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真藤宵的声线带着一缕邪气,仿佛夜『色』缠绕着一层白『色』的雾气。

    漫不经心而又邪魅。

    官熙看了看慕一熏,看了看站在一边的官逸寒,最后才把视线落在真藤宵身上。

    这个男人她印象中见过两次。

    第一次在大楼外。

    第二次却是在女厕。

    两次给她感觉都很危险。

    这种感觉让她很不舒服,由一种对未知和恐惧带来的不舒服。

    官熙浑身紧绷,她定定看着真藤宵,说:“你是谁,你让一……你让我过来这里要做什么?”

    官熙原本想问你让慕一熏带我过来干嘛?

    但是话这么说,好像是她在责备慕一熏,于是她就改了口。

    她暗暗戒备,真藤宵怎么会看不出来。

    真藤宵勾了勾唇,唇角噙着一抹邪魅的笑:“小可爱,这么紧张做什么?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我不是说了,我是你的粉丝啊。”

    官熙蹙了蹙眉,没有说话。

    这个男人是不是她的粉丝她不知道,只是这个男人找她来。

    她觉得没好事。

    而且……官熙眼角余光扫看了一眼官逸寒和慕一熏,两个人对这个男人态度恭敬。

    这种男人,看着就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非富即贵,还很危险。

    外面走廊两边墙的名画,按着慕一熏轻描淡写地说法,只是少主喜欢。

    而眼前的少主,粉她,不可能。

    如果按照慕一熏和官逸寒认识,他们又叫这个男人少主……

    那是不是可以说,慕一熏当她经纪人,是早有预谋。

    官熙现在小脑袋一瞬间思考很多,盯着真藤宵的目光带了点冷意。

    真藤宵从里间出来,视线一直在官熙身上,她的戒备和眼神变化他都看在眼里。

    现在她这样淡漠视线看他,他自然也察觉。

    “小可爱,别这么紧张,我就是请熏带你上来跟我聊一聊。”

    真藤宵邪魅声线慵懒道:“小可爱,放松点,要不要来点红酒?”

    真藤宵的声音刚落。

    在一边的官逸寒就走到房间的吧台处,动作熟练拿出两个水晶高脚玻璃杯。

    醒酒器已经有醒好的酒,官逸寒动作优雅倒好酒,端着两杯酒走到真藤宵面前,恭恭敬敬递给真藤宵,语气恭谨道:“少主。”

    真藤宵看也没看官逸寒一眼,他接过酒杯,其中一杯酒递到官熙面前,唇角一抹慵懒浅笑:

    “小可爱,来一杯,这个酒还不错。”

    琥珀『色』的酒『液』,在灯光下,高脚玻璃杯折『射』出红『色』『迷』人光芒。

    那酒也确实是好酒。

    真藤宵把酒递到官熙面前,她能闻到淡淡醇香酒味。

    官熙看了一眼那杯红酒,没有伸手去接。

    她的视线看了一眼官逸寒,然后落在真藤宵身上,慢慢开口,说:“你是谁?你们是什么关系,现在带我上来这里,想要做什么?”

    眼前邪魅男人官熙觉得危险。

    若是觉得危险也就罢了,这么多年,危险的事情她碰到的还少吗?

    再怎么危险的事情,不过是一条命的事情。

    可现在的情形,明显很诡异。

    一熏和官逸寒认识,两个人却从来都没有提过。

    这也就算了,毕竟他们要是说一句这是交友自由,她也没有办法说什么,她自己也有很多事情瞒着。

    这个让她觉得危险的男人,一熏和官逸寒叫他少主,态度恭敬让她觉得有些诡异。

    现在她会来这里,更是眼前这个男人授意,让一熏带她上来的吧。

    真藤宵听了官熙的问题,唇角邪魅弧度不变:“我是你的粉丝啊,小可爱,这我刚才不是说了吗?”

    官熙目光冷漠地看着真藤宵:“变态跟踪狂粉丝吗?”

    真藤宵:“……”

    “熙,你真是,越来越可爱了。”

    真藤宵似乎轻声叹了口气,他把酒杯递到官熙面前,笑眯眯道:“小可爱,你把这杯酒喝了,我就告诉你,好不好?”

    官熙看了一眼那杯酒,想也没想接过,细长手指端着酒杯,粉嫩的唇碰触酒杯杯沿,她端着酒杯,一饮而尽。

    酒是好酒,醇香的酒滑过喉间,唇齿留香。

    官熙把杯子翻了个面,淡淡道:“酒已经喝完了,你该回答我问题了。”

    真藤宵盯着官熙瞧,大概是因为刚才她喝酒太急,唇角有一点红『色』的酒『液』。

    白皙圆圆脸庞,粉嫩的唇,清丽小脸蛋染上一抹丽『色』。

    真藤宵眸『色』略微一深,他笑:“我说了好几次了小可爱,我是你的粉丝。至于我们的关系。”

    修长的手指指了指慕一熏和官逸寒,他笑眯眯地说:“这两个,都是我真家的人。”

    真家!

    这一瞬间,官熙脑海里猛地想起来唐煜当时说的少主是什么了。

    少主,真家的少主。

    真家的守约人!

    以及,真家接了要杀九爷的单。

    官熙的瞳孔微微紧缩,又急剧地放大。

    她浑身紧绷,看向官逸寒和慕一熏,有些艰涩地开口:“官逸寒,一熏,你们是真家的人?”

    官逸寒对上官熙的双眸,女孩儿一双乌黑的眼睛蒙上一层冷意,却又带着几分不可置信。

    官逸寒微微偏开头,他道:“是。”

    官熙听了他回答是,还是不敢相信:“你怎么会跟真家有关系,真家在h国,你又……”

    本来想说你一直都在z国,爸爸妈妈是官建军,妈妈是黄彩华,他娶了童菲,怎么平平常常普普通通的成长的家庭,怎么会跟道上以守约人着称的真家有牵扯。

    但这话到一半她就没再问。

    因为没有问的必要,她自己,不也跟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有牵扯吗?

    每个人,有自己的秘密,也正常。

    官逸寒避开官熙的目光,他说:“熙熙,我一直都是真家的人。”

    官熙点了点头,她还不知道官逸寒为什么一直都是真家的人,而她竟然一无所知,她此刻不再官逸寒这里多做纠缠,她看向慕一熏。

    慕一熏开口,她面无表情地回答:“真家,守约人,熏。”

    官熙看向慕一熏,她慢慢开口,问:“一熏,你是真家守约人?”

    “是。”

    【谢谢订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