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九爷,宠妻请节制! > 第322章 记大过
    梁导看着跟在官熙身后的萧景铭,还有几个纨绔,也都点头示意打了招呼。

    官熙微微一笑,很是乖巧礼貌学生样:“梁导,您叫我来,是有什么事?”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叫顾同学你过来问几个问题,没有别的意思。”

    官熙乖巧地笑:“梁导您问。”

    梁导推了一下眼镜,说:“是这样的,这次的期末考试成绩,顾同学你几科成绩都考的非常的出『色』,甚至说,是顾同学你超水平发挥了”

    “什么超水平发挥,这位辅导员,你怎么当老师,怎么说话的?”

    梁导在叽歪,萧景铭却不耐烦,“直接说了吧,把顾文溪叫过来是要干什么?嗯?”

    萧景铭一向熊,也就在他九爷和官熙面前蔫。

    对上其他人,简直就是怼天怼地,十分标准大纨绔。

    梁导心里叫苦不迭。

    他没有想到叫顾文溪过来,连着萧大少爷也过来了。

    官熙瞪了萧景铭一眼:“萧景铭,不可以对老师这种态度。”

    萧景铭俊脸勾起一抹吊儿郎当的笑:“他这磨磨蹭蹭的样子,一看就不会说出什么好事来,还要我什么态度,行,要好态度是吗?老师,麻烦您说一说,叫我小婶过来干嘛?”

    一个“您”字还特意咬了重音。

    这个熊孩子,以为加个您字,这嚣张态度就变成恭敬了吗?

    官熙小白手伸过去,在萧景铭的腰上掐了一下。

    “哎小婶别掐别掐。”萧景铭痛叫了一声。

    小婶动手掐人,可不是闹着玩的,疼!

    梁导见萧景铭就是要替官熙撑腰,也是很为难。

    刚刚讲到一半的话,犹豫着要不要继续讲下去。

    讲下去,就萧大少爷在这里,要是不满闹开了,不好看。

    “梁导。”这时何轻清讲话了,一双美眸看着辅导员,她义正言辞地说:“梁老师,您身为老师,教书育人,不会是想要包庇顾文溪吧。”

    这一顶帽子扣下来,梁导压力也很大。

    “包庇?什么包庇。”萧景铭面『色』不善地看向何轻清。

    何轻清被萧景铭阴鸷的目光一看,身体瑟缩了一下。

    她咬牙道:“让梁导说吧,梁导,你不会包庇顾文溪的吧。”

    她使了个眼『色』给周围女生,那几个女生其实看到萧景铭和其他公子哥也来了,心里有些发憷,但已经过来举报了,这个时候也没有退路。

    都跟着何轻清一样咬牙给梁导施压。

    “梁导,顾文溪作弊,您是老师,不会不管吧。”

    “是啊,梁导,我们桐大校训有一条是立诚明信,您可不能因为顾文溪身份特殊,就不彻查这件事情。”

    “梁导,如果你不好好查这件事情,那我们期末考有什么用?难道被顾文溪一个靠作弊的人考到年级第一,简直就是丢我们年级,丢我们学校的脸。”

    “不不会,怎么会呢?我们会好好查这一件事,不会有任何包庇行为。”梁导干巴巴地笑了笑,他看向官熙,要问什么,被萧景铭打断。

    “『操』!”

    萧景铭听她们几个女的一口一个调查,诚信,作弊。

    火气上来,爆了句粗,“你们说谁作弊呢,啊!”

    萧景铭森冷的视线扫过那几个女声:“再说一遍试试看?”

    他是真的怒了。

    就算他自己也觉得小婶这个学渣作弊可能『性』很大。

    但是他质疑也就算了,别人来质疑算什么回事。

    官熙一只手拦在萧景铭面前,眉眼弯弯微笑着说:“没事,听她们慢慢说,别激动。”

    “小婶”

    官熙目光定定地看着何轻清,轻声道:“我倒是想知道,我是怎么作弊的。”

    何轻清看着官熙,她指了指站在一边的孙萌:“你抄孙萌的。”

    “我怎么不知道我抄孙萌的?”官熙面『色』如常,乌黑大眼视线落在孙萌身上,问道,“孙同学,我考试的时候,抄你试卷了?”

    孙萌马上就摇头:“没有。”

    她看向梁导,急切地说:“梁导,顾文溪同学考试真的没有抄我的卷子,我没有帮她作弊,顾同学的成绩,都是自己考出来的。”

    “这”梁导面『露』难『色』。

    何轻清冷哼了一声,尖锐道:“你帮顾文溪作弊,自然不会承认了。”

    “我没有。”孙萌红着眼眶反驳,“梁导,我真的没有帮顾文溪同学作弊,梁导,您要相信我!”

    梁导看了看何轻清,看了看红着眼眶的孙萌,左右为难。

    他最后视线落在官熙身上,硬着头皮问道:“顾文溪同学,这个考试的时候,你有没有作弊?”

    这个时候,辅导员办公室门口已经围了不少人了。

    很多人是刚才何轻清从成绩榜单来辅导员办公室,跟着过来的。

    有些是见顾文溪来了,觉得有好戏看,又叫其他同学过来看。

    这个时候,整个办公室门口外围了好几层。

    所有人都等着官熙回答。

    “老师这么问,她肯定不会承认啦。作弊诶,要记大过处分吧。”

    “这是期末考,要是英语四六级那种国家级的考试,是要开除的。”

    “梁导肯定就是随便问问,顾文溪现在的老公是萧少他叔吧,都没人敢得罪,肯定是意思意思问一下,就放她走了啊。”

    “顾文溪肯定作弊了,上个学期挂了那么多科目,怎么可能这学期就考年级第一。”

    门外同学都窃窃私语讨论着。

    这些讨论的话多多少少官熙都听了进去。

    她蜜润的小脸儿带着笑,看着梁导,不紧不慢地问:“梁导,您这么问,我说我没有作弊,您信吗?”

    梁导迟疑:“既然顾同学你说没有作弊,那老师当然是”

    “梁导,您要这样就放过顾文溪?”何轻清猛然打断梁导的话。

    官熙唇角的笑容微敛。

    本来考完试,要好好出去玩一玩,接下来一熏又要给她接戏上通告干活了。

    现在呢,何轻清却要针对她。

    浪费她的休闲娱乐时间。

    饶是官熙之前懒得跟何轻清计较,但这个时候何轻清明显是要针对她,也搞得她有些厌烦。

    “梁导。是谁来跟您说我考试作弊的?”官熙淡淡地问,“何轻清她们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