪,似是在为莫漓鸣不平。

    闻言择屹神情淡漠,语气敷衍:“石墨,你去看看。”

    石墨先生上次伪装成大夫给择屹看病,但其实他也确实是个大夫,只是不是普通的大夫。

    只让石墨先生上去看,自己却没有靠近床榻半步,这种反应明眼人一眼就能看明白这夫妻俩到底有没有感情。

    莫漓在床上病痛呻吟,她的丈夫楚凡溪站在门口,冷漠地看着这一切。

    冉鸢全程懵,她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姐明明没病,却要装病!

    姑爷明明疼小姐疼到骨子里了,看到小姐惨白着一张脸,却连过来看一眼都懒得!

    这到底是怎么了!

    不过冉鸢还是聪明的,在这种时候只唯唯诺诺地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坚决不多说一句话,多做一个多余的动作!

    石墨先生走到了床榻边,假装伸出手去给莫漓把脉,特地找了个非常巧妙的站姿,让自己的身影刚好挡住楚国公夫人的视线。

    这样一来,石墨先生的手其实没有真的触碰到莫漓的手腕,分明还隔着一段距离的。

    这把的估计是空气脉。

    “哎呀,王妃这伤得不轻啊!最麻烦的是这魔气,王妃娘娘的身体被魔气所侵蚀,怕是……怕是……”石墨先生的声音透着一股子惊恐。

    “怕是如何?”楚国公夫人忙追问。

    石墨转头看了一眼择屹,憋着话半天没说。

    楚国公夫人将石墨先生的这个反应看在眼里,眼睛里透着精光,似乎已经探寻到了什么。

    “这边交给本王来处理吧,国公夫人还请先回去吧。”择屹冷漠地对楚国公夫人下了逐客令。

    他一贯如此,对她的称呼也从来是国公夫人的,知道的人并不觉得有任何稀奇的,包括楚国公夫人本人。

    “那好吧。”楚国公夫人也十分善解人意地没有再追问下去。

    楚国公夫人一走,房门一关,房间内的场景瞬间切换。

    首先,病怏怏的莫漓下一秒钟便精神抖擞地坐了起来。

    其次,刚刚还站在房门口的择屹下一秒钟就出现在了床边,恨不能直接人贴莫漓的身上去。

    然后石墨先生后退了好几步,远离床榻。

    刚才让他给夫人把脉的时候石墨先生就觉得自己不该真的把这个脉,事出有因还好说,这没什么必要的,他还是别去碰夫人的手腕了,免得招了主子的冷眼。

    刚才这一出,大家可谓是默契十足了。

    让楚国公夫人看够了好戏。

    “你回来干嘛?”莫漓问择屹。

    他回来演的是对她没感情,那他不回来不就更直接嘛!

    他肯定知道她没病的。

    择屹当然知道莫漓没有真的病,他赶回来不是因为担心莫漓的病,而是怕楚国公夫人使什么幺蛾子,虽然他知道他的小丫头很聪明,知道怎么应对,可他还是忍不住会挂念……

    有些事情就是这么不由自主,没办法。

    “想你。”择屹回答。

    “想我?我们才分开两个时辰!”两个时辰前他亲自送她回的听雨轩!

    “一如不见如隔三秋。”择屹答。

    “你从哪学来的情话?又是玄一他们给你出的主意?”莫漓问。

    “这个我自己想的。”

    自己想的啊,那她还勉强接受一下吧。

    “发现只要不是被你骗,和你一起联手骗别人的时候感觉还是挺好玩的。”莫漓感慨道,然后冲着石墨先生道,“以前你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感觉?”

    “没有没有没有!”石墨先生连说三个“没有”,并且伴随着剧烈地摆手,用自己强烈的反应证明绝对没有这回事情。

    “夫人明鉴,小人在欺骗夫人的时候内心十分地煎熬,断没有半分的喜悦,夫人岂能和楚国公夫人相提并论,夫人是主子心尖尖上的人,主子骗您的时候内心饱受煎熬,那楚国公夫人算什么,骗她还是看得起她了!”

    石墨先生语速极快地说完了这一整段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