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九爷,宠妻请节制! > 第297章 居然是gay!
    “哈?”官熙懵『逼』小模样看着唐煜,一脸“你在逗我”的小表情,“这也叫特殊?”

    “这当然是特殊的了。”

    唐煜看向官熙,冷淡地解释道:“守约人没有感情,真家那位少主喜欢了她,又想要她有感情,就又对她进行改造。可是一个人若是有了感情,还会那么乖乖的当守约人吗?”

    “哦!”官熙恍然大悟。

    然后,她嘀咕:“这真家的少主,还是个哦。”

    唐煜皱眉说:“谁说他是?”

    官熙眨眨眼:“他喜欢真家最强守约人,难道不是?”

    唐煜表情有些龟裂,他说:“那名最强守约人,是女的。”

    “女的?”官熙不信,“女的有那么厉害?”

    不是她看不起女的,

    从体能各种来说,女的确实不如男的。

    守约人都是经过一样的改造,既然是最强,官熙潜意识就会觉得是男的。

    没想到是个女的,那女的挺给力的啊!

    唐煜说:“24比0。难道你是男的?”

    官熙毫不客气直接说:“那是你太弱了。”

    唐煜:“”

    “开玩笑开玩笑。”官熙见唐煜脸『色』微变,连忙打哈哈过去。

    唐煜当然不可能是弱了。

    作为清洁工排行榜常年前三的,他要是弱,就没有强的了。

    “好吧,我知道了。”官熙现在心里算是有个底,虽然还不知道那个最强守约人是谁。

    但总归,知道谁会对付九爷了。

    “真想跟那个守约人打一架,看看是会赢。”官熙感慨了一声。

    除了这个守约人,她之前还想跟九爷打一架。

    不过九爷身体不好,打一架肯定是不可能了。

    有点遗憾。

    “好了,没事了,那我先走啦。”问到自己想要的,官熙就打算撤了。

    “熙熙姐,你要走了啊。”唐悦见官熙才来就要走,有些急了,“多留一会儿嘛。”

    这才刚来没多久。

    哥哥也不会把握机会,居然时间都用在擂台上了。

    真失败。

    “已经挺晚了,我再晚回去会迟到的。”

    官熙看了一下时间,『摸』了『摸』唐悦的头,“下次再过来看你们。”

    “好。”唐悦高兴地说,“那熙熙姐你一定要再过来。”

    “不必。”唐煜面无表情打断唐悦,“反正她没事,也不会过来的。”

    “哥。你胡说什么呢。”唐悦跺脚,责备地看了唐煜一眼。

    她怕官熙真的听了唐煜的话就不来了,赶紧跟官熙说:“熙熙姐,你别听我哥胡说八道,他其实特别希望你能来的,熙熙姐,你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有空的时候来,没空的时候也来!”

    “好。”官熙有些心虚地瞥了唐煜一眼,答应唐悦,“我会经常来的。”

    唐煜冷冷地轻嗤一声。

    “对了。”官熙又想起一件事,“唐煜,你知道傅越笙吗?”

    “傅越笙?”唐煜皱眉,“这个名字好像有点印象”

    他一下子想不起来,这时唐悦说话了。

    小姑娘举起手:“我知道傅越笙。”

    “你知道,傅越笙是谁?”官熙转而问唐悦。

    “军火商。”唐悦说,“他有几条线,供应金三角那里,现在一些内『乱』的国家也有他贩卖的军火,跟国很多富商交好。国这里他也有打点,军火这一块,他差不多算是合法化的买卖。”

    官熙想起那天在酒店看到高大魁梧的沉冷男人。

    没想到有这样的背景。

    难怪只是一个云家,九爷却跟她说麻烦。

    原来是这一层原因。

    可是云黎歌,怎么就跟傅越笙扯上关系了。

    “唐悦,你帮我查一下傅越笙和一个叫云黎歌的关系。”

    “好,熙熙姐。”唐悦答应了,顿了顿,她又说,“不过傅越笙身份特殊,可能查到不是很多。”

    官熙说,“不用多深入的查,差不多就行。”

    她是想着都已经帮了云黎歌一次了。

    而且云黎歌人也不错。

    要帮就帮到底。

    但是如果帮不了,那也没办法了。

    从清洁社出去,官熙就回了萧公馆。

    九点的门禁还是有的。

    官熙恰好卡着时间回家。

    安全!

    不用被罚。

    想想还是有点小激动。

    官熙提着两件在店里买的那啥一整套小内,进了客厅,就看到萧景铭。

    萧熊孩子已经有一段时间没看到。

    说是去写生。

    别看萧景铭这熊孩子平日里浪『荡』公子哥的纨绔样子,学的居然是充满艺术感的美术。

    官熙有一次看萧景铭画了一幅据说是抽象派的画。

    她觉得萧景铭在侮辱艺术两个字。

    “小婶,你回来了啊。”萧景铭见官熙回来,立刻就从沙发上起来。

    现在他见到官熙,熊孩子乖得就像一个宝宝。

    “这次出去画怎么样?”官熙也不懂他们专业的事情,随便问。

    “还行。”萧景铭回答,“那里景『色』挺好的,玩了几天。”

    官熙:“玩了几天,你不是去学习?”

    萧景铭:“”

    卧槽说漏嘴了。

    他赶紧说:“小婶,这话你可别跟九叔说,他要是知道了,非得往死里揍我。”

    “九爷坐在轮椅上,怎么揍你?”官熙问。

    “直接那皮带抽。”萧景铭苦哈哈地说。

    脸上愁云惨淡,显然有过被九爷抽打的经验。

    留下心理阴影。

    官熙想了想一下,拿皮带抽,这确实是在轮椅上就可以完成的低难度动作。

    “小婶,你可千万别告诉九爷啊。”萧景铭不放心,又叮嘱了一遍。

    “行了。”官熙撇撇嘴说,“我不会告诉九爷的,在被九爷罚这件事情上,我跟你统一战线。”

    都是在九爷大佬面前要低头瑟瑟发抖的可怜人。

    何必要互相出卖呢。

    萧景铭勾唇一笑:“小婶,够意思,我给你带了一些当地的特产,就一些吃的,特别正宗,你现在吃还是明天吃。”

    “明天吃吧。”现在已经九点多了。

    想到九爷每次都拿她过百的体重人身攻击,官熙觉得她应该要稍微的,小小的减一下肥。

    做一个不过百的女孩纸。

    “好吧,那小婶你就明天吃吧。”萧景铭也不强求,他说:“那小婶,我继续看书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