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九爷,宠妻请节制! > 第413章 官熙恍惚:你们认识?
    官熙以为这个男人知道她是艺人,圆圆小脸儿堆笑,摆手说:“您太客气了,叫我官熙就行。”

    “熙小姐就是熙小姐。”管家意有所指地说,“我们不能直呼您的名字。”

    “可是这样很奇……”官熙张了张小嘴儿。

    她在萧家被叫小太太叫得多,一开始不习惯,现在也习惯了。

    不过眼前管家伯伯叫她熙小姐,不适应。

    “官熙,走了。”慕一熏踩着矮跟高跟鞋,走在前面,说,“不用理会他。”

    “哦,好!”

    慕一熏在喊她了,官熙朝中年男人鞠了个躬,快步跟上去。

    边走,她还边打量这处从来没上来过的顶楼。

    柔软的羊『毛』地毯,走廊两边调得很柔和的光线。

    墙壁上挂着画。

    走着走着,官熙看到一副画,她扫看了一眼,脚步一顿。

    “这副画……”

    慕一熏停下脚步,见官熙的视线在画上,她看了一眼那幅画,淡淡解释道:“《林中月『色』》,上个世纪y国凡赛尔·邦辰的真迹。”

    “这幅画是真迹?”官熙眼底『露』出惊叹。

    凡赛尔·邦辰是上个世纪有名画家,甚至有些人给他冠以20世纪最伟大画家的称号,这副《林中月『色』》更是他的封笔之作,这幅图出展过,但是很快就遗失了,现在市面上都是仿的。

    听说就这样一副画,价格高达十个亿。

    有价无市!

    而现在,这么一副真迹,居然在尚皇这种娱乐公司大楼出现。

    官熙又看了看走廊上挂的其他的画,都是平时在市面上能看到的各种被仿的大师的画。

    她有些迟疑地问:“一熏,其他这些画,不会也是真迹……吧。”

    “嗯。”

    官熙诧异又惊叹:“都是?!”

    如果都是真迹,这一层楼走廊挂的画作,价值多少她不敢想。

    尚皇娱乐作为娱乐圈前三之一的娱乐公司,有这么雄厚的财力。

    “嗯。”慕一熏淡淡道:“少主喜欢。”

    官熙听到这个词,愣了一瞬:“少主?”

    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称呼?

    慕一熏却不再回答了,她继续往前走,说:“官熙,快点。”

    官熙匆匆瞥了墙上的画,收回视线,跟了上去。

    走到走廊尽头,一道精心雕花的楠木大门。

    慕一熏抬手敲了敲门:“少主,我带官熙过来了。”

    里面没有人回答,下一秒,有人开了门。

    官熙跟在慕一熏身后,门打开的瞬间。

    她就闻到房间里传来一阵淡淡香气。

    不浓,挺好闻。

    慕一熏看了一眼开门左右开门的两个人,是两名男『性』守约人。

    官熙跟在慕一熏身后,对两个人『露』出笑脸,说了声谢谢。

    这时,有一道清柔男声响起:“熙熙,你不用跟他们道谢,他们根本不懂你在说什么。”

    这道声音太过熟悉,以至于官熙愣了好几秒才反映过来。

    她扭头,看向声源处,男人一张温润面容映在她眼底:“官逸寒?”

    她怎么会在这里看到官逸寒。

    “是我,熙熙。”官逸寒看着官熙,唇角噙着一抹温柔的笑。

    慕一熏没有去在意官逸寒和官熙的问话,她问官逸寒:“少主呢?”

    官逸寒指了指隔间,说:“少主在里间,很快就出来。”

    慕一熏和官逸寒的态度太相熟,显然是已经认识很久。

    官熙这会儿脑袋有些懵。

    她看了看慕一熏,又看了看官逸寒,好半晌,才听到自己的声音问出声:“你们……认识?”

    官逸寒没说话。

    慕一熏秀丽面容还是冰冷的表情:“认识。”

    认识?

    官熙一瞬间有些恍然。

    她忽然想起来刚才在她休息室,她跟慕一熏道歉说对不起她搞出了黑料。

    慕一熏说不是你的错,你没有必要道歉。

    既然慕一熏认识官逸寒,那是不是慕一熏早早就知道了官熙和顾文溪是两个人,视频里的人是顾文溪?

    官熙这么想,也这么问了。

    “一熏,所以你很早之前就知道有个人和我长得一样?”官熙问。

    “嗯。”慕一熏面『色』淡淡没有否认。

    官熙张了张粉嫩的小嘴儿:“……”

    好吧。

    无话可说。

    她的身份被经纪人知道,好像也没什么。

    而且。

    反正她很快,也要跟九爷说她真实身份了,谁知道都无所谓了。

    “……对不起。”

    官熙还是觉得自己应该要道歉,“最开始的时候,没有跟你说这个情况,不然也不会今天网上被爆黑料还要你来收尾。”

    就算一熏早就知道,但那是一熏自己知道的。

    顾文溪是个不可控因素,她没说,会给慕一熏增加很多工作难度。

    慕一熏还是那句话:“不是你的错。”

    官熙笑了笑。

    一熏虽然说不是她的错,但她之前隐瞒了却是事实。

    “你们说的少主,是谁?”说完顾文溪的事情,官熙忽然又想起官逸寒和慕一熏口里说的少主。

    官逸寒看着官熙,目光柔软,提起男人却是很敬畏的语气:“少主就是少主,熙熙,很快少主就会出来了。”

    官逸寒极少用这种语气讲话,官熙和官逸寒对视,官逸寒看着官熙的目光眼底一抹炙热深藏。

    官熙有些不自然地移开视线:“哦。”

    心里却对这个少主升起好奇之心,但隐隐又有些不安。

    少主?

    她以前好像在哪儿听到这个称呼。

    emmmm……好像是唐煜说过什么少主。

    啊啊啊,一下子想不起来。

    “小可爱,你在问我?”

    这时,一道邪魅的声音在官熙的身后响了起来。

    官熙背对着声音主人,还没看到人,但是慕一熏和官逸寒,却马上就对着声音方向站直,恭敬鞠躬:

    “少主。”

    官熙转过身,见到来人。

    她微微瞪大眼睛:“是你。”

    眼前的男人,穿着一条黑『色』低腰牛仔裤,上半身赤『裸』,『露』出蜜一般的肤『色』,小腹流畅的线条,一头微卷的头发有些凌『乱』,发尾有水,带着一种颓废的美感。

    一双眼睛尤其的蓝,像神秘的爱琴海域,深邃又『迷』人。

    真藤宵唇角一抹邪魅笑,他看着官熙,光着脚踩在柔软地毯上,那么『迷』人的声线:“小可爱,我们又见面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