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们既然不说,那么应该就是阿姆拉设计的。我上次见到他,我还以为他挺聪明的,本来还后悔放过他,现在看来,还真的不怎么样。”

    妘黎想,既然自己没有办法从对方的嘴里获得一些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那么自己就伪造一点答案好了,说不定也会引诱对方说出来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

    “你不要以为你这样说了,我们就会告诉你了。”

    基德·鳞看着妘黎,希望这个女人不要再折麽自己跟诃息了,既然已经决定了,就赶紧的动手就好了。磨磨蹭蹭的,真的太煎熬了。

    “哦,你们是想要我给你们一个痛快是吧。”

    妘黎还是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些人这么的有意思。也不想想,自己也不是杀人狂魔,怎么可能随便杀人呢?而且,只要自己知道了想要知道的答案,就一定会放过他们的。

    不过就是一些走上邪路的人,只要愿意改邪归正,什么时候都不晚的。

    “真是太可惜了,你们的愿望是注定不能实现了。”

    妘黎说完之后,看着对方那愤怒的眼神,就觉得特别的有趣。

    缙云肆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看着妘黎,总觉得这个时候的妘黎,真的有一些恶趣味。

    “既然已经没有危险了,赶快解决了事情之后,我要睡觉了。”

    一直看着这两个人被妘黎当成玩具,缙云肆也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于心不忍,还是不喜妘黎跟对方靠的太近,所以现身说道。

    “哦,好。”

    虽然不知道缙云肆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妘黎已经明白了,自己要解决一下眼前的人,缙云肆是看着这些人有一些碍眼。

    “好了,那么我来解决一下你们的问题吧。”

    妘黎看着眼前的这两个人,看起来这两个人看起来是绝对不会背叛组织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妘黎其实并不愿意让对方死掉的。

    可是,自己要是不动手的话,也不能让对方就这样留在这个地方的呀。

    “所以,缙云大人您有想法吗?”

    妘黎犹豫了一下,看着缙云肆说道。

    缙云肆惊讶的看着妘黎,想不到妘黎竟然想到了这样的办法。但是缙云肆对这两个人没有什么胃口啊。看起来,味道不怎么好的。

    “我不怎么感兴趣。”

    缙云肆拒绝了妘黎的提议,这个事情还是需要妘黎自己来解决这个问题。诃息、基德·鳞看着这两个人的互动,有点不明白。他们也没有发现,其实他们从死亡线上边缘徘徊了一次。

    “既然是这样的话。”

    妘黎走到了距离两个人有点距离的地方,然后开始施术,这术法是一种限制术法。妘黎不喜欢杀人,但是绝对不会放任他们去伤害自己或者是其他的人。

    “去!”

    妘黎看着两个人都中了自己的术法之后,心里放心了很多。

    “这个是一种限制。今后,你们若是倒向善良,那么你们绝对是安然无恙的,可若是你们真的不在乎自己的性命的话,那么尽管再来找我。不过,要带着自己的同伴,因为不会有人给你们收尸。”

    诃息、基德·鳞两个人看着彼此,刚才的感觉还历历在目。且不说妘黎说的是不是真的,真的要离开那个地方,自己又能做什么呢?

    “你们不离开吗?”

    妘黎看着这两个人,一动不动的,这是要做什么?

    “我们就算是离开,下场也是可以看到的了。既然是这样,我们不如就留在你这里好了。”

    诃息非常肯定的说道。

    妘黎听了对方的话之后,简直是惊呆了。

    首先,对方是要伤害自己的人,虽然说是因为不是自己的对手,被自己擒拿了。但是,这个人也是太放心在自己敌人的地盘了吧。

    其次,就是自己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供给他们生活呀。难道说,让这些人给自己打工吗?可,自己都是给缙云肆工作的呀。

    “留在这里,不包吃,没有工资,要干活。你们,确定还要留下来吗?”

    诃息听了妘黎的话之后,笑呵呵的说道。

    “我们的资金,就算是一辈子不工作,也可以好好的生活。所以,你这个条件基本上就是默许我们在这个地方生活了。”

    妘黎想不到对方竟然会这样说。

    “就算是我没有给你工作,你们都不能违背我的意愿,我说什么你们就要做什么,没有问题,你们就去找个地方睡觉吧。”

    妘黎说完之后就想要回去自己的房间,后来想到自己可能还少了一句话没有说,又转身看着对方说道。

    “对了,你们要是不愿意的话,可以从正门离开,不过记得锁门。”

    妘黎这次说完之后,觉得可能没有什么事情是自己忽略的了,直接转身离开了。

    诃息看着妘黎转身的背影,有点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情况。这还是第一次发现竟然有这样放心的人类,诃息转身看着自己身边的兄弟。

    “我原本以为我的想法已经很超前了,但是现在发现事情根本就不是这样一个事情呢。”

    是的,诃息是真的这样想的。他觉得自己这样做,都已经是很惊世骇俗了,毕竟自己也是妘黎的敌人呢,谁知道妘黎竟然完全的不在乎。

    “或者,是你想多了。”

    基德·鳞看着自己的兄弟,这个兄弟有的时候,脑袋还是不好用的。

    “就凭借妘黎的实力,你觉得她会害怕我们吗?加上之前,妘黎曾经做的事情,就证明了对方的实力,你说都已经是这样的实力了,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听了基德·鳞的话之后,诃息觉得这个事情的真相为什么那么的让人难过呢?

    “不管是因为什么,我们现在要找个地方休息了。”

    本来就是特别挑选时间出来的,也没有浪费多久的时间,也是时候休息一下了。

    “那边吧。”

    基德·鳞一早就看好了地方了,就等着诃息说休息,自己就可以休息了。

    妘黎完全不知道,这两个人其实特别的能随遇而安。当妘黎早上醒过来的时候,这两个人都已经吃上早饭了。

    “你们还真的没有离开啊。”

    一开始的时候,妘黎还以为对方不过就是以退为进而已,现在发现了,事情就是这样的。这两个人是真的赖到了自己的身边了。

    “缙云大人,难道您都不饿吗?”

    妘黎越发的觉得,缙云肆将两个人吃掉,其实挺好的。

    是的,这样就不会有人在自己的跟前当电灯泡了。

    “好了,这个事情,你就不要想了。”

    缙云肆笑笑,妘黎果然是比较心软还怕麻烦的。如果妘黎不改正一下的话,缙云肆已经可以遇见妘黎接下来都会遇到什么了。

    “你还是想想,这两个人你到底想要怎么处理吧。”

    妘黎看着这两个人,怎么说呢,妘黎就是有一种迷之自信,认为这年头成为杀手的人,可能都不会是什么二傻子,所以转身就看着缙云肆说道。

    “您可以将障眼法的术法交给我吗?”

    缙云肆看着妘黎,不明白为什么妘黎会想要学习这个?难道说是为了隐藏这两个人?

    “可以是可以,不过这个术法可能会比较的麻烦,你确定吗?”

    好好学习什么的,缙云肆倒是一点都不反对的。

    “我非常确定。”

    妘黎不怕学习中的麻烦,这样的麻烦只要自己付出努力,就一定可以看到成功的。

    “很好。”

    缙云肆的手指轻点妘黎的额头,妘黎很快的就了解到了术法的中心,可是想要练成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妘黎变换了几次手法之后,发现自己怎么都没有办法让对方术法成功。缙云肆则是在一边看着妘黎一遍又一遍的练习,一点都不在乎妘黎的失败,只是希望妘黎可以尽快的掌握。这也是一个保命的手段,前提是自己不在妘黎的身边。

    缙云肆教导妘黎的术法,是一种高级的术法。只要是妘黎可以掌握这个术法,那么基本上是不会有人能够发现妘黎的。

    “不行,还是失败了。”

    妘黎难过的看着缙云肆说道。

    “失败了就继续,难道你看着我,你的功夫就可以成功了吗?”

    缙云肆纵然是跟妘黎在一起了,现在的关系应该是很亲密的了,但是这个时候缙云肆是绝对不会让妘黎偷懒的。

    在一边诃息看着缙云肆跟妘黎,妘黎是撒娇想要缙云肆安慰,但是缙云肆并没有GET到对方的想法,直接开口让对方继续努力的学习。

    “这两个人的关系,真的是情侣吗?”

    诃息小声的问基德·鳞,希望对方可以给自己一个合理的回答。

    “反正,不会是我们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的简单。”

    基德·鳞稍微犹豫了一下,回答道。

    诃息正想要说什么,但是被突然的声音打断了。

    “我们之间的关系,就不劳烦你们两个人操心了。”

    妘黎没好气的说道。

    这两个人真的是太讨厌了,难道以为自己完全听不到对方说什么吗?说话那么大声做什么?是生怕别人听不到吗?

    不开心的妘黎迁怒了这两个人,天地良心啊,这两个人真的就是喃喃细语了,但是妘黎也好,缙云肆也好,听的都是十分的清楚的。

    诃息捂住自己的嘴巴,他想不到妘黎竟然可以听到自己讲话,这个事情真的是太神奇了。难道说是因为妘黎的听力比较好?

    基德·鳞跟诃息的想法是一样的,两个人完全没有想到,是因为妘黎的修为比较好,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毕竟,谁都不可能听清跟蚊子一样的声音的。

    “缙云大人,我知道我要努力才会成功,但是您一直这样跟我说话,会打击我的积极性呢?您难道都不应该鼓励鼓励我吗?”

    缙云肆看着妘黎,对方似乎是很想要自己安慰一下,可是自己从来都没有安慰谁过,这样的技能要怎么GET呀。

    “你现在先去准备早饭吧,我相信稍后你肯定会有灵感的。”

    缙云肆说完,就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下了。

    妘黎期待了半天之后,想不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自己之前还不如不说话呢。要是不说话的话,缙云肆说不定还会多说点其他的,哪怕是挖苦也好啊。怎么都是比自己一个人去厨房的好。

    “是,我知道了。”

    可惜,不管心里有什么想法,表面上还是要听话的,还是需要准备早饭的。

    这个事情本来就是要做的,所以妘黎倒是没有什么不开心的,可是诃息就不是这样想的了,妘黎明显就是想要缙云肆的鼓励,确切的说是爱的鼓励,但是缙云肆什么表示都没有,这个事情让诃息觉得很无奈的。

    “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基德·鳞看着诃息想要说什么,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拦住了诃息,那个叫缙云肆的人,肯定是一个比妘黎还要厉害的人,就诃息的那点武力值,还是不要在这个时候炫了,因为最后倒霉的人肯定还是诃息。

    “为什么呀?难道我们就不应该稍微的表示一下吗?”

    诃息觉得基德·鳞的行为是不可取的。

    “首先,你得先了解一下你的自己的地位。然后再想想自己是不是要多管闲事。”

    基德·鳞可不是第一次看到诃息好心办坏事了,所以这个时候还是不要想太多了,直接阻拦对方不要让对方动手就可以了。

    “额。”

    经过了基德·鳞的提醒之后,诃息也明白自己要是继续多管闲事下去,指不定妘黎会让自己做什么呢。自己现在可是妘黎身边的小工,随时等待妘黎的吩咐呢。

    缙云肆将这两个人的话全部听在耳中,倒是没有对这两个人有什么评判,或者说是因为对着他们没有什么食欲,也就没有什么兴趣了。

    不过因为是早上还没有进食,缙云肆的周围还是有一些低气压的。

    “缙云大人,早饭已经准备好了,您是在房间里面吃,还是在这里吃?”

    妘黎很快就从厨房里面出来了,而且手中端着丰富的早饭。

    “就在这里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