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命贵女:邪王撩宠无度 > 第336章 装无辜谁不会啊
    楚国公进了门,刚没走多久,择屹和莫漓便出来了。

    双方在庭院里会了面。

    “你来做什么?”择屹对待楚国公的态度极为冷漠。

    他对待一般人的时候虽然不热情,但也不至于这般。

    “凡儿这是不欢迎祖父?”楚国公有些诧异地问道,“凡儿啊,你莫不是对祖父有什么误会?”

    楚国公倒是会装蒜的,反过来问对方是不是对自己有误会。

    “楚国公觉得该有什么样的误会呢?”莫漓问。

    楚国公冷冷地看了莫漓一眼,“凡儿,祖父承认,确实是祖父派了你二叔去围攻了她的,可那是因为她身上有七魔珠啊!之所以瞒着你,是不想你伤心难过。”

    楚国公这理由听着倒是挺充分的。

    毕竟孙子是亲的,孙媳妇可不是。

    如果不是莫漓已经用七魔珠探了他们的底,知道了那些曾经发生过的事情,还真有可能信了对方的邪了。

    “若是你觉得祖父这样做的不对,祖父可以向你道歉,是祖父擅自插手了你的家务事,但是你二叔对你绝对没有恶意。”楚国公解释说。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择屹冷漠地回答说。

    “凡儿,我们就敞开来直说吧,你二叔不见了,我知道是你将他抓了起来,因为他带人袭击了你的妻子。”楚国公道,“但是你难道不能看在你二叔是出于对你的关心做的这些的份上,咱们坐下来好好谈谈吗?”

    “谁告诉他在我这里的?”择屹反问楚国公。

    “这……”楚国公楞了一下,继而说,“你二叔是那天袭击了莫漓之后不见的,难道不是在你这里吗?”

    “不知道。”择屹回答。

    楚国公闻言竟是被梗住了。

    莫漓也一脸诧异地看了眼择屹,真是不晓得,他这怼人的本事还是很不错的,楚国公装蒜,他也跟着装!

    你睁眼说瞎话,那择屹也就同样的方法的应对。

    “凡儿,你若是生气你尽管说,我们一家人不生两家心,可不能因为这样的一桩误会,把矛盾给扩大了啊!”

    楚国公苦口婆心,听着字字句句都是一位老人家的肺腑之言。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择屹回道。

    你装尽管装,我说不知道你也拿我没办法不是?

    楚国公心头的怒火早已烧得旺旺的了。

    “凡儿!”楚国公眼神中已经迸发出了怒火,但是不知道为何又被压制了下来。

    “国公爷说的什么,我们确实不太清楚,二叔不见了吗?国公爷不是说他外出公干了吗?怎么又成了我们抓了他了?”

    莫漓也开始装傻,学楚国公的。

    “再说若是没什么事情,王爷怎么会抓二叔呢,别说这里头还有一层血缘关系,就算是京城里的其他人,我们王爷也不至于无缘无故跟人过不去不是?”

    以楚凡溪的身份地位,干嘛要跟他楚二爷过不去呢?

    “就算是结仇,王爷这么多年人都不在京城,以往年纪小,想来发生了什么也不太记得了,如今大了,此间和二叔接触的也不多,国公爷您说是不是这个礼?”

    莫漓一脸的无辜样。

    你装无辜的话,我们就比你更无辜。

    反正现在该着急的人不是莫漓,也不是择屹,而是他楚国公。

    楚国公发现这个莫漓当真是有气人的本事,以前和她没有接触过,只是听他的夫人讲述,倒不知道她竟是这般伶牙俐齿,惯会装模作样!

    “你这般说话是何意思?是要挑拨我们祖孙之间的关系吗?”楚国公恶人先告状。

    “既然你方才都承认了你派了楚二爷来袭击我,怎么还反过来说我挑拨呢?你这说话未免站不住脚吧?”莫漓反问。

    “那是你自己作恶在先,你身上有七魔珠的魔气,这难道不能构成我们怀疑你的理由吗?”楚国公中气十足地说,“我之所以没有提前同凡儿说,只不过不想在事情弄清楚之前先让凡儿操心了,故而才派了牧儿前去刺探,谁曾想你倒好,倒打一耙!”

    “哦?那你的意思是王爷不能明辨是是非,受了我这个小人的挑拨,误以为楚二爷是要对他不利,才将二爷给扣押了,是吗?”莫漓说着委屈巴巴地看向择屹,“王爷你是这样容易被美色所惑的人吗?”

    是……

    咳咳,不是。

    “本王自然不是。”择屹回答说。

    你说不是就不是吗?

    “这样吧,你们说牧儿不在你们手上,那你们让我搜上一搜,如果搜过了确实没有,那确实是我想错了。”楚国公退一步道。

    楚凡溪坚定地不承认楚牧在他们手上,楚国公也不能逼着他们承认,两边扯嘴皮子怎么都扯不清楚的。

    所以楚国公就想出了这么个法子。

    “难道说您带这么多人闯进凌王府就是来搜查凌王府的?这就是国公爷对我们家王爷的疼爱?”莫漓问楚国公。

    嘴上说一套,实际行动做的却又是另外一套。

    “堂堂凌王府,岂是说搜就能搜的?”莫漓问。

    他楚国公倒是很大的架子嘛,直接带人冲进了凌王府,开口便是要搜查的。

    “我这是为了解开我们祖孙之间的误会。”楚国公解释说,“如今我楚国公府的世子爷不见了,事情本身就已经很棘手了,若是嫌疑人还是我的亲孙儿的话,便是更加麻烦了,若是能先排除了嫌疑,不禁对凡儿好,也是有利于维护我们楚家的和睦。”

    楚国公张口闭口的不是为了楚凡溪好,就是为了楚家好。

    到底是为了谁好,他心里面没数?

    “若是国公爷没有搜到,当如何?”莫漓问道。

    “那便是证明了牧儿失踪的事情和你们没有关系,那自然是正好的,消除大家的疑虑,可以让大家都安心。”楚国公答道。

    难不成他们还想让他赔罪不成?

    他是爷爷他们是晚辈,让他赔罪他们不怕折寿吗?

    楚国公的意思就是,给搜是应该的,不给搜是心里有鬼。

    要是搜不到,那是洗清嫌疑,要是搜到了,自然就是大有说法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