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九爷,宠妻请节制! > 第329章 你说过想要顾文溪不好过!
    另一边。

    何家。

    “校长,这件事是我何某人教女无方,改日一定登门赔罪。”

    何父接到桐大校长的电话,寒暄了一会儿,赔罪又赔笑,阴沉着脸挂断电话。

    “轻清呢?”挂断电话,何父问一边的佣人。

    他的脸『色』太难看,以至于坐在一边的何母都察觉到了。

    何母问:“老何,怎么了?语气这么冲?”

    何父没回答,又问了一遍佣人:“轻清呢?”

    佣人说:“小姐在楼上。”

    “去把她叫下来。”何父语气沉冷不善。

    “是,老爷。”佣人见何父阴沉的脸,赶紧上去叫何轻清。

    很快,何轻清从楼上下来,她脸上还敷着面膜,手里拿着手机,边玩边从楼梯走下来,漫不经心地问:“爹地,你叫我什么事儿啊,没见我正忙着呢吗?面膜才刚贴上,不好讲话,爹地你有什么事情快说。”

    何父见她这样,气不打一处来,上前抬起手,一巴掌就扇在何轻清脸上。

    何轻清被扇得脸偏了过去,面膜掉在地上。

    何轻清被何父打了一巴掌,只觉得脸上一阵剧痛,她捂住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何父:“爹地!你为什么打我?”

    “我为什么打你,你不知道?”何父怒火中烧。

    他说着,高高举起手,一巴掌又要扇下去。

    “老何。”何母尖叫道,上前护着何轻清,“你做什么打轻清啊?”

    何父心口涌动怒火,说:“你问问她今天在学校干了什么好事?”

    “轻清,你在学校做了什么?”何母从来没有见过何父这么生气过,转过头问何轻清。

    何轻清捂着脸,她的脸上已经有点肿了。

    她知道何父在问什么。

    不就是她质疑顾文溪作弊的事情吗?

    想到顾文溪最后自证清白,她还要在全校师生面前向顾文溪那个小贱人和孙肥猪道歉,何轻清整个晚上心情都极差,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爹地居然还打她。

    何轻清平时娇生惯养惯了,捂着脸冲着何父大声道:“我做什么了,我不就是说顾文溪作弊吗?怎么,不行吗?爹地你就为了这个事情打我?”

    “不就说顾文溪作弊?”

    何父被何轻清这个不知道悔改的态度气得浑身发抖,“你那个同学顾文溪,是萧九爷的太太,之前我在家叮嘱你多少次,要和她打好关系,你倒好,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不仅没打好关系,还把九爷给得罪了,知道刚才你们学校校长打电话来跟我说什么吗?说没见过你这么不尊师重道的学生。”

    “我怎么不尊师重道了?”

    何轻清完全不觉得自己随意污蔑官熙作弊有错,“爹地,你和校长怕萧九爷,我可不怕,我说顾文溪作弊怎么了,她考那么高的分,本来就很奇怪,我就不能质疑了吗?”

    何父气得鼻翼都剧烈的嗡动:“那你证明人家作弊了吗?”

    这话问的何轻清语塞。

    她咬着牙,不说话了。

    何母想要打圆场,夹在何轻清和何父中间,劝着说:“老何,这有事不能好好说吗?轻清年纪还有些事儿不懂,你慢慢教,一上来就打她还这么大火气,这样对孩子不好。”

    “还小?”

    何父看着何母,冷声呵斥道:“已经成年不小了,就是你这么惯着她,才养得她无法无天的『性』子,你知道校长打电话过来说什么,她质疑九爷的那位太太考试作弊,还质疑学校教授收人家好处帮着作弊,最起码尊师重道的态度都没有!养她养这么大年纪,还不能分辨事情轻重,桐城所有人见到萧九爷谁不是想着结交,她倒好,一下就把萧九爷给得罪死了。”

    “这”何母听了何父的话,也觉得事态可能有些严重。

    但到底是对着自己女儿,何母还是护着:“老何,这要不改天我们带着轻清登门道个歉,这事儿能这么过去吧,你也不要再怪轻清了。你现在再怪轻清,也没用啊。”

    “道歉?”

    何父冷笑了一声,说:“『妇』人之见,你以为萧九爷是想见就能见的?我何家迟早败在这个女儿手里!”

    顿了顿,何父看着何轻清,命令道:“轻清,下次你见到那位顾文溪,给我好好向她道歉,不管用什么办法,都得让她原谅你,你听明白了吗?”

    道歉,又是道歉!

    何轻清想到要跟顾文溪道歉,要跟孙萌道歉,已经觉得很恶心了。

    这会儿又听她父亲让她向顾文溪道歉。

    她双手拳头紧握,目光盯着何父,透着阴冷光芒:“我不会道歉的。”

    “你这个死丫头,要气死我吗?”何父闻言,举起一只手,巴掌又要再落下去。

    “老何,别打!”何母慌忙拦在中央。

    “我不会道歉的。”何轻清又重复了一遍。

    她猛地推开了何母,往外跑去。

    何母被推得猝不及防,一下子跌倒在地,刚好撞到了腰,哎哎地叫了起来。

    “死丫头!”

    何父怒火中烧,骂了一句,赶紧去扶何母起来,“你没事吧,你看看你就知道宠着她,都把她宠的无法无天了。”

    何轻清跑出了何家。

    身上带着手机,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

    顾文溪!

    又是顾文溪。

    让她向顾文溪道歉,现在何轻清想起要跟顾文溪道歉,感觉比杀了她还恶心。

    何轻清现在想起顾文溪那张脸,恨得咬牙切齿。

    要不是当时孙萌的事顾文溪多管闲事来『插』手,会演变成现在这样。

    何轻清怨官熙,却没有想过她欺负孙萌,想让孙萌帮她作弊,本身就是错误行为。

    何轻清又走了几步。

    她忽然想起之前问她顾文溪情况的那个女人。

    手机里还存着她的号码,何轻清拿起手机看了一会儿,拨号拨了出去。

    嘟嘟嘟

    电话号码接通,那头一道温婉女声传来:“你好。请问你是?”

    “我是何轻清。”

    “哦,原来是桐大的那个小妹妹。”林婉薇柔声问,“有事吗?”

    何轻清说:“你之前说你也讨厌顾文溪,不想让她好过,你打算怎么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