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赤壁之崛起荆南 > 第214章 夏侯惇来了
    刘贤听说缴获甚多,顿时大喜,道:“如此一来,可大大减轻我军从江陵调运粮草辎重的麻烦了。”

    当下刘贤又问道:“缴获之中,可有大黄弩?”

    郝昭摇头道:“曹军撤离之时,已将大黄弩砸碎。”

    刘贤闻言,顿时失望不已。

    当下刘贤领兵来到西门的城墙上,看了看城外的两座卫城,问郝昭道:“吕常在哪座城中?他还有多少兵马?”

    郝昭道:“吕常在南边的卫城之中。南城尚有六百余人,北城有三百。”

    刘贤闻言,当即写了书信,命人射进卫城之中,向守军劝降。南城的吕常断然拒绝,北城守军却在一阵内乱之后,竖起降旗向刘贤投降。刘贤大喜,当即命守军出城,随后让郝昭率兵进驻北城,从中搜出了五具完好的大黄弩。

    刘贤闻言,更加喜悦。当下再次向吕常劝降,又遭到了吕常的拒绝。

    当下刘贤检查了一下北城储存的粮草数目,足有两千石,料想南城也该有同样数量的粮草。这些粮草足够吕常的六百余士兵食用三个多月了。

    刘贤正拿不定主意是要挥兵攻打吕常,还是要分兵长期围困,就见庞统匆忙来报:“黄承彦求见!”

    刘贤当即寻了个僻静地方与黄承彦见面,就听黄承彦对着刘贤拱手称贺道:“恭喜刘将军夺下襄阳,荆州基业从此稳固了。”

    刘贤闻言笑了笑,道:“黄老先生,我军夺下襄阳也有你的一份功劳。不过老先生却是有点不地道哦!你久在襄樊,如何不知曹仁暗中隐藏了数百艘船只?为何不提前告知于我?”

    黄承彦叫屈道:“曹仁乃是曹氏宗族名将,一向能攻善守,他暗地里隐藏船只,便连自己麾下未曾经手此事的将士也未必都知道,何况于我?刘将军这是错怪我了。”

    刘贤点头道:“也罢!不过如今襄阳虽已拿下,但吕常还据守卫城,樊城也尚在曹仁手中。而且曹军援兵指日将到。你今日来寻我,可是依照诺言,来为我谋划攻灭曹军援兵之策的?”

    黄承彦点了点头,从怀中取出了一份地图,对刘贤道:“刘将军请看,这是襄樊地形图。樊城周边五十里之内,所有可以立寨屯兵的险要之处我都标注了出来。还请刘将军分兵将各处占住,只留下这一处!待到曹军援兵到来,各处立不住营垒,必往此处驻扎。然后我军便可施行水攻之计了!”

    刘贤仔细看了看,只见黄承彦所指的位置上标注着“罾口川”三个大字,当下若有所思地笑了笑,即令向宠领兵把守襄阳城,傅士仁所部分出一千兵马用三重鹿角围死吕常所在的卫城。另一千兵马则分别驻守中卢、宜城。而傅士仁本人亲领八百轻甲骑兵在南岸来回巡游,防止曹军偷渡汉水。

    南岸防务安排完毕,刘贤开始分派众军渡河,遣黄权领兵沿唐白河而上,统领冯习之军,前往攻击两河口的坞堡。命张着领兵巡游汉水,往来救应。命黄忠、史阿、苗瓠、郝昭、张翼、张嶷、关平等渡过汉水。

    因在襄阳缴获了许多粮草辎重,故而暂时不必再从江陵运粮,征发的二万五千民夫大多都解放了出来。当下刘贤命其中五千人继续运粮,其余两万人在史阿、苗瓠的兵马掩护下绕着樊城钉立木桩,摆放鹿角,挖掘土石分段建造土墙,以便困死樊城。

    而黄忠、郝昭、关平、张翼、张嶷等人则分别领兵占据了屯头、四冢等险要之地,也建起了营垒。

    刘贤借口曹军将至,当实行坚壁清野之策,分遣各军将樊城周边百姓共计八千户尽皆迁往襄阳。

    一切准备就绪,刘贤与庞统去各处巡视了一遍,只觉并无问题。当下便按捺心情,静等曹操援军到来。

    果然,两日之后,派往南阳的探子来报:“曹操闻听我军攻打襄樊,亲领三万大军赶赴许都,先遣夏侯惇领兵一万南下,目前已至新野,预计三四日后便可抵达樊城。”

    刘贤闻言,惊讶地对庞统道:“夏侯惇一向坐镇许都附近,想不到这次曹操竟然把他也给派出来了。”

    庞统道:“襄樊乃是荆州的战略支点,曹操调集麾下精兵强将前来救援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刘贤点了点头,问探子道:“夏侯惇军中有多少骑兵?”

    探子道:“三千骑兵,其中一千骑是一人双马。此外,还探得其军中有一千铁甲军,军容极为严整。”

    刘贤闻言叹道:“不愧是曹军精锐,装备就是精良。我猜那一人双马的骑兵必定是重骑兵无疑。”

    庞统道:“这一万大军的铁甲,轻、重骑兵就比我数万大军的还多了,曹操坐拥九州之地,的确是财大气粗!不过夏侯惇虽勇,跋涉数百里而来,又能有什么能为?如今我军已拿下了襄阳,此战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刘贤点头道:“我军在襄阳前后俘获了两千二百余匹战马,加上南中运来的一千二百匹羌马,以及军中已有的八百轻甲骑兵,七百重甲骑兵。此战过后,我军便能组建起五千骑兵来。假以时日,未必便不能在战场上与曹军来一场硬碰硬的骑战。只是此次却是难以与之争锋了。”

    当下刘贤命黄权、冯习封锁唐白河,张着加紧巡游汉水,又传令张任、张南尽快拿下南乡太守傅方,好抽出兵力,来襄樊助战。

    三日之后,夏侯惇果然领兵渡过白河,来到樊城以北三十里的地方,眼见刘贤大军已经占据了险要之地,当下夏侯惇命令族弟夏侯存率领步军安营扎寨,随后亲自率领二千轻骑前来查看刘贤的营垒。

    黄忠在营中看见,对刘贤道:“夏侯惇远道而来,可趁其立足未稳,急速攻之,必可获胜。”

    刘贤闻言,与庞统对视一眼,尽皆大笑。当下刘贤令黄忠、关平领兵五千出营,前去挑战夏侯惇,命郝昭、张翼之军左出,史阿、张嶷之军右出,两面夹击正在建立营寨的夏侯存所部。

    夏侯惇正看营垒,忽见一员老将领兵杀出,当下提枪喝问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黄忠应声道:“我乃镇南将军刘贤麾下大将黄忠!”

    夏侯惇闻言,睁着独眼上下打量了黄忠一阵,突然对左右大笑道:“常听说刘贤麾下黄忠勇猛无比,今日一见,原来不过是一老卒!刘贤以此人为将,可见荆州无人也!”

    左右众将尽皆附和大笑。

    黄忠闻言,静静地看了夏侯惇一阵,随后道:“你笑我年老,我手中宝刀却不老。况且看你年岁,也比我小不上十岁,何必讥笑我!你若有胆,可敢与我大战一场。”

    夏侯惇闻言大怒,喝道:“有何不敢!”当下纵马挥枪直取黄忠,黄忠催马舞刀出阵,二马交错而过,刀枪相撞,顿时发出一声巨大的交鸣之声。

    这一下试探,双方都感觉对方骑术、膂力、武艺、应变尽皆上乘,实乃劲敌,当下二人不敢轻敌,打起精神,调转马头,再次冲杀了一个回合,又是不分胜负。

    如是再三,夏侯惇见战不下黄忠,不由焦躁起来,催马缓缓上前,欲与黄忠缠斗。黄忠也正有此意,当下也挥刀相迎。二人舞刀挺枪,一连斗了二十个回合,仍旧不分胜负。

    正斗之间,夏侯惇忽闻本阵之中传来鸣金之声,当下急忙虚晃一枪,勒马奔回本阵,问部将任皓道:“我正与黄忠交战,胜负未分,你等为何鸣金?”

    任皓回手一指,道:“将军请看,刘贤分兵攻我营寨,夏侯廉将军抵敌不住,遣人求救,我故而鸣金。”

    夏侯惇闻言,在马上踮起身子一看,果见正在立营的兵马被刘贤大军两路夹击。当下夏侯惇急忙领兵回救营寨。

    黄忠见状,挥军从后掩杀。夏侯惇大败,立不住营垒,只得领兵退走。黄忠、史阿、郝昭、张嶷、张翼等人追击了十余里,这才收兵回营。

    且说夏侯惇败了一阵,虽然将士伤亡不多,但却损失了许多辎重粮草,一时大感憋屈。当下问荆州刺史李立派到军中的向导官宗子卿道:“樊城周边,何处险要,可以屯兵?”

    宗子卿道:“屯头、四冢等地都已被刘贤占据,唯有罾口川山谷极深,可以屯兵。”

    夏侯惇闻言,当即率兵前去查看,果见地势极为险要,山谷入口狭窄,其内深广,又有小路可通谷后,的确是一处上好的屯兵之地。

    当下夏侯惇看了良久,问宗子卿道:“往年汉水、白河可曾涨水淹没此地?”

    宗子卿道:“每年八月雨水丰沛时节,江水都会淹没谷口浅处。谷中高处并不曾被淹没过。况且方今正是一月,春水未升,正是枯水季节,绝不会有洪水。”

    夏侯惇闻言,这才释然,却又疑惑地道:“此处极为适合守御,刘贤既然占据了各处险要之地,为何偏偏不占这里?”

    正说之间,谷中突然呐喊杀出数百兵马,尽皆身穿皮甲,手持弓弩,照准夏侯惇之军猛射。

    夏侯惇吃了一惊,急令士兵逼箭。有中箭的士卒举着箭矢对夏侯惇道:“将军请看,敌军用的是竹箭,虽能及远,威力却小,根本无法射穿我军铁甲。”

    夏侯惇定睛一看,果然如此。再仔细看了看谷中守军的装束,不由恍然大悟道:“此必是刘贤从南中招募的蛮兵,惯会丛林作战,用竹弓竹箭。刘贤将之视为强兵,我看其却是土鸡瓦狗!”

    当下夏侯惇命令麾下铁甲步军前往进攻山谷,并严令众军务必将敌军一鼓击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