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身为皇上的近臣,不能忠君之事担君之忧,还留着你有什么用?”

    择屹这话可把使臣吓得不轻,使臣心道,我出来的时候皇上下的命令不过是让我来督促一下的,谁晓得王爷直接将差事交到了他的头上啊!

    “还是说,你想要本王带着王妃连夜奔波?”择屹问道。

    这不是应该的吗?王爷您这次可是替皇上办差事来的啊!谁晓得你会带王妃娘娘同行的啊!

    可是这话使臣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给肯定的回答的,这皇上那边不好忤逆,这边也一样啊!

    “微臣不敢,微臣定当竭尽全力,为王爷和王妃分忧解难!”使臣急忙说道。

    “去办事。”择屹道。

    “是,微臣告退,微臣告退。”

    莫名其妙领了件烫手的差事,使臣还得谢谢凌王殿下的抬爱。

    “这宝滢公主也当真是独一份了,这么得皇上的宠爱。”

    等使臣走后,莫漓不禁感慨道。

    “夫人有所不知,其实这宝滢公主的母亲是皇上心仪之人的贴身侍女。”

    玄一在一旁为莫漓解惑。

    “啥?”

    莫漓觉得自己听到了一个十分奇怪的说法。

    “你是不是说错了,难道不是应该是说宝滢公主的母亲是皇上的真爱吗?”

    心仪之人的贴身侍女?

    “夫人莫怪,属下并没有说错,确实是这般的关系。”玄一给莫漓解释,“这皇上心仪的那位女子堪称一位奇人,与我们主子的母亲,也就是我们玄影卫的前主子,是挚友。”

    “是什么样的女子?”莫漓问道。

    “这个嘛……属下其实也不是很清楚,主子可能更清楚一些。”玄一道。

    玄一说完,莫漓便把目光转到了择屹的身上。

    玄一心道:主子,属下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莫漓被勾起了好奇心,便追问择屹,“是个什么样的女子?为什么皇上会将她的侍女纳做自己的妃嫔?”

    择屹看了莫漓一会儿,“月姨并不喜欢皇上,但是皇上爱慕于她,一日伺机欲行不轨,却不想屋中女子是月姨的侍女而非月姨本人。”

    莫漓:“……”

    这皇上也是……看上人姑娘了,就要对人家行不轨,真的是……

    “所以皇上迫不得已就纳了那侍女为妃?”莫漓问。

    择屹点头,“月姨待其侍女有主仆情分,便要皇上好生照顾于她,后来月姨过世,皇上便遵守当年的约定,对侍女恩宠有加。”

    宝滢公主便是那侍女后来生下的孩子,对皇上来说,较之后宫其他女人和女儿,还是有些不同的。

    “这么听起来,皇上那行径虽然无耻,但是对你那月姨的感情倒是挺深厚的。”莫漓道。

    自古帝王多无情,他能总惦记着一个女人,并且多年如一日地遵守着自己对那个女子的承诺,也是蛮难得的。

    “你那月姨是何模样?一定很美对不对?”莫漓问道。

    择屹抬眼,凝视了莫漓一眼,然后点了一下头。

    “母亲过世后,是月姨拼死相护,送我回邑族。”择屹道。

    “那她后面是……”莫漓神情凝重了不少,想来对择屹来说,那位月姨也是一位十分值得敬重的长辈吧?可惜后面也死了。

    “不知。”择屹知道莫漓问的是什么,“她将我送到邑族两年后,便传来她身故的消息。”

    择屹至今不知道她是怎么死的。

    “说起来,柒月夫人与夫人您还是同姓呢!”玄一道。

    “她也姓莫?”

    “姓莫,闺名柒月。”

    莫柒月。

    那个让皇上痴恋了半生的女人的名字。

    同时也是千亦公主的挚友,在千亦公主殉情之后,保护年幼的楚凡溪到邑族。

    不过这莫姓也不是什么稀罕的姓氏,遇到同姓的概率也是挺高的,莫漓不觉得这有什么稀奇的。

    ###

    没有了要紧急回京的必要,莫漓和择屹这一趟回去走得很是缓慢,大有游山玩水之意。

    他们走到半道上的时候就听说宝滢公主醒过来了,只是还是留下了后遗症。

    具体是怎么样的后遗症,回信里头没说太清楚,只说下不来床了。

    对于这样的结果,莫漓也没觉得有什么好同情好难过的,能活下来已经是不错的了,还指望她能和原来一样活蹦乱跳的吗?

    又过了两天,择屹和莫漓终于回到了京城,只是刚进城门,就被皇宫里来的人给请进宫了。

    “我也去?”莫漓指了指自己问道。

    若是急匆匆地把择屹叫去也就罢了,这是常态,可是为何连带着她也被叫上了呢?

    “没错,皇上特地交代了,王妃娘娘也务必一道去。”

    哦,难不成是要论功行赏,因为这次的焱邙血,想要再给她一波奖赏?

    若真是如此倒也好说,但莫漓总觉得这事情没那么简单。

    莫漓跟随择屹一道入了宫,御书房内,行过礼后,皇上屏退了其他人,只留了莫漓和择屹两人。

    “凡儿,朕有些事情想同你和凌王妃商量。”皇上语气十分委婉地说道。

    不好,皇上这开头立刻印证了莫漓进宫之前的不好预感。

    “皇上请说。”择屹面色平静。

    “哎,你也知道,朕素来最疼的便是宝滢这个女儿,如今她逢此大劫,身心俱伤,朕心痛不已。这孩子如今已经站立,太医也说了,无药可医。”

    说到此处,皇上一脸愁容,心疼之色写于脸上。

    “她从小便喜欢于你,希望能成为你的妻子,奈何阴差阳错,你娶了他人,朕只得为她另寻夫婿,虽定不及你这般优异,却也得是正妻的身份。”皇上道。

    “可如今……她残了身子,若想再嫁他人,朕怕他日她夫君待她不好,朕若是还活着,还能护着她些,可朕若是老了,还如何能继续护她?”皇上道,“所以朕想,凡儿你若是同意,便以侧妃之位娶了她,既圆了她的心愿,让她有继续活下去的勇气,也让朕可以安心。”

    择屹成亲后,皇上本来想着另外给宝滢公主找个驸马的,虽然宝滢公主十分不情愿,皇上的态度还是很坚定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