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九爷,宠妻请节制! > 第290章 她差点杀了九爷
    官熙计划想要把奖品当礼物送出去的蒙混计划失败。

    还被九爷给训斥了一番。

    一直到晚上睡觉都是蔫蔫的。

    贵重的礼物诶!

    都怪节目组问的什么问题嘛。

    贵重两个字,礼物就逃不出贵一个字了。

    可恶可恶。

    出场费还没有拿到,还得先破财。

    官穷熙可郁闷了。

    官熙晚上睡觉,也许是还在惦记着送九爷的礼物,她睡得并不安稳。

    深夜里。

    官熙明明是在睡梦中,有一道邪魅的声音在她的脑海里响起:

    “熙,帮我杀掉萧九阎。”

    杀掉萧九阎!

    黑暗中,官熙的眼睛猛地张开。

    她直愣愣地看着天花板。

    漆黑的眼睛冰冷泛着无机质的光。

    杀了,萧九阎。

    脑海里不断地回响着这一句命令的话。

    官熙脑袋僵硬地转头,她微微仰着头。

    从她的角度,她隐隐约约能看到男人精致的下颌弧线。

    一双白皙纤嫩的手,缓缓地抬起。

    只要落下,对着熟睡中男人的脖颈轻轻一拧,就能杀了萧九阎,完成少主交代的任务了。

    杀了,萧九阎。

    官熙的手迅猛落下,在朦胧的夜『色』的笼罩下,她的速度快得几乎像残影一样。

    细嫩的小手要落到萧九阎的脖子上,仅剩堪堪两厘米的时候,她猛地顿住。

    头疼欲裂。

    明明要杀了眼前的人,只要轻轻一拧就可以了,却无论如何都下不了手。

    心里最隐晦的深处,好像有什么在阻止她。

    在和少主的命令抗争,不能杀,眼前这个男人,不能杀。

    官熙的脑袋剧烈的疼痛起来。

    这种疼痛简直难以忍受。

    仿佛一道无形紧箍咒禁锢着她的脑袋,接着,着禁锢越来越紧,越来越紧,不把她的脑袋箍到碎裂,不罢休。

    终于是忍不住,官熙咬着唇,从床上坐起来。

    她双手捂着脑袋,痛叫出声:“啊。”

    几乎是在她坐起来的一瞬间。

    萧九阎醒了。

    “怎么了?”男人清冽声线问,同时一只手开灯。

    昏暗的房间立刻亮堂起来。

    璀璨的水晶吊灯在房间上方发出明亮的光芒。

    官熙没有焦距的涣散瞳孔渐渐聚焦,乌黑大眼看着熟悉的房间,她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怎么了?”萧九阎清冷眉心皱着。

    男人一只手撑着大床,高大挺拔身躯坐起来,靠在床上,他语气柔了点:

    “傻太太?”

    官熙听到九爷喊她。

    长长的睫『毛』像小扇子似地扇了扇,官熙扭过头,她这会儿意识有些回笼了。

    看着九爷,官熙有些迟疑地说:“九爷,我好像,做了个噩梦。”

    “做噩梦?”萧九阎眉心拧得更紧。

    他的目光落在官熙圆润润的小脸儿上。

    女孩儿光洁饱满的额头有细细密密的汗珠,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噩梦,她怕极了,咬着唇用了力,唇角被咬破了皮,有点血迹。

    “什么噩梦?”萧九阎问。

    官熙摇了摇头:“不记得了。”

    她只知道她好像做了个很可怕的梦。

    梦的内容是什么,却记不起来。

    但她知道这个梦一定是非常可怖的,不然她不会到现在还感觉到无法排遣的恐惧。

    萧九阎瞧着自己家小傻太太这茫然的样子,皱眉道:“真是个傻的。”

    一向清冷的语调。

    官熙诡异地从里面听出了嫌弃。

    九爷嫌弃她,官熙就不高兴了啊。

    “九爷,我就是再傻,那也是您太太。”

    她瘪着小嘴儿,控诉道,“您自己的太太傻,您难道就很光荣嘛。”

    萧九阎:“”无话可说。

    官熙见九爷没说话,趁机往就往九爷身上扑。

    “九爷,我好怕啊,刚才做梦真的好可怕的,我好怕怕,要安慰!”官熙知道九爷吃她撒娇这一套。

    月黑风高夜,正是撒娇刷好感度的时候呦!

    一向对着肢体接触能逃就逃的傻太太,这个时候主动投怀送抱。

    娇软的身体,带着她身上独有若有似无的淡淡香气。

    又是那么软软糯糯的糖似的嗓音在撒娇,很容易就能勾起男人的欲。

    萧九阎眼底有了变化。

    他的大手在官熙的挺翘的小屁股打了一下,声音微哑意有所指:“要安慰?”

    “是啊。要安慰嘛。”

    官熙点着小脑袋,她还没有发现她无意识的举动已经撩起九爷大佬的火。

    她说:“九爷,为了安慰我做噩梦受伤幼小的心灵,要不那个礼物,我就不用送了吧。”

    说来说去,还是不想送礼物,想着省点钱。

    萧九阎:“”

    官熙怕九爷不答应,赶紧又补了一句:“呃九爷,我的意思是,礼物我会送,但是可不可以不要那么贵重啊。”

    说完,她还心虚地嘿嘿笑了两声。

    不敢去看九爷。

    萧九阎简直要被自己的蠢太太气笑。

    刚刚身体撩起的火,也被小傻这讨价还价的稚气举动也熄了。

    “不行。”矜贵男人这个时候特别的冷厉无情,“你的礼物要送到我满意为止。”

    “啊。”官熙小脸儿『露』出失望表情,她还想在说什么。

    九爷已经摁了床头的内线电话,电话接通,他淡淡道:“把医『药』箱送进来。”

    官熙听到九爷要医『药』箱,疑『惑』:“九爷,您怎么了?大晚上的要医『药』箱?”

    萧九阎抬手,骨节分明的手指点了点她的唇角,淡淡道:“给某个晚上做噩梦咬破自己唇角的笨蛋上『药』。”

    官熙:“”

    九爷这么一说,她伸出舌尖,『舔』了『舔』唇角。

    一『舔』,就尝到淡淡血腥味。

    哇,那个回忆不起来的梦也太恐怖了吧。

    居然让她怕到这样?

    如果可以,官熙还真想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梦。

    毕竟她自己对自己的认知里,她好像没有什么特别害怕的东西。

    简单一句话。

    就是没在怕的啦,不怂。

    而萧九阎看着官熙伸出的粉嫩舌尖,在粉『色』润『色』的唇瓣上轻『舔』,他眸『色』一沉,移开目光

    叩叩!

    很快,房间外面响起敲门声,是佣人送『药』来了。

    萧九阎淡淡道:“进来。”

    佣人进来:“九爷,您要的『药』箱。”

    “放下。”

    佣人放下『药』箱,目光有意无意扫过官熙被咬破的唇角,出去了。

    哇,劲爆大消息。

    九爷和小太太的夜生活,玩得挺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