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娇娃联盟:小妻超V5 > 第263章 不正经部落
    东非。

    望着前面一望无际遮天蔽日的密林,黎忘忧站在一块陡峭的小土坡上,微微蹙起好看的眉头。

    胡教授是地质勘探学家,他被这里有名的毒蝎子螫了,幸而来之前他们做过功课,队里的医生也给力,已经帮他脱离了危险。

    但是情况并不容人乐观,这片密林以前很少有人闯入,实际上是什么情况,既不能按图索骥,也无资料可查。

    “忧忧,给你,望远镜。”

    火爆玫瑰上了小土坡,把手里的长距离精密望远镜递给她,让她可以更加仔细的对这片生僻的密林进行观察。

    “玫瑰,胡教授他们一定要去吗?”

    黎忘忧透过望远镜一一睃巡着密林里面的情况,眉头越锁越紧:“我觉得他们连这片密林都穿不过去,更甭谈后面充满各种危险的非洲大草原了。”

    据可靠消息称,穿过这片广袤又充满预知危险的密林,再踏完一片荒凉的大草原,前面会有一座新现世的女神庙遗址。

    女神庙遗址庄严宏伟,规模超群,而且很神秘,里面藏满了有关人类起源和人类文明的信息。

    周围的地质也非常奇特,据称蕴含了丰富的稀有矿物,及大量的尚不清楚的特殊矿石材质,超级具有考察和勘探的价值!

    于是便有了胡教授他们这次之行。

    胡教授是Z国人,他们通过种种渠道,与女神庙遗址的国家达成了考古合作,组成了一支联合考古探险队。

    火爆玫瑰哂然淡笑:“飞蛾投火想不想了解一下?对于他们这些痴迷于考古工作的学术研究者来说,有座遗世而独立的女神庙在那里,他们如果不能去进行研究、发掘和保护,进而追溯人类文化的起源等等,他们恐怕会抓心挠肺而死!所以,即便是火坑他们也会跳。”

    那倒是,狂热分子了解狂热分子,有些事情确实挺吸引人,让你不能自拔,只想为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再者,考古工作本来就具有危险性,这是一个集兴趣、爱好、理想、目标为一体的职业,没有一定的奉献和牺牲精神,也坚持不下去。

    “可是,向导已说前面的一支考古队到现在都音信全无。”

    女神庙遗址神秘,亟待人们去进行研究与发掘,但是这就跟色彩艳丽的毒蘑菇一样,颜色越斑斓的毒性越强。

    女神庙不但研究性强,关键它还含有丰富的稀有矿物,以及未知的矿物质资源,这就昭示了它的危险性!

    巨大的利益驱使之下,许多机构与国家的考古队都蠢蠢欲动。

    胡教授他们的队伍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前面还有一支私人机构赞助的考古队率先进入了密林深处,想当第一个探险者,能获得更多更有利的资源。

    可事与愿违,这支由私人机构支持的队伍所有的人均失踪,到现在都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进入了女神庙,还是在女神庙外面便遭遇了变故。

    “前仆后继,奋勇前进。”火爆玫瑰只说了这一句话。

    “噗哧!”黎忘忧举着望远镜都笑的肩膀发抖,看来胡教授他们现在的情况就是明知山有虎,也要向虎山行。

    也是,如果只是因为畏惧而放弃,后面说不定会抱憾终生。

    她放下望远镜,带着火爆玫瑰下山坡,两人闲聊:“你未婚夫也很勇敢,明知道此行有危险,还陪着父亲一起来。”

    火爆玫瑰原出自书香门第世家,只是年少时家境突变,父母双双离奇死亡,她为了查清父母的死因,也是为生活所迫,所以走上了这一途。

    但她小时候订过一门亲事,就是胡教授的儿子胡丰哲。

    胡丰哲一直记着自己青梅竹马的未婚妻,所以两人重逢后发现都未忘记彼此,便顺理成章的谈起恋爱,进而谈婚论嫁。

    黎忘忧是非常替好友高兴又羡慕她的,很多人在人海迷失,感情也会随之烟消云散,哪里还有人会在原地踏步的等你?

    火爆玫瑰就很幸运,胡丰哲就在原地等她,并且很自觉的没有交女朋友,说自己是有未婚妻的人。

    提到自己的心上人,再杀伐果断,干脆利落的姑娘脸上和眼中也会有羞意。

    火爆玫瑰的脸微微一红:“他也没有那么痴情,他曾说过,如果到32岁还等不到我,他也会交女朋友,不会这么白白的为我傻等下去。”

    “够啦!这已经很好了。”黎忘忧拍了拍她的肩膀,嘴角笑意未褪:“现今社会的男人,女友转头走,他马上转头找人的都有,你未婚夫肯为你等十几年,这已经说明是真爱了!”

    两个人都在快奔30大关的时候等到对方,简直是铁打的缘分,老天都拆不散!

    “嗯,所以等这次的事情办完,我和他马上回去结婚。”

    “恭喜,应该没什么事的。”她衷心的祝福好友。

    火爆玫瑰牵住她的手,发自内心地说:“有事也只能一起陪他走下去了,他为理想而奋斗,我不想他有什么遗憾,所以我只能尽我最大的能力保护他。”

    胡丰哲子承父业,也是在考古工作方面非常优秀的人才,在国外留过学,对东非这一带有一定的了解和热爱。

    黎忘忧也转而覆住她的手,轻描淡写:“还有我们。”

    这几年多是火爆玫瑰在为她付出,她当然不会让火玫瑰孤军奋战。

    火爆玫瑰眼眶微红,握着她的手用了些力。

    正在这时,向导诺曼领着一个头上插着羽毛,手持弓箭,穿着狒狒皮的人朝她俩走过来。

    黎忘忧和火爆玫瑰相互看了一眼,当地的土着人?

    她们俩虽然经常在世界各地的跑,但是与土着人打交道的机会并不多,有时候是能避则避,毕竟一般的原始部落都很排外,并不欢迎外界文明。

    诺曼引来的这个土着,脸上就带着对他们明显的敌意,他肤色黧黑,眼窝凹陷,抡着非常有特色的弓箭在空中飞舞,连比带画,嘴里“呜呜啦啦”的叫着,满脸激愤。

    “诺曼?”

    “哈喽,YOYO,Rose!”诺曼热情地和她俩打着招呼。

    黎忘忧满头黑线,这诺曼也不知怎么一回事,有一次听到他们叫她“忧忧”后,他便自动自发的叫起她“YOYO”……

    她听一次黑线一次,她就是一个悠悠球?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溜溜球,世界上第二大古老的玩具?

    不过诺曼不听,怎么纠正他都不改。

    穿狒狒皮的人此刻也停止了“呜哩哇啦”的激愤声,他沉默的,用一双戒备心很强的发黄双眼盯着她们。

    诺曼解释,他带来的这个人就是生活在这片密林里的土着人,他们的部落很原始,靠狩猎为生,不管男人和女人都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同时也拒绝进入任何现代国家和制度。

    简而言之,就是外界怎么诱惑他们都没有用,他们只遵循自己部落古老的原则与生活方式。

    这黎忘忧和火爆玫瑰都知道,不管分布在哪里的原始部落,对外界文明的入侵都很排斥。

    随后而来的隔壁老王补充:“经过细致的了解,前一支考古队就是因为无意中闯入他们的部落,被他们驱赶的是四处奔逃,结果发生了不幸,在密林中失踪。”

    黎忘忧吞了吞口水,密林中,蛇、虫、蚂蚁、毒蝎、毒蜘蛛样样具备,那些人在密林中逃窜,他们难道要进去捡尸?

    看着那个土着居民,他一双黝黑的大手紧紧的擎着弓箭,大有一言不合就开射的既视感!

    她也不想多生枝节,对诺曼道:“入乡随俗,入境问禁。你问问他们需要达成什么样的条件,才能放我们通过?”

    诺曼用手夸张的比划:“他们要makelove,makelove!”

    噗!黎忘忧和火爆玫瑰直接喷出来,啥?makelove?

    隔壁老王赶紧让另一位德高望重的本土翻译来把这位“原始部落的尊者”恭恭敬敬的请走。

    黎忘忧和时玫瑰仍旧抹着脸上的老血,makelove……在大庭广众之下听着颇有点惊悚。

    “这里的土着思想观念非常的落后。”老王似笑非笑地说:“男欢女爱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个念头间的事,不存在强暴的概念,男性有需要,女人就不会拒绝,他们的意思是,经过这里的女性都要和他们发生关系。”

    玛丽戈壁!黎忘忧听的想撸袖子打人,这明显是后添上去的条件吧?

    从你这里走一走,就要被你睡一睡,哪来的霸王条款?

    借个道而已,有必要失身还不知道失不失命?

    见过不少土着,还没有见过这么屌的土着!

    她很想问一问这个部落的首领——你们这么屌,上帝知否?

    “还好啦。”诺曼懒洋洋地发表高见:“我们没遇到那种把你睡了,还硬要留下来当他第10个还是第18个老婆的部落,已经是很幸运了。”

    黎忘忧:“……”

    火爆玫瑰:“……”

    千万匹草泥马从头上奔过。

    “想都不要想!”黎忘忧吐槽:“人家考古队里还有姑娘呢,谁愿意受这个折辱?况且万一像你说的,他们睡着睡着,感觉还不错,万一把人家姑娘留下来咋办?”

    诺曼摊手耸肩:“可这是人家亘古不变的生活方式,硬闯的话不明智,万一他们联合起其他的部落,那你们还想不想去女神庙了?”

    “可这个部落不正经,明显的是见色起义。”火爆玫瑰嘟嘴:“我可是有未婚夫的人,不给人睡,makelove的没有,要命有一条!”

    黎忘忧笑疯,想捶地。

    ……

    遇上了不正经部落,坐地起价,霸行霸市,蛮闯不行,只能智取。

    不过这只考古探险队有地方政府的支持,遇上部落突然打劫这种事,自有政府派军队去跟他们交涉。

    黎忘忧等人目前要做的就是,等!

    等了好些天,军队与部落冗长的交涉尚未果,他们倒是等来了一个人。

    那天夜幕之前,阿布汤姆领了一名外国男子到黎忘忧的面前。

    “嗨!YOYO,这是死神给你派来的一个增援人员。”他操着一口不怎么流利的Z国语,张着一口雪亮瘆人的大白牙说。

    他是无忧联盟里唯一的一个黑人,整个人黑不溜秋,白的地方只有牙齿和脚板底,他带来的同伴同样黑的冒油光,让人不忍直视。

    黎忘忧忍着笑,抿唇对他说:“给我们派的还是给我派的?你的Z国语还要好好训练。”

    阿布汤姆露出血红的牙花子笑,大喇喇的目光从她光洁的脸蛋滑到她的胸上,再一溜而过,目光别有意味的转身而走:“人我给你带来了,我去巡视。”

    黎忘忧的脸有点生热,还有点黑线——这些黑人盯着女性的胸部看也不会脸红,因为他们没有这种机能,脸全是黑的,看不到任何的颜色变化!

    好在阿布汤姆的眼神不淫秽,不然她要揍瞎他!

    她咳了咳,正视那位阿布汤姆领来的黑人。

    同样是黑人,但这位外国朋友显然比阿布汤姆要单薄精悍的多,个头只有一米九左右——在Z国人中算高的了,但在人高马大壮的像一座山的黑人当中,他这真不算啥。

    其貌不扬,相貌普通(囧,反正在黎忘忧的眼里,黑人朋友都长的差不多)

    “你好,玉黎,很高兴见到你。”她用英语说道,并大大方方的朝对方伸出一只纤细的小手。

    死神将这位新晋盟员的资料传过来给她看过,原是一位非洲黑人雇佣兵,职业自由,现在加入到他们的联盟中,据说战斗力非同一般——这也是死神看中并吸纳他的原因。

    只是这位盟员的名字很奇怪,叫玉黎(横看竖看,左看右看都像一个Z国名,但他确确实实是个黑人)。

    玉黎垂眉敛目,沉默地伸手与她相握。

    两人手指相触的瞬间,黎忘忧的心头漫过一阵怪异的感觉,恰好在这时,他哑声开口:“你好,以后请多指教。”

    雅蠛蝶~竟然是一口纯正的Z国语!

    黎忘忧瞪大眼睛,再次盯了他几眼。黑成这样,居然能说这么漂亮的Z国话。

    “你的名字不像非洲人的名字,而且你的Z国语说的这么棒。”她若无其事地说。

    对方惜字如金,一个字都没有回答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