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看见我的刀了吗 > 第310章 我……好像把厨房烧了。
    许逢春摇摇头:“没。”

    一个字跟从嗓子中挤出来的一样,沙哑无力,几乎令人听不清。

    “喝点水。”眼看他眯着眼睛又想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林行木将他扶起来,喂他喝下了一杯温水。

    有些干裂的嗓子得到了缓解,许逢春被放在床上的瞬间意识就开始飘了起来。

    再一次睡过去的时候,他还忍不住小声的向林行木道谢:“谢谢先生。”

    林行木重回做回椅子上守着他。

    然而书上的内容却看不下去了,目光反而不知为何落在了许逢春苍白的唇瓣上。

    没有多少血色的唇瓣微微张开,因为刚刚喝过水的原因还在泛着些许的水光。

    林行木放下书,站起身俯下身去。

    门口张望的众人瞬间激动了起来,你挤着我,我挤着你,纷纷从眼前小小的门缝中偷看着。

    不知道谁踩了谁,两声极为压抑的尖叫声响起,下一秒花二乔一耳光直接挥到了夏明朗的脸上,“长点眼!猜到我就!”

    李霖抿唇笑了笑,有一些幸灾乐祸。

    他看了一眼那门缝,不知道看了什么,忽的退后了好几步,看着乱成一团依旧在你挤我挤你的众人不禁道:“来了。”

    “什么来了?别挤我,我还没看!”

    “抓到我头发了,嗷,谁的手!”

    “安静一点,小心先生听到了。”

    话音刚落,眼前虚掩着的大门被猛的打开,林行木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出现在众人面前。

    李霖已经撒腿跑了。

    剩下的夏明朗、花二乔、李惊鸿等五人茫然又僵硬的站在原地。

    “好看吗?”俊美的男人微微一笑,敞开大门,让出位置,“站在门口偷看多冷,不如进来光明正大的看。”

    语气中那股森冷的寒意让众人一阵毛骨悚然。

    花二乔呵呵一笑,看了一眼床上的人。

    歪掉的被子被扶正盖好,除此之外别无其他变化。

    原来只是盖被子。

    她转身留下一句不用了就跑了。

    其他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留了。

    李惊鸿慢了一拍,眼看着沉着眸子的林行木又要开口说话,连忙到:“先生您继续,我去拖地,拖地……”

    几个人一溜烟跑的厉害,林行木站在原地,又是无奈又是好笑的摇摇头,坐回了原来的位置。

    比想象中的还要容易接受。

    公布他与许逢春的事,他们几乎没多少反应,或者是说,早就猜中了。

    盯着床上脸色微红的许逢春,林行木忍不住伸出手在他滚烫的脸上轻轻的摩挲着。

    感觉到他手掌冰冷的温度,睡着的许逢春下意识的用脸蹭着他的手,熟睡的模样十分的……可爱。

    —

    许逢春这一病足足病了半个多月才好。

    等他完全病好的时候,又快进到了进入另一个世界的时间,他有一些惆怅。

    更让他惆怅的是,其他人盯着他的目光,动不动就来一句调侃他的话。

    甚至在他终于从床上下来走动的这一天,夏明朗贼眉鼠眼的挤到他身边,用满是肌肉的手臂撞了撞他的手臂,嘻嘻笑道:“先生在你面前是什么样子?是不是那样子啊……”

    听着他嘿嘿直笑,略微猥琐的声音,许逢春被逗笑了:“跟现在一样,你觉得先生这张脸都保持这么久了,在我面前可能说卸下就卸下吗?”

    “那张脸?”

    “比较……面……”

    “你说先生是面瘫!我要打小报告!”夏明朗一下子大叫了起来,嬉皮笑脸的跑到沙发上坐下,贱贱的道:“可怜先生在你生病的时候一直照顾,你趁着先生出去,竟然说先生面瘫。许逢春,看不出来啊。”

    许逢春不禁道:“我说的是面无表情,我没说面瘫。”

    他猛然从夏明朗的话中不准道重点:“先生又出去了吗?”

    才一上午没看到,人竟然又不在别墅里。

    “是啊,有点事去处理一下。说是哪里的房子建不起来,之前出了什么大事故,找先生去看看。”

    说到这里,许逢春突然好奇一个问题了。

    他凑到夏明朗面前,低声道:“你知道先生的出场费吗?”

    他们这些员工的解决费用都属于天价了,难以想象把林行木叫过去要给多少钱。

    出场费这个形容有一些怪怪的,夏明朗毫不留情的调笑许逢春起来,到最后才严肃道:“随心情而定。你是不是现在越来越觉得先生跟你想象的不同?等到后面,你会发现他另外一面。”

    随心情定?

    心情好不要钱,心情不好疯狂加钱?

    这太随性了叭。

    许逢春有一些惊讶,又道:“那最高的是多少呢?”

    “之前碰到一个富豪,态度极为恶劣,求人办事还趾高气扬的吩咐这吩咐那,当时害死了很多人。先生到最后说没有一千万不解决,那富豪当场脸色就绿了,说为什么这么贵。先生就一句话,给钱就解决,不给钱就有。当时性命攸关,那富豪不得已只好同意。最后拿到钱的时候先生把钱全部分给那些死者的家属了。这种事很多,现在突然想起来,先生好像都没有拿过多少钱,却整天在外面奔波。”

    夏明朗说完不禁叹了一口气,“先生看起来没多少感情,但是他人很好,我就没见过如同先生这般厉害强大又特别好的人。”

    许逢春突然觉得未来的事务所可能岌岌可危。

    最大的问题是……穷。

    他没想到林行木还有这么不为人知的一面,忍不住咧嘴偷笑的同时又有一些感慨。

    他何德何能,能与林行木在一起。

    感觉一切就好像是做梦。

    “愁眉苦脸干啥呢!还有五天,好好浪!五天后你就只有刺激感了。”

    夏明朗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惬意的眯了眯眼睛。

    提起来这个,许逢春便有一些郁闷。

    好好的时间就被他躺过去了,只剩下五天时间,又要去另一个世界了。

    一病毁所有。

    恹恹的站起身,还没走几步,刚好碰到从厨房夺门而出的花二乔。

    看到她犹如画了烟熏妆的脸,许逢春有一些不好的预感,“你……怎么了?”

    花二乔一脸无辜的扔下手中的锅铲,“我……好像快把厨房烧了。”

    许逢春:“……”

    突然不敢进厨房了。

    光想象就觉得恐怖如斯。

    (??ˇ_ˇ??:)

    我……来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