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事实证明,男人的话都是不可信的,特别是在床上。

    等到她适应了,后面简直就是令璟一个人的主场了。

    她眼神迷离着,根本分不清白天黑夜,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感觉自己像是一片叶子,随着风的动静一上一下的漂浮着,悠悠荡荡不停歇。

    ……或许,她上面还有一片叶子,滚烫得要燃起来的那种,带着不顾一切灰飞烟灭的气势。

    ………………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期间被抱起来,又被放下去,好像离开了床,令璟抱着她又说了些什么,最后平静下来的时候,隐约听到他在耳边说了句“成人礼快乐”。

    是的,她才反应过来,明天…不,可能已经是今天了,是她十八岁的生日。

    令璟这个大骗子!明明在她姐面前发誓说成年之前不会碰她,结果还有最后一个晚上,十二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就忍不住对她这个小可怜下手了!丧心猖狂!

    她胡乱的想着些不重要的事情,最后彻底沉沉的睡了过去。

    南烛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天光大亮。但是帘子拉了一半,房间里光线不算刺眼。

    她转了转眼球,竟然觉得自己这一觉睡得尤其好,除了声音有些沙哑,其他的没有任何不适。

    旁边的人还在,横了只手在她腰上,搂得紧紧的。

    她微微转头,去看他。令璟光着身子,被子外面露出来的锁骨和女生的精致不同,他的有些硬朗,长长的像是栈道,上面还有些咬痕……

    她老脸一红,昨晚的一部分场景归位,她现在还有些不太想承认给他种下如此凶狠印记的人是她。

    令璟缓缓的睁开眼,不适应的眨巴两下,长睫毛扑簌着打下一层阴影,看起来和平常不太一样,有些软萌,像条小奶狗。

    “醒了?走哪里不舒服吗?”他声音带着刚醒的慵懒和磁性,性感又迷人。

    南烛乖巧的摇头。

    “不过,”她嗓子有些沙沙的,“手指有些痒……”

    她白玉似的手指从被子里伸出来,也露出了从手背到手臂的斑驳痕迹。

    “…………”禽兽啊禽兽。

    不过手指痒的地方不是又吻痕的地方啊,难不成这人昨晚发疯还咬了她手指头一口?

    当然不是的。

    然后两个人就大白天见鬼了一样,看着她的手指上缠缠绕绕出现一朵带着绿的粉色小花。

    “………卧、槽这是什么东西?!”她被吓得另一只手立马捂住了那朵花,一脸惊的看看令璟又看看外面的蓝天白云,最后想要坐起来。

    令璟把她捞回去,被子盖好。

    “别激动,我看看。”

    然后捏住她软软的手臂,凑近了看。

    “你的胎记没有了,刚才那朵花也没有了。”

    南烛顺着看过去,胎记真的没有了,刚才那朵粉色小花,也像是没出现过一样没了踪影。

    她皱了皱鼻子,躺回去靠着令璟,“这个花…有点眼熟,就是那朵我给你说的长在黑灵芝旁边的那个。”

    “所以?”

    “我就说总有点作用的,难不成是进空间的媒介从胎记变成了可以随意出现的小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