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命贵女:邪王撩宠无度 > 第337章 被气到发抖的楚国公
    “那不行,凌王府是什么地方,那么多贵重物品,若是丢了少了,怎么算?”

    莫漓找了个理由阻拦道。

    看起来很不想要让楚国公搜的样子。

    莫漓表现得越是如此,便越是可疑!

    “老夫是凌王的祖父,还能让人偷了自家嫡亲孙儿的东西不成?”楚国公反过来质问莫漓,“你这是把老夫当成什么人了?!”

    坏人啊。

    “国公爷兴许不会,但您手底下的人可不好说啊!这若是凌王府的人手脚不干净,王爷自会处置,这要是国公爷手底下的人手脚不干净,那如何算啊?”莫漓继续找理由。

    就这理由也想用来阻拦他?

    楚国公在心底发笑,觉得莫漓虽然伶牙俐齿,但终究是太过年轻了。

    “老夫的这些人,出门之时可自愿接受王府的人的检查,若是发现了王府的物件,自是要受罚的,如此你可放心了吧?”楚国公一脸坦然地说道,一派君子坦荡荡,身正不怕影子斜的作风。

    “你!”莫漓一时间语塞。

    莫漓脸上露出了焦急郁闷之色,楚国公看在眼里。

    楚国公又看了一眼择屹,然后道,“如此应当是没有什么问题了,那老夫就开始搜了。”

    说完楚国公也不给择屹更多的思考时间了,让手底下的人迅速地在王府内搜索了起来。

    楚国公带来的人不少,但是凌王府也不小,一群人鱼贯而入,一时间分散到了凌王府的各个角落……

    楚国公自己不动,就在原地站着,紧盯着莫漓和择屹两人。

    莫漓在面对楚国公的时候一脸的愁苦,等转过头来背对着他的时候,脸上却在偷笑。

    能不偷笑嘛?

    楚国公带着一群人大摇大摆地来了,若是真动起来手来,那阵仗和动静都不会小。

    就算最后能打赢,损失也不小,而且很难看。

    现在这些人进入王府搜查,刚好中了莫漓的下怀。

    这里是凌王府啊!是原先的千亦公主府!

    千亦公主是何等人物?玄影卫就是她一手培育起来的啊!

    这凌王府可是谁想搜就能搜的?

    什么叫做羊入虎口知道不?

    这么些人分散了去到凌王府的各处,那就是给玄影卫当鸡仔!

    楚国公一开始还专注地盯着择屹和莫漓,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渐渐感觉到了不对劲。

    本该有人陆续来给自己汇报了,不管找没找到,发没发现线索……

    但是现在,一个人都没有回来,去的人就好像石沉大海,没了痕迹……

    楚国公忙让自己身边留下的人去看看。

    然后过了一阵之后,那几个人也没有回来。

    这时候楚国公要是还没有发觉情况有异就真的是蠢到家了。

    楚国公显然还没有这么愚蠢。

    他“噌”地一下站起来,指着择屹和莫漓,“你们使诈!”

    “楚国公你说什么呀,我们不明白啊!”莫漓一脸的无辜样。

    “你们设了陷阱!”楚国公杀机尽露。

    他是一个控制欲很强的人,尤其受不了被人戏弄。

    “楚国公你这话说得可真是太冤枉人了,方才我一再阻止你进去搜,是你执意如此,怎么现在还反过头来说我们设了陷阱等你跳啊!这不是太冤枉人了吗?”莫漓摊摊手。

    “你……”楚国公看着莫漓这一脸无辜表情,火冒三丈。

    他不跟她说!

    “凡儿,你什么意思,我的人进来凌王府搜一搜,你便要将人给一并扣押了?!”楚国公改为质问择屹。

    “什么人,没见到。”择屹回答。

    楚国公闻言简直不敢相信。

    方才一开始他说不知道楚牧的事情也就算了,毕竟过去了半个月了,楚国公也没有亲眼所见,任由他否认。

    现在,就是在刚刚,就在眼皮子底下发生的事情。

    他也能睁眼说瞎话说“没见到”?

    “凡儿!”楚国公大声斥责道,“你莫不是被这女人迷得丢了心神?怎说出这般混账话来!”

    “楚国公,这里是凌王府,王府之内,怎可任由他人带着兵器闯进来的?这要是传到皇上的耳朵里,该责问楚国公你了呢!”莫漓反问楚国公,“楚国公莫不是喝了酒,迷糊了?方才明明就只有你一个人来的啊!”

    “你……你们……”楚国公气得直想上前打人。

    然而他刚上前来一步,便被玄一给挡住了。

    “还请国公爷与我家王爷和王妃保持一些距离,要不然属下可能要冒犯国公爷了。”玄一道。

    楚国公因为血咒封印的反噬,自己修为大减,如今也只剩下六阶的修为,不如玄一的修为来得高,想要越过玄一去是不可能的。

    如今身旁又无其他帮手,想要上前与择屹和莫漓动手根本是不可能的。

    “是不是很生气?”莫漓忽然笑了,眼神中满是对楚国公的嘲讽,“以你现在的状态,我就算在这里杀了你,也就杀了,你根本无力还手。”

    “莫漓,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莫漓反问道,“但是我现在不这么做,因为对你来说,直接取你的性命并不是最让你痛苦的事情。我要你活着,然后把你生平最在意的那些东西一件一件地剥夺掉,让你感受到绝望。”

    “莫漓!”楚国公低吼一声吼,转向择屹,“你到底想要纵容这个女人做什么?我是你的亲祖父!”

    “亲祖父?杀了自己的原配的亲祖父?杀自己的儿子的亲祖父?对着自己的亲孙子下了血咒封印的亲祖父?!”

    莫漓步步紧逼,声声质问。

    楚国公的眼神中既有愤怒,也有听到莫漓说出这些话的惊讶。

    知道血咒封印的事情不奇怪,知道他派人刺杀过楚凡溪也不奇怪。

    奇怪的是,莫漓说的前面两件事,那不可能有人知道!

    事情过去了那么多年,根本没有留下任何的证据!

    莫漓从楚国公的脸上看到了惊讶,于是笑了。

    他自以为那些事情已经烟消云散了,已经没人知道了。

    却不知道人性的恶能欺骗过其他人,却欺骗不了他们自己。

    那些东西都藏在他们的记忆深处,跟随他们一辈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