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九爷,宠妻请节制! > 第418章 熙,你是我真家最强守约人!
    真藤宵的手生得好看,骨节根根分明,和九爷一向冰冷的触感不同,真藤宵的手指带着点温度。

    官熙蹙着眉梢,小白手抬起强硬把真藤宵『摸』着她脸颊的手掰开。

    真藤宵似乎也不执着,手顺着官熙的力道就放下。

    官熙清丽眉梢蹙着:“什么忘不忘的,我根本就没有见过你。”

    她一再否认,态度坚决,没见过就是没见过。

    真藤宵笑起来,皱起带着几分邪气的眉峰,搂着官熙腰的手松了松。

    官熙以为他要松开自己,刚要动,真藤宵的手却又一紧,整个人就把官熙往他面前带。

    这下,她整个人几乎都贴在真藤宵的身上。

    “熙。”

    真藤宵几乎要把官熙整个人都『揉』进他高大挺拔的身躯里。

    官熙整个人紧绷起来。

    就听到真藤宵在她耳边不急不缓慢慢道:“你忘了我,没有关系,我们慢慢来,但是你心里有九爷,这点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

    真藤宵这话让官熙本能觉得不好,她问:“你想做什么?”

    这时,房间里忽然弥漫着一股很浓烈的香味。

    这股香味在官熙进来时就有,但是很淡,官熙以为是房间熏香,但是此时此刻这么浓的香味,显然不是。

    这香味甜的腻人。

    官熙微微瞪大眼睛,呼吸进了这浓烈的香味,她的头开始疼了起来。

    疼痛中,有道邪魅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来。

    “熙,杀了萧九爷!”

    “杀了萧九爷,这次,不许失败。”

    杀了九爷?

    谁……要杀了九爷?

    不可以,不可以杀九爷……

    脑袋的疼痛没有让官熙保持清醒,反而这道命令似的声音在她的脑海里越来越清晰。

    她喃喃出声,仿佛被催眠了一般:“杀了,九爷!?”

    “对,杀了萧九爷。”真藤宵眼底带着笑,他看着官熙的双眸渐渐失了焦距,温和道:“熙,杀了九爷!”

    官熙脑海里最初只有一个声音,杀了九爷!

    但这时,忽的又有另一道声音突兀出现:不可以杀九爷,保护九爷!

    “杀了九……不可以,杀九爷!”

    官熙眼睛有一瞬间恢复焦距,“保护,九爷!”

    刹那间,她似乎想起了点什么……

    上次在洗手间她见过真藤宵,但是见过之后呢?

    她那天和九爷去约会,见过之后到她回去找九爷,这中间又发生了什么?

    电光火石之间,官熙想了什么。

    她怎么也想不起来那次在洗手间和真藤宵的相遇,最后是怎么结束!

    头越来越痛,越来越痛,痛得好像就要爆炸一般。

    官熙眼底划过一抹厉『色』,她张开嘴,狠狠地往自己的下唇咬去,剧烈的疼痛让她清醒了一点。

    “真藤宵。”官熙蹙眉,她知道这浓香有问题,想也不想小白手紧握成拳就往真藤宵的腹部袭去。

    本该是极重的一拳,结果官熙打出去,却是软绵绵,被真藤宵接住。

    真藤宵顺势握住了官熙的手,他见官熙原本已经接受他的暗示,却又忽然说要保护九爷,冷峻的皱起了眉峰。

    他慵懒语气微微带了几分诧异:“熙,你没有接受命令?”

    官熙咬着牙看着真藤宵,脑袋还是剧烈的疼,她忍着,都忍着冷声质问:“你……真藤宵,你做了什么?”

    这种强制『性』恢复意识的手段,却让她有些站立不稳。

    “是了,上次给你下了命令,九爷至今还活着,就证明这个手段对你没有用。”真藤宵像是想通了,菲薄唇角勾起笑。

    他欣赏地看着官熙,语带赞美道:“熙,你不愧是我真家最强守约人。”

    这一句话,无异于落雷一般在官熙耳边炸响。

    官熙乌黑大眼死死盯着真藤宵,一字一句地问:“真藤宵,你说什么?”

    真藤宵盯着她错愕表情,那么惊诧的样子,果然他就想看到这么鲜活的她。

    真藤宵开了腔,这时他的心情意外的愉悦:“我说,熙,你是我这家的守约人。”

    “不可能!”官熙想也不想地就否认,“我不可能是你们真家守约人,我是官熙,除了前面两次,我根本就不认识,我怎么可能是真家守约人?”

    她话说到这里,忽然想起了什么。

    微微扭头看向站在一边的官逸寒。

    官逸寒,是真家的人!

    那她……呢?

    官熙的一颗心刹那间就提了起来。

    官逸寒接触到官熙视线,他微微敛眸,视线没有和官熙对视。

    真藤宵顺着官熙的视线也看了官逸寒一眼,他的眼神渐渐带了点笑意:“信了?”

    官熙收回视线,真藤宵就在她面前,她摇头:“我不是你真家的人。”

    “熙,你现在否认,没有关系。”真藤宵在笑,周身却是凌厉气势和浓烈占有欲,“等你杀了萧九阎,回到我身边就好。”

    顿了顿,真藤宵说:“官逸寒,东西给我。”

    真藤宵没有说什么东西,官逸寒却是知道他要什么。

    他走到刚才放红酒的柜子旁,那里有个保鲜小冰箱。

    官逸寒打开了小冰箱,从里面拿出一个针管,里面装了淡蓝『色』『液』体。

    官逸寒拿着淡蓝『色』针管走到真藤宵面前,恭敬姿态递到真藤宵面前:“少主。”

    官熙看着那针管,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那是什么?”

    不管是本能和直觉都告诉它,那针管里的东西很危险。

    真藤宵修长手指把玩针管,似笑非笑道:“熙,这是真家,控制守约人的一种手段,这『药』剂,只对守约人有效,你认为你不是守约人,对你不会有任何影响,这样吧,你把这个注『射』了,我就让你走。”

    反之,如果她是真家守约人,那会发生什么事情,就不好说了。

    “做梦!”

    官熙这个时候微微躬起背脊,她想要站直,想要防备眼前的危险男人,可是身体这会儿却摇摇晃晃,站都有些站不稳。

    真藤宵湛蓝『色』眼眸微眯,笑道:“熙,你怕什么,你不是认为你不是我真家守约人?”

    房间的香味还在,官熙竭力屏住呼吸,但到底还是又吸了些进去。

    她双眸锐利如刃,冷冰冰的看着真藤宵,强撑道:“就算我不是真家守约人,我又为什么要听你的话注『射』那不知道是什么的『液』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