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大概是他们找到焱邙之前最后一次能住房子了,再往后就得露宿了。

    正好有一老伯走了过来,便有人上前去拦下老伯。

    “老伯,请问您家可有地方能让我们住宿一宿的吗?”

    老伯抬头看了看这群骑马的人,并没有马上回答问题,而是反问:“你们来这里是做什么的?”

    “我们是来找一只名叫焱邙的珍兽的,老伯可有见过这东西?”

    “没有没有,我们这里没有什么珍兽,你们快回去吧!”老伯连忙说道。

    怎么回事?

    这老伯的反应怎么这么激烈啊?

    “老伯,我们是奉皇上之命前来寻找焱邙的,据说焱邙就出现在这一带的深山当中。”

    “没有的事!都是瞎说!是谣传!绝对的谣传!这里只有野兔野猪,没有什么珍兽!一定是你们弄错了!”

    老伯一口咬定山中没有珍兽。

    这……

    老伯这反应有些太过激烈了,若真的没有,不应该是这样的反应。

    这反应反倒给人感觉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你这老伯怎么说的话,你凭什么就说焱邙不在这山里头啊?”

    有几个人不乐意了,他们千辛万苦地赶到这里,结果就跟他们说他们要找的珍兽根本就不在这里。

    “那老伯,让我们在这里借宿一晚上总可以吧?我们付你银子。”

    不问珍兽的事情了,就住一晚总可以吧?

    “我们家小,住不了人,更何况你们还有这么多人!”老伯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连给银子都不要。

    “你们家小,可是你们村里不是还有其他好几户人家的吗?”

    “都小都小,反正就是住不下你们这么多人,回去吧!”老伯急切地说道。

    这赶人的意思实在是明显。

    老伯越是如此,便越让人觉得奇怪。

    就好像他知道什么似的。

    “既然如此我们便不打扰了。”择屹开口,下了道命令,“我们撤回去。”

    “王爷,这……”

    一说要撤走,有人便不愿意了,可见是凌王殿下这般说的,也不好反驳。

    众人心有不甘,却也只得跟着掉头离去。

    那老伯张望了一会儿,见他们离开了,当即丢下手里面的锄头,往村子里面跑去。

    他拿着锄头,原本是要去山上弄什么东西的,这会儿是农活也顾不上做了。

    择屹带人并没有走多远,只刚刚拐过弯去便让人停了下来,然后玄一跟上去查看。

    “此人必然隐瞒着什么,跟去一探虚实。”

    原来王爷不是真的要撤离啊!

    众人顿时松了一口气,想着自己来都来了,怎么都不能白跑,总得拿到皇上的赏赐才行。

    莫漓也觉得那老伯古怪得很,若是真的没有焱邙,或者不认识焱邙,开头应该先问“焱邙是什么”才对。

    又或者应该问问那焱邙长什么样子,才好确定到底有没有见过。

    可那老伯张口便说没有,态度十分肯定果断,紧接着就开始赶人。

    众人在原地休息调整,等玄也打探了消息回来。

    过一阵玄一回来了,将他打探回来的消息告诉众人。

    “回主子的话,属下跟随那老伯,见他一路小跑回了村,还僵村中的男子都召集了起来,神色匆匆,似乎是很召集的样子,然后就见这些人都回家拿了武器,一起去了山中一处,属下听到他们说什么,誓死保护圣兽。”

    玄一的回答刚好证实了他们方才的猜想,老伯确实有所隐瞒。

    看来这焱邙不是一般的珍兽,还是这村子里的圣兽,难怪一听说他们是来找焱邙的,老伯的反应就很激动,这是不希望他们找到焱邙。

    “这么说来这些村民知道焱邙在哪里,这就好办了,我们去把这些村民抓起来,直接问他们焱邙的所在之处就行了!”

    有人当即提议。

    这样的想法很快得到了大家的附和。

    “没有本王的命令,谁都不许轻举妄动。”

    择屹却打断了这些人。

    村民保卫他们的圣兽这本身没错,对一群无辜之人动粗并非什么英勇的事情。

    而且依照玄一所打探来的情况,他们既然要誓死守卫圣兽,自然不会轻易就吐露出焱邙的下落。

    “王爷,若是现在不趁热打铁,怕那些人回头把焱邙给放跑了,我们就更难找了。”

    “本王不想重复第二遍。”

    择屹冷漠地说道。

    那人只得住嘴。

    莫漓忽然发现,面对其他人时的择屹,比她熟悉的那个择屹要威武霸气许多。

    言语间满是震慑力,吓得人大气都不敢喘。

    莫漓正想着,忽然环在她腰间的手臂一个用力,将她从马背上带了下来。

    莫漓抬头,不解地看下择屹。

    “随我来。”

    择屹对莫漓说话的时候用的是“我”,只有在对其他人说话的时候才用“本王”。

    莫漓心头一暖,嘴角忍不住上扬。

    择屹带着莫漓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择屹一走,其他人便嘀咕了起来。

    各自发表了他们对这次来捕兽的想法,刚开始还好好的,后面不知道是谁起了头,话题就有点跑了。

    夏琳对众人说道:“各位兄弟这次来这里难道真的只是为了那几千两的赏银吗?我们几个还好说,出身世家的几位兄弟想必不缺这几个银子吧?”

    他们之中有的人出身并不低,若说只是为了银子,未必需要冒着危险跑这一趟的。

    夏琳见众人动容了,又趁热打铁:“咱们这趟是替皇上办事,若是办好了,自然能在皇上面前露脸,到时候前途无量,又岂是这几千两银子可以比的?”

    “可是各位兄弟,咱们前头有凌王殿下在,这事儿成了,那皇上肯定也是觉得大半是凌王殿下的功劳,与我们几个没多大干系。”

    夏琳的话成功地打动其中几人的心。

    有人叹息道:“如今凌王殿下美人在怀,行事上畏畏缩缩的,也并没有传闻之中那般神勇霸气威震四方,不过是几个村民而已,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这凌王殿下竟也如此瞻前顾后!”

    择屹不同意他们直接抓了村民逼问,已让不少人心中生了不满之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