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命贵女:邪王撩宠无度 > 第364章 给漓儿摸摸
    也就是说存在同时和两个人签订契约的先例。

    他们不妨也试试看。

    若是当真能听懂喵喵的话了,只有一个人听懂也怪不好的。

    择屹闻言露出了的微笑。

    莫漓只当他是高兴可以契约了,却不知道择屹高兴的是她的这一举动证明她在潜意识里已经把他当做自己人了。

    于是莫漓,择屹,喵喵,一起把手掌按到了古籍上面的空白页面上。

    手掌按上去后停了片刻,突然纸上出现了一道金光。

    等他们把手掌移开的时候,三人的掌印已经留在上面了,赤金之色。

    “喵喵~”

    忽然喵喵兴奋地叫了一声。

    莫漓低头去看,就见喵喵已经睁开了眼睛,一双眼睛满是新奇和激动地看着她和择屹。

    原来如此!

    普通小猫是要养个十天半个月才能开眼,喵喵则是需要和人签订契约之后才能开眼。

    “喵~”喵喵扑到了莫漓的怀里,舒服地蹭了蹭,因为能看见了,显得格外的高兴和兴奋。

    现在莫漓能听懂它要表达的意思了,它这是在叫自己娘亲。

    虽然喵喵叫出口的声音还是“喵喵喵”的,但是莫漓就是能够理解它要传达出来的意思了。

    这便是这契约的力量,让他们有了类似心意相通一般的连接。

    “这小家伙怎么把我当成它娘亲了?”莫漓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地说道。

    不过想想也能理解,小家伙没见过自己的娘亲,它一出生它娘亲就过世了。

    它一直跟在她身边,熟悉了她的味道,把她当成它娘亲也是很自然的事情,算是动物的本能了。

    “喵喵~”

    喵喵又冲着择屹喊“爹”。

    莫漓顿了一下,然后想到在回来的路上,几乎每天晚上都是他们俩睡一个被窝的。

    她是娘,那择屹自然就是爹了。

    “乖。”择屹伸出手,难得对喵喵温柔地摸了摸它的头。

    “喵喵喵~”喵喵很是享受被爹娘包围着的状态,小脸上写满了欢喜。

    莫漓看着小家伙呆萌的样子,便将刚刚收起来的逗猫棒给拿了出来。

    小家伙不是猫,只是长得有点像猫,叫声也像猫。

    “喵!”

    喵喵一看到逗猫棒就扑了上去,莫漓及时抬手,小家伙扑了个空,扑在了莫漓的腿上,下巴着地。

    “喵……”

    呜呜咽咽地哀嚎了一声,喵喵抬头看着空中还在晃动的逗猫棒,顿时又来了精神。

    一个鲤鱼打挺一蹦三尺高,两只前爪奋力向前,扑向逗猫棒。

    再次在快要触碰的时候,被莫漓抽走了。

    喵喵两次没扑到,却不气馁,愈战愈勇。

    直到累得倒在地上呼呼大喘气才消停下来。

    “你这家伙一定是猫!”莫漓笑得不亦乐乎。

    莫漓和喵喵玩了好一会儿,喵喵现在还小,所以玩了一阵之后就累了,累了就呼呼大睡。

    莫漓将它放到了床上,正打算脱衣服,忽然意识到房间里面还有一个男人在。

    莫漓转头看着择屹,看了好一会儿,“王爷,你可以出去了。”

    “今日风寒。”择屹道。

    “王爷,您有房间,不用睡庭院的。”莫漓提醒道。

    “我怕漓儿冷。”

    “我不冷……”

    “喵喵冷……”

    “喵喵也不冷。”莫漓没好气地说道。

    喵喵比她都暖和!刚刚抱手里的时候就跟抱着个小暖炉似的!

    “它冷,它刚说了。”择屹弱弱地说道。

    为找个借口也是很不容易的,连说喵喵冷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

    “我怎么没听到它说!”他找的借口能不能再烂一点?

    “那我冷……”

    不能莫漓冷不能喵喵冷,就只能他自己冷了,寂寞空虚冷。

    莫漓:“……”

    “不信漓儿摸。”择屹上前,拉着莫漓的手往自己的胸口放。

    冷什么冷啊,热死了!

    莫漓企图把自己的手抽回来,择屹却按着她的手不让。

    “漓儿……摸摸,外头热,里头冷……”

    要是里头冷那他就有病了!很严重那种!

    “你别乱来!”莫漓怒道,手被他抓着在他身上摸来摸去的,怪……不好意思的。

    不过……手感还是一如既往地好啊……

    择屹穿着衣服的时候,整个人显得有些清瘦,好似文弱书生一般。

    可是实际上,他身上的肉很都结实,很坚硬,该有肌肉的地方也都是肌肉……

    而且皮肤光滑细腻,手感极好,摸着让人流连忘返。

    莫漓有点舍不得把自己的手抽回来了。

    于是那抽手的动作就变得有些象征性质了,一副欲拒还迎的模样。

    “嗯……”

    突如其来的一声嘤咛把莫漓给吓了一大跳!

    她……她竟然摸着某人的胸舒爽地叫了一声!

    莫漓顿时恼羞成怒,一把把逗猫棒塞进了择屹的怀里,然后推着他往外去。

    然后猛地将房门给关上了。

    呼——背靠着门,莫漓长呼一口气。

    一门之隔的择屹看着门内,再看看自己胸口已经被扯开的衣服……

    表情甚为苦涩地摇了摇头……

    ###

    曾家人回到了楚国公府,刚一进门就被楚国公和楚国公夫人请走了。

    曾家人受宠若惊,来这么久,他们也都只见过楚国公夫人,楚国公并未亲自召见过他们。

    他们哪里知道楚国公和凌王府的敌对关系?只当是好运来了。

    只有曾氏惶恐不安。

    曾家人欢欢喜喜地去了大厅,进门后却发现气氛有些不太对劲,楚国公看他们的眼神中透着冷意,便是再后知后觉的人都能感受这股不善之气。

    曾言怀尤甚,看到楚国公的时候,腿都软了,有些迈不开脚了。

    “都坐吧。”还是楚国公夫人的声音解救了不知所措的曾家众人。

    曾家众人局促紧张地入了座。

    楚国公不愧是位高权重,朝中重臣,给人的压迫感当真强大!

    “几位今日去了凌王府?”楚国公夫人询问道。

    若是让楚国公来问,此刻怕是已经直接动刑了。

    要知道楚国公知道自己被骗了之后发了多大的火,那些没有及时汇报的下属都被他处死了好几个!

    “是……是啊……”曾言怀颤巍巍回答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