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玄一闻言大喜过望。

    夫人说要替主子报仇!

    可见夫人心中是有主子的地位的!是心疼主子的!

    “夫人,属下一定誓死追随你!”玄一忙表态道。

    “我要替你家主子报仇,你这么激动做什么?”莫漓白了玄一一眼。

    “属下只是高兴,替主子高兴!”玄一道。

    所以他高兴个什么劲啊?

    莫漓找到择屹之后,跟择屹把自己的想法同择屹讲了一遍。

    “漓儿……”择屹目光中带着惊喜。

    “你别误会,我只是看那老匹夫不爽罢了!”莫漓忙解释道,“我可不是特地想要帮你报仇什么的。”

    玄一心道:夫人你刚才明明不是这样说的啊!你明明说了是想帮主子报仇的啊!为什么到了主子面前你又不这么说了啊!

    “好。”择屹不反驳。

    反正他心里面认定小丫头是为了他就行了,不管小丫头怎么说。

    “那你答应了?”莫漓问。

    “漓儿说的都答应。”择屹道。

    莫漓听到这话又想要翻白眼了,他就骗人吧!

    明明在床上的时候他不是这样的!

    什么她说的都答应,那都是假的!

    假的!

    在床上的时候,他才不管她说什么呢!

    ###

    楚络和云晨等了好一会儿,莫漓回来了,连带着择屹也来了。

    楚络再见到择屹,默默地把脸别开了。

    楚络心里面的别扭和难受是三言两语说不清楚的。

    择屹是他的大哥,虽然不是很亲厚,却也不是陌生人,在他的心里面一直有这个大哥的位置。

    择屹倒是没太去注意他。

    莫漓将楚络的全部神情看在眼里,也小心地注意着择屹的神情,看择屹似乎还好,便也放心了些。

    “好了,我们出发吧。”莫漓对楚络和云晨说道,“就在不远的地方,我们走路过去就成。”

    就不必骑马这么麻烦了。

    在不远的地方,这么说来,关押父亲的地方岂不是在……

    莫漓都这么说了,很容易让人想到关押的地方在哪里。

    莫漓和择屹走在前头,楚络跟在后面,沉默不言。

    他的心里面还是乱的,他现在虽然冷静了不少,但还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择屹和莫漓。

    云晨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将自己的手放到了楚络的手中,轻轻地握着,然后用眼神给了他鼓励。

    “没事的,都会有解决的办法的。”云晨对楚络说道。

    楚络跟着点了点头。

    “你答应我,一会儿不管怎么样都别先动手。”云晨又道。

    楚络这次没有点头了。

    因为他也不知道,他之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所有的事情都不在他原先的认知范围内。

    他无法对云晨做没有把握的承诺。

    云晨看楚络垂下了头,也就没再执意要他回答自己了。

    莫漓眼角的余光看到了这一幕,心中微叹,看样子小晨儿和楚络之间还真有点什么啊……

    毕竟一个是自己还蛮喜欢的小妹妹,另外一个虽然身份尴尬,但也到底不讨厌,若是抛开其他的不说,莫漓还是很看好这一对的。

    但若是算上楚络的身份,这事儿就有些不好办了。

    ###

    这边莫漓他们刚刚出发,楚国公那边就得了消息了。

    “怎么回事?他们要带络儿去做什么?”楚国公急了。

    和楚凡溪不一样,楚络对于楚国公而言,是真正长子嫡孙,也是这楚家的继承人。

    平日里楚络去哪做什么,楚国公也不太过问,对于这个孙儿,也算是给了足够的自由,但是前提是得保证安全啊!

    楚凡溪这次回来,可没安什么好心的,牧儿已经出事,谁知道他们下一步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莫不是已经把主意打到络儿的头上去了吧!

    络儿跑来跟他说他去找楚凡溪夫妇求助,让他们帮忙寻找他爹的下落的时候,楚国公笑话了他,并且告诫他远离楚凡溪夫妇。

    没想到他今天又跑去找了楚凡溪夫妇。

    “国公爷,可是要派人去盯着?”楚国公夫人问道。

    “废话!”楚国公着急道,“牧儿已经出事了!难道要络儿也出事吗?!赶紧让人追上去!千万不能让络儿着了他们的道!”

    楚国公很快叫了几个心腹进来,要他们立刻跟上去,确保楚络的安全。

    安排完了,楚国公还是觉得心神不宁。

    “不行,这一趟我得亲自去!”楚国公恨恨地说道。

    亲自去?

    “国公爷如今修为未恢复,若是……”楚国公夫人关切地说道。

    “闭嘴!我还没有那么不中用!”楚国公厉声道,“他们现在不是去了凌王府吗?我是凌王的亲祖父,那地方我要去难道他楚凡溪还打算堂而皇之地把我扫地出门不成?!”

    楚国公夫人看着楚国公怒气冲冲地出了门,长叹一声,然后吩咐人跟随上去。

    楚国公到了凌王府门口,便被门口的守卫给拦下了。

    “国公爷,此处是凌王府,不是国公府,您莫不是走错了?”

    “我没有走错,这里是凌王府,凌王是我孙儿,我来看望我孙儿,有何不可吗?还是说你们觉得我楚国公的孙儿封了王,我楚国公就不配来看他了?”

    这话要是传出去,肯定是楚凡溪这边不对,不管他得了什么样的爵位,这孙儿永远是孙儿!

    “国公爷您进去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只是您这……”

    守卫看着楚国公身后带着的人马,真心觉得楚国公这不像是来探望孙儿的,更像是来寻仇的。

    “这些人是保护我安危的,有什么问题吗?”楚国公道。

    “那国公爷可否让他们在外面等候?”

    “不行,难道你是觉得本国公的守卫会加害自己的孙儿不成?”

    理论上是不会的。

    但是实际上……

    但是这样的猜想一个王府门口的守卫是无论如何都不敢说的。

    “我带这些人来自有我的用意,难道我还需要向你汇报前因后果不成?”楚国公质问道。

    “国公爷恕罪,是属下的不是。”

    守卫连忙给楚国公让了路。

    楚国公于是带着一队人,浩浩荡荡地进了凌王府的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