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咒噬 > 第3章 蹊跷的案情
    两天前,女生寝室507。

    晚饭过后,孙小妮再次拎着一大包零食回到了寝室。

    “沈旭阳又给我买了好多零食!”

    几乎刚一推开门,她就迫不及待的开始炫耀。

    “不要脸!”

    谭丽丽故意说的很大声。这个时间,除了姚佳佳,三人都在寝室。“有些人啊,脸皮比地壳还厚,为了点儿小便宜就上杆子的倒贴,你说怎么有这么贱的人呢!”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孙小妮又摆出了委屈表情,明明是很白莲花的表情,可惜她摆出来就像是一团黑魔芋。

    十分惊悚。

    谭丽丽翻了个白眼,“点你名道你姓了!这年头捡什么的都有,还有捡骂的!”

    孙小妮咬着嘴唇,眼圈已经有些红了。这两天谭丽丽不断针对自己,只要自己出现,就不停的冷嘲热讽。她也忍了很久了。

    但站了半天,没人理她。

    孙小妮推开门冲了出去。

    “哼,又找到借口,可以扑沈旭阳怀里哭诉了吧!”

    没等门关上,谭丽丽就迫不及待的讽刺,生怕孙小妮听不到。

    “算了吧,”肖雪小声打圆场,“她就这样。”

    “看见她就烦!长那么丑,还非得臭显摆,今后她显摆一次我骂一次!真应该想办法教训教训她!”

    谭丽丽恨恨说道。

    青幽心里也很不舒服。

    虽然是自己先拒绝了沈旭阳,但立刻就有人倒贴上去,还天天在自己眼前炫耀,这就很过分了。

    而且这个人还不是一般的恶心。

    这种人……活着简直就是浪费粮食,还不如死了呢!

    她愤愤的想着,突然觉得心里一空,好像有什么东西……离去了。

    心里突然有些不安。

    直到熄灯,孙小妮也没回来。

    “所以,是因为你们……吵了架,所以她才两天没回寝室?”

    张明德实在理解不了,这些女生怎么因为一袋零食就能吵起来。

    “我又不是她,我怎么知道她为什么没回寝室?”

    青幽的话里已经有了情绪。

    “……她昨晚回来的时候,跟你们说过什么吗?”

    张明德并不相信死人会自己走回来。

    “没有,她一回来就直接上床睡觉了。”

    “你们也没跟她说话?”

    “说了,但是她没回答。”

    “那你们就不觉得异常?”

    “……鉴于之前她【很可能】是因为跟我们【吵架】而离家出走,所以她回来时一言不发,我们一点儿都不觉得异常。”

    青幽回答得很理所当然,但她心里知道,其实并没有那么理所当然。至少她当时,确实察觉了一些异常。

    孙小妮并不是会随便夜不归宿的人,更何况那两天,她还翘掉了系里的会议和班会。

    孙小妮的毕生理想,就是活成玛丽苏言情文的励志女主,人穷志坚,通过努力赢得周围人的好感,最终成功感动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

    虽然现实骨感了些,但并不妨碍她追求梦想。缺席会议这种影响导员印象的事,她是绝对不会做的。

    所以那时候,寝室里每一个人都多多少少感觉到了些不安,姚佳佳建议通知导员,但遭到了其他三人的反对。

    去找导员,简直就像是在说,她们联合排挤孙小妮,结果把人家逼走了一样。

    孙小妮又一向喜欢在老师面前装出勤恳良善的样子,之前她们去反映偷窥隐私事件的时候,孙小妮一把鼻涕一把泪,硬是让导员觉得是她们几个欺负淳朴农村同学。

    所以谁都不同意去找导员。

    姚佳佳本就不是个热心人,于是这个提议就暂且搁浅了。

    孙小妮是昨晚熄灯前回来的。

    回来的时候看起来很不妥。仍旧穿着两天前的衣裤,身上全是灰尘污渍,就像在泥坑里滚过。头发乱糟糟油乎乎,眼窝深陷,双眼无神,嘴唇干涩得像是几天没喝水。

    谭丽丽跳起来对她冷嘲热讽,她却好似没听见一般,鞋也不脱,衣服也不换,直接躺到床上,盖上被子就不动了。

    那样子确实有点儿像怄气。

    “那今天早上呢?早上她没起床,你们也不叫醒她?”张明德问道。

    “她作息时间跟我们不一样。”

    实际上,大一刚开学的时候,她们四个是一个行动的。但发觉了孙小妮的“特立独行”后,三人就不约而同的选择了避开她。

    久而久之,几个人的作息时间就错开了。

    张明德十分不了解这种女生之间弯弯绕绕的想法。

    一个寝室住着,居然真的形同陌路?还是,这些女生为了掩盖什么而说谎?

    死者身上没有明显的致死伤,具体死因需要解剖,法医目前只给出了死亡时间超过三十六小时一个结论。

    现在看来,这结论也不是百分百可靠。就算张明德不是什么科班出身,他也知道,人要是死了三十六个小时,身上的尸臭都能熏死个人。

    但之前的现场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臭味。

    凭借多年的办案经验,张明德多少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所以,你们从头到尾根本没发觉她死了?”

    青幽摇摇头:“早上吃过早饭后,谭丽丽就和男朋友约会去了,我和肖雪都有家教。我接到系里电话后才知道出事了。”

    “你还做家教呢?好学生啊。”

    青幽垂着眼眸,没接话。不是案子相关的问题,她没有必要回答。

    张明德收起了记录,“行了,今天先到这里,要是想起了什么,随时跟我们联系。”

    说着推门出去,小声吩咐门外的警察:“把她们安排进学校招待所统一管理!不要让她们离校。”

    送走夏青幽后,张明德翻看着其他三个女生的询问记录。

    大同小异,说法很统一。

    几个女生都说,孙小妮是昨晚11点左右自己回到寝室,然后上床睡觉。

    询问谭丽丽的警察评价谭丽丽为:口齿伶俐、迷信、没有心机,与死者关系不好。

    肖雪的评价是:紧张、胆小,与死者关系一般。

    姚佳佳的评价则不太一般:冷静,有极高的分析推理能力,有一定法医学和侦测学知识,缺乏恐惧心、同理心和对权威的敬畏心。与死者关系一般。

    夏青幽的评价是他自己写的:冷静,敏感,有城府,与死者关系不好,情感洁癖。

    旁边还附录了其他同班同学的口供,大多是关于死者的。几乎所有同学都一致反应,死者爱占小便宜,与同学关系不好。

    张明德盯着这份资料,越想越觉得其中怕是有蹊跷。

    半小时后,孙小妮四个室友的基本档案资料被送了过来。

    送档案的小警察脸上有唏嘘之色。

    “不愧是贫困生最多的学校,这学生的家庭状况都能写本小说了。”

    张明德首先看的是姚佳佳。

    后宫励志传奇小说。

    姚佳佳的母亲从二十岁到四十五岁,二十五年间一共结了十二次婚,平均两年换一个丈夫。丈夫的身份从贩夫走卒到高官富商,她的财产也随着一次次婚姻,以平滑的曲线稳固增长着。

    姚佳佳从小就是学霸,从小学到大学,永远都是年级第一,夺得过无数学术方面的奖项。高考的分数明明足够上最顶尖的学府,却偏偏只报考了这个学校。

    不健全的家庭、高智商、缺乏同理心,很大几率是个反社会人格。若这真是个凶案,张明德一定第一个怀疑姚佳佳。

    然后是肖雪,八十年代苦情小说。

    父亲肺结核,缠绵病榻十多年,母亲是普通工人,还有个正在上学的弟弟,家庭生活拮据。从小就需要一边帮工,一边上学。大学学费生活费完全依靠助学贷款和打工。成绩中上,但十分努力。

    夏青幽,狗血言情小说。

    母亲是某富商的情人,想要携子以扶正,结果失败了,对方在孩子出生前就举家移民,从此消失得无影无踪。她也因此大受打击,在孩子刚满月的时候就跳楼自杀了。

    因此,夏青幽是被自己的姥姥和小姨养大的。但成长过程倒没什么特殊,从小到大的经历都透着两个字:平庸。

    唯有最后一个谭丽丽,是真正的正常家庭。父母双全家庭美满,祖上八代全是良民。

    张明德叹了口气。

    所以说,健全的家庭多么重要啊。

    张明德直接把谭丽丽的档案扔到了一边。

    “除了室友,还有其他跟死者关系密切的人吗?”

    小警察有些为难的摇了摇头,“老师们对死者私生活一无所知,同学们只说,她最近正在倒追一个男生,其他的不肯多说。没有一个人承认自己是她的朋友。”

    “人缘堪忧啊。”张明德叹了口气,“这案子越来越不像意外了。那男生联系上了吗?”

    “联系上了,但是对方说跟死者只是普通关系,最后一次见面是三天前,并且死活不肯公开配合调查,说是怕影响自己。”

    “现在的大学生都这么没担当么?这种男生居然还有人追求,真不理解现在年轻人的想法。”张明德摇摇头。“验尸报告呢?还没出来?”

    “没有,我去催催。”

    张明德摆摆手,示意他快去。举手看看时间,也差不多到下班时间了。

    案子虽然有些疑点,却也不过是怀疑而已,一切都要等验尸报告出来才能继续进行。

    叮嘱了值班警员几句,又简单汇报了情况,张明德的心思已经飘回了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