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命贵女:邪王撩宠无度 > 第296章 知道了个不得了的秘密
    冉鸢是什么都看不出来,她觉得这国公夫人要比莫家的老夫人好太多了,没有架子,性情好,说话的声音也很温柔,对他们小姐也十分慈祥。

    “你去偷懒吧。”莫漓对冉鸢说。

    “啊?”自家主子命令自己偷懒,这……

    “打个瞌睡也行。”莫漓道。

    “是……奴婢知道了……”打瞌睡她还是会的。

    莫漓假意入眠,过一会儿,房间里就进来一个人,楚国公夫人没有特意掩藏自己的脚步声,因为没有必要。

    她走到莫漓的身边,拿起了莫漓的手,把起了脉。

    就算此刻莫漓醒来,惊问楚国公夫人为何偷偷给自己把脉,楚国公夫人也完全可以说是出于对她的关心,所以楚国公夫人才更加不需要掩饰什么。

    她不需要掩饰什么,但是莫漓需要啊!

    当楚国公夫人握着自己的左手之时,她的身体已经足够靠近七魔珠了。

    一回生两回熟,在楚司司和楚婠婠的身上已经成功实践过了,这一回用起来就更加熟练了。

    楚国公夫人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整个人就笼罩在一片黑色魔气当中了。

    莫漓不知道楚国公夫人有多少修为,但应该高不过择屹,连择屹都会中的圈套,她自然是没辙的。

    很快的,莫漓眼前的景色也开始变了。

    她眼前看到的是一个年轻的女人,看模样应当是年轻时候的楚国公夫人。

    另外还有一男一女,男的莫漓也猜到了,应当就是楚国公,至于那女的……

    女的明**人,高贵无暇,眉宇间莫漓找到了几分择屹的影子。

    或许这人就是择屹嫡亲的祖母。

    “你和她在一起多久了?”女人的声音清清冷冷的,压抑着愤怒和委屈。

    “你在意吗?”楚国公问。

    “你是我的丈夫,你问我在意吗?”

    “呵……我是你的丈夫!可天下人只知道我是你的丈夫,却不知道你是我的妻子!”

    “这有什么区别吗?”

    “区别?呵,确实没什么区别。”她不管是哪方面都压自己一筹!弄得他活像一个吃软饭的!“我承认,我和她在一起有一段时间了,你想如何?杀了她还是杀了我。”

    “这就是你当日许下的一生一世的诺言吗?”

    女人的眼神充满了痛苦,却是倔强地没有落半滴眼泪。

    “男人本就三妻四妾,一夫一妻是你们邑族的规矩,却不是我楚柏书的规矩!”

    “楚柏书,昔日诺言犹在耳,你却要违背你的诺言了,呵……天下男儿皆薄幸,我竟会信了你当日的话,嫁与你为妻,哈……我邑族女子断不会与她人共事一夫,你既然想要这个女人,便同我和离。”

    “休想,我楚柏书只有休妻没有和离!”

    “我想走,凭你,能留住我?”女子眼中露出冷意。

    男人跟着就自嘲地笑起来了,“是了,我奈何不了你,你是谁,你是邑族的首领,谁能奈何得了你!”

    男人低低地笑了起来,越笑越大声,最后几乎疯狂。

    紧接着画面一转。

    四周变成了一片漆黑。

    这四周像是一间囚室,漆黑只有零星的一点光亮,房间的尽头有铁链的声音,那里困着一个女人。

    楚国公夫人手里拿着一碗汤药,走到女人的面前。

    “喝了它,你就可以解脱了,不用再受苦了。”楚国公夫人道,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柔和,只是这说出口的话……“若是想要解脱,就把传世之宝的下落说出来吧。”

    “呸!狗男女!”被铁链锁住的女人浑身是伤,血迹斑斑,蓬头垢面,但是这声音,分明就是刚才莫漓听到的那个女人的声音。

    这个被囚禁的女人是原楚国公夫人,择屹的亲祖母!

    楚国公夫人淡定地擦去脸上的口水,用平淡的嗓音地女人说:“你知道他想要的东西,给了他,念在昔日情分上,他也不至于再折磨你了。”

    “想得到我族秘宝?呵呵,他做梦!还有什么折磨人的手段尽管使出来吧。”

    “就算你不在乎你自己的性命,你也该为你的儿子着想一下。”楚国公夫人道。

    “少拿我儿的性命来威胁我,他楚柏书畜生不如,要对我儿动手,便是我说了他一样会动!”

    莫漓看到这里后背已经彻骨地冷了……

    若是按照眼前这场景发展下去,那么当年原楚国公夫人的死就不是什么意外!根本就是被楚国公和他的继妻联手杀的啊!

    莫漓原本只是想要通过楚国公夫人了解一些楚凡溪和他们的关系的,却没想到自己会窥视到这天大的秘密!

    正在莫漓想要继续往下看的时候,忽然魔气开始抽离。

    “怎么了?”莫漓问七魔珠。

    “有人来了。”七魔珠赶紧收了刚刚的魔气,只残留了一些在莫漓的手上。

    魔气一散,楚国公夫人也清醒了,而这时候,门外的人也进来了。

    择屹和楚二爷一同进了门。

    “怎么回事?”择屹进门,冷漠地扫过眼前的一切。

    楚国公夫人的脸色有些白,显然还没有那么快从方才的幻象当中回过神来。

    而莫漓则躺在床榻上面装睡,听到择屹的声音之后才如梦初醒一般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王爷,您怎么来了?”莫漓问道。

    “丢人。”择屹用两个字评价了莫漓如今的状态。

    莫漓知道他这是在配合自己演戏,但还是忍不住想,她这样哪里丢人了,不就是在别人的地方小睡了一会儿吗?

    “凡儿莫怪,王妃娘娘方才有些困了,我就让她在此处稍做休息。”楚国公夫人道,“刚才我有些放心不下,就过来看看。”

    说着楚国公夫人往莫漓的手上瞄了一眼,方才她握了莫漓的手,就出现了幻觉,是残留在莫漓身上的七魔珠的魔气搞得鬼吗?

    莫漓现在打心底里佩服楚国公夫人了,明明刚刚陷入七魔珠的魔气被诱导出了内心的黑暗回忆来。

    这一转身,便能坦然处之了,这应对能力绝非一般人能比的,莫漓自愧弗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