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九爷,宠妻请节制! > 第309章 九爷答应了不阻止他带走最强守约人
    “小婶,你真的要上场?”

    拳击馆后台。

    官熙已经换好了衣服。

    拳击馆这里除了有钱人会带自己家里或养或聘的拳击手,也有像官熙现在这样自己报名参加的。

    这些自己报名参加的很多时候不想让别人认出身份。

    往往上台前会乔装打扮。

    官熙现在换的衣服就是一身宽松的黑『色』衣服,还有一个面罩。

    “这不来都来了嘛,不上多可惜啊。”

    萧景铭:“”

    神特么来都来了。

    要是她不上,他们可以立刻就回家。

    萧景铭想着小婶平时打打他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要上那种拳击台比赛。

    这种赌博押注『性』质的拳击台,可不像电视上转播的一些比赛,什么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为了竞技而举办。

    单纯的就是为了见血,疯狂,刺激!

    他虽然知道小婶有些身手,但在擂台上,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小婶,你再考虑考虑,要不我们别上去了,你想玩刺激的,我们换个地方玩不好吗?”萧景铭一个大男人苦口婆心劝着。

    官熙给自己带上面罩,巴掌大的小脸,只能看到她乌黑大眼睛。

    “小侄儿,你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真叽歪。”官熙嫌弃的看了他一眼。

    “”

    就是萧熊孩子在官熙面前一向乖得跟宝宝一样,一个大男人被嫌弃叽歪也不能忍。

    “我叽歪?我婆妈?”萧景铭几乎都要吼出来了,“我特么这都是为了谁啊,小婶,你要是出了点什么事,九叔非得把活剥了不可。”

    “那正好。”官熙耸耸肩,“可以考虑一下清蒸还是红烧!”

    “小婶”

    “嘘,别说了!”官熙十指交叉活动了一下关节,“准备上场,小侄子,所有的钱,压我赢!”

    场外拳击馆看台。

    一处偏僻隔开的看台。

    时不殆看着下面火热的气氛。

    疯狂的观众,身材惹火的兔女郎,粗鄙的话叫骂着,场面气氛热烈。

    “老萧,刚才那一场,你觉得怎么样?”

    时不殆两条笔直大长腿交叠,问道,“那个蝮蛇,真家的守约人。”

    萧九阎英俊面庞面『色』清冷,淡淡道:“还不错。”

    “还不错而已?”时不殆面『露』诧异,说:“一米八几的跟那个两米多的大块头打,给力吧,十场连胜!老萧,你这评论中肯不中肯啊。”

    语气间,透着对萧九阎浓浓的不信任。

    萧九阎长指在轮椅上敲了一下,淡淡道:“比起之前围攻我的四个,还差得远了。”

    时不殆皱眉:“你这么一说,那看起来之前围攻你的那四个守约人,还是上好的货『色』了。”

    “对了。”顿了顿,时不殆又问道,“我上次不是安排你和真家少主见了一面,你想问谁购买了那四名守约人,你们谈成了吗?”

    “谈成了。”萧九阎言简意赅。

    “谈成了?什么条件?”

    真家是个做生意的家族,现任的少主真藤宵更是,老萧说谈成了,肯定不可能没有任何条件。

    更何况,泄『露』买主信息这种事,传出去对真家来说负面影响太大。

    为了这个消息,老萧付出代价应该不小。

    “没什么特别条件。”

    “没什么特别条件是什么条件?”

    时不殆作为万事通,这个时候好奇心起来了,“你告诉我,我保证不把这条消息卖出去。”

    萧九阎蹙眉,回想起那天谈判真藤宵提的条件,“他的条件是,如果他找到他们真家的最强守约人,要带回国,让我不要阻止。”

    “最强守约人。”时不殆听完也皱眉,“我好想是听过真家是有这么个玩意儿。”

    他说着,看向擂台中间的蝮蛇,比赛完了面无表情像机器一样的站着,无欲无求,甚至连打十场,身上受了伤,也没有『露』出办分疼痛表情。

    “你说他们真家这些守约人,整个一人形兵器啊,如果谁买了守约人,想搞个恐怖那啥的袭击,简直轻而易举。他们真家都自己说是最强守约人了,还不知道得是个什么层次的。”

    时不殆讲了几句,发现自己说偏题了,“对了,我是想问,那位少主就提了这么个要求,没其他了?老萧,你认识他们家的那个守约人?”

    这点也是萧九阎奇怪的。

    除了出事的跟真家四名守约人接触过,除此之外,他就再没有接触过其他守约人了。

    真藤宵那个消息,换他一个虚无缥缈的许诺,很奇怪。

    他回答时不殆:“不认识。”

    “奇了怪了。”时不殆修长手指『摸』着自己的下巴,“不过那个真家少主,原本『性』格就古怪,反正是他们真家的守约人,你也没有阻止的必要,那你最后从他那里问出什么来了?当时是谁买的那四名守约人?”

    “还能有谁?”

    这个时候,萧九阎淡淡看了时不殆一眼。

    矜贵男人薄唇弧度一勾竟是一抹极淡的冷笑,“想要我死然后继承萧家的,也就那么些人。有共同的利益,打算除掉我再瓜分萧家。”

    “我『操』!”时不殆闻言一拍自己大腿,“你们这豪门家族,可真够『乱』的,也亏得你命大,不然得被他们整死。”

    命大?

    萧九阎看了一眼自己的腿,没有说话。

    跟在萧九阎身后的许烨还有其他两个保镖,都注意到了萧九阎的那一眼。

    许烨心里不是滋味。

    要是老大当时没有出事,现在还在他们龙枭。

    还是那个战无不胜的龙枭战神,该多好。

    时不殆还在继续道:“老萧,就那些玩意儿,要不你就学真家少主,剁了当花肥算了,你要是还顾念着那么一点亲情下不了手,跟我说,我友情帮你打九八折。”

    这时,台下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声。

    擂台中央已经又上了一个挑战蝮蛇的人。

    “下去,下去!”

    “嘘”

    “怎么来了根干瘪小白菜?”

    “这要怎么赌?直接压蝮蛇吗?1101的赔率,赌个屁?”

    比起上一场壮汉挑战蝮蛇,这一次场上居然站了一个身材娇小的人。

    目测不足一米七的身高。

    因为穿着黑『色』宽松衣服,头上戴着头套,看不出来是男是女。

    一般来说,比赛开场时,庄家就会预设赔率,如果很大概率能够看出哪一边会赢,大多数人都压那一边,那么赔率就会非常的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