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咒噬 > 第6章 神秘事物局
    午饭时分。

    谢法终于翻完了资料,面前摆着警局的人送来的盒饭,电脑上还开着视频。

    视频的对面是一个戴着眼镜的可爱女孩。

    谢法的堂妹,神秘事物局负责后勤的谢珍珍。

    “目前还没有关于洛容的新消息,与洛家的交涉也不太顺利。韩笑正在调查大学城的案子,用不用把他调过来?”

    “嗯……暂时不用,目前情况不明。”谢法一边吃盒饭,一边抱怨,“难吃死了,人手不足,居然我这个领导也要出外勤。”

    “你就忍耐一下吧,”谢珍珍嘻嘻笑道,“毕竟事关两家,还是你亲自出马比较有震慑力。另外,家主刚才来电话询问进度。”

    “告诉他,毛都没摸着呢!”谢法撇撇嘴,筷子一扔,“不过HB大学这里确实有事,是咱们的案子。我查了下,这学校之前有“祈灵”传说,这些年也发生过不少恶念缠身的事,大多是些意外或神智受影响自相残杀之类的,但这一次,出了一个咒杀。”

    “咒杀?是洛容?”

    “不好说,人死的时候,洛容还没进B市呢。但死因是脑死亡,死后身体仍动了一阵子,可以确定是咒杀无疑。而且那学校附近,多半有祈愿木、祈神炉之类的东西。”

    “可是,再厉害的祈灵法具,普通人祈愿,也顶多让人流流鼻血之类吧。没有咒师,不可能实现咒杀呀!”谢珍珍一脸不解。

    “谁知道,”谢法打了个哈欠,“我下午去看看。”

    “洛容杀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做什么?还用咒杀这么麻烦的方式?”

    谢法瞪了她一眼,“我还等着你告诉我呢!给我彻查洛容!尤其是他之前犯下的案子!”

    “是!”谢珍珍吐了吐舌头。

    “另外,通知小关,让他带着设备来HB大学帮忙!”

    挂断视频通话,谢法跟张明德打了个招呼,准备亲自去HB大学查探一番。

    谢家和洛家,都是在这个时代,仍旧保有神秘能力的古老家族之一,也就是俗称的,“能通鬼神的人”。

    而整个GA十三分局,都是他们这种人,专门负责解决一些神秘案件。

    在古代,他们这些人,被称为“异人”。而“异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

    那时候,第一个打破祖训走出深山的异人出现在世人面前,以其神鬼莫测的能力引起了当权者的注意,并为他的家族带来了长达百年的荣华富贵。

    之后不断有异人从山中走出,参与到世俗的战争之中,各大当权者的背后,都开始出现异人家族的身影。而异人与异人之间的仇怨,也是从那时就开始种下的。

    但富贵荣华并非没有代价,渐渐的,一些当权者开始忌惮异人的能力。这种忌惮,在某个繁盛的时代终于达到巅峰。

    大量异人家族被扣上各种罪名,甚至来不及反抗就举族被灭,剩下的家族也不得不纷纷转入暗中,自此异人在史书上逐步销声匿迹。

    但异人与当权者之间历经百年的纠葛并不容易断绝,两者互相忌惮,却又互相依赖,此消彼长,互有长短。时至近代之后,战火不休,众生遭劫,异人更是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传承危机。

    也许是天地创伤过深灵气不足,也许是为了惩罚异人过分干涉世俗斗争,异人的家族开始出现大量血脉稀薄,没有天赋的孩子。这些孩子与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甚至连异人引以为傲的术法和能力都无法阻止这种血脉的断绝。

    时至今日,大地上剩余的异人家族,全部面临灭绝的危险。

    而谢法,已经是谢家本家这一代仅有的一个天生异人。

    他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全部都是普通人。

    诸多的表兄表姐妹中,也仅有两个仍保留着异人的能力。

    所以他倒是很理解,洛家想要保住洛容的心理。

    严格来说,谢家和洛家算是世仇,在各个朝代,都曾经有过不死不休的争斗。

    但现在,双方血脉都濒临灭绝,这种仇怨当然也搁置下来,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只是强烈的竞争意识和领地观仍是不可避免的,所以谢家不可能让洛家插手B市的事。

    谢法开着车,到达HB大学的时候,正是下午两点,最热的时候。

    盛夏出外勤,实在不是一件舒服的事。

    学校内外都增加了不少保安和便衣。那片疑似藏有法具的小树林,也拉起了隔离带,不让人靠近。

    谢法正是在这里,第一次见到夏青幽。

    苍白的女孩儿,明明是盛夏时节,却仿佛置身寒冬腊月一般,萦绕着冷雨过后深入骨髓的阴郁。

    身材纤瘦,背脊却很直,悄无声息的站在树的阴影里,望着小树林,不知在看些什么。

    谢法想了想,拉开车门,叼着烟走了过去。

    “在看什么?”

    青幽抬头,阳光斜斜的照在谢法的脸上。

    原来这世上,真的有这种人。目若郎朗星光,颜若灿灿朝阳。

    那是一张几乎完美的脸,英俊得毫无道理。五官清澈明晰,一双眸子犹如宝石般璀璨动人,笑起来眼角眉梢都带着漫不经心的春意。紫色的耳钉和深红色的衬衣穿在他的身上,不但没有丝毫女气,反而更加显得风流不羁。

    也不知是不是幻觉,青幽觉得他似乎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光芒。

    “没什么。”

    青幽一怔之下,立刻回过神来,后退一步。

    “只是看这里被围起来了,有些奇怪。”

    谢法感觉这女孩儿有些眼熟。但毕竟他只是在案子档案里看她的照片,所以此时完全没想起来。

    “你知道什么吗?关于这片小树林?”

    青幽立刻摇头。

    这男人不像警察,但也不像普通人。在这个关头,她一点儿都不想惹人注意。

    所以又补充:“去年这里好像是死了两个人,其他就不知道了。”

    很标准的答案。

    “为什么站在这里?”

    “没有,只是路过……看到这里被围上了,就好奇看看……”

    谢法漫不经心的点点头,某种一闪而过的直觉让他觉得这女生似乎有些问题,但可惜他不是相信直觉的人。

    “过两天就没事了,回去吧,天气这么热。”

    摆摆手,谢法再不看青幽一眼,转身朝小树林去了。

    青幽看到他跟保安打个招呼,就走了进去。

    是警察吗?即使是,恐怕也不是普通的警察吧?

    那么年轻,还长了那样一张脸。

    谢法当然不知道背后女生的想法,他的心思已经转到了小树林里的东西身上。

    刚一进入,谢法就觉得不对。

    太干净了。

    作为一个死过人的地方,风中却没有半点儿煞气。

    点起引魂香,半晌,没有任何反应。

    人有三魂而有灵,有魄而成体,正常人死亡之前,魄首先消散,因此身体会逐渐衰败。直至死亡之时,天魂归于天,然后命魂消散,最后灵魂消散。

    三魂消散的过程比较漫长,大约要持续三到七天左右。而咒杀,是在人活着的时候,强行将三魂从体内剥离,由于魂先离,魄后散,所以经常会出现医学上已经死亡的身体,还能够持续行动一段时间,就像之前的孙小妮。

    而所有被法具影响失去生命的人,至少会有一魂被具吸收,孙小妮这种被咒杀的人,整个灵魂都会沦为具的傀儡,永世被囚禁在具里。

    但如今具还在,却丁点魂的踪迹都没有。

    看来洛容已经来过这里了。

    谢法本打算来这里招魂问一问,却没想到洛容先下手为强,没给他留下半点儿线索。

    这个行为本身就很耐人寻味。

    他抽走了所有的魂,却留下了法具,是为了什么?

    谢法可不认为他是贪图那一点儿魂力,留下具,必然是为了拖延他调查的时间。而带走孙小妮的魂,很可能是因为里面隐藏着能直指他目的的东西。

    半小时后,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小树林旁边,一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男生拎着一个边角包裹着古铜色金属的黑箱子走了下来,箱子并不大,但男生拎得十分吃力。

    关雎鸠,神秘事物局技术员。

    “我一个技术宅,还要客串外勤,而且连个司机都没有,居然让我拎着一箱子骨灰狗血铁砂搭出租车!”

    谢法瞪了他一眼,“人手不够,再抱怨我就告诉你爸!”

    虽然关雎鸠已经二十一岁了,但告家长这招仍旧屡试不爽。

    谢法嘱咐几句,果断选择去学校里吹空调,留下关雎鸠一脸敢怒不敢言的干活去了。

    太阳下山前,满身汗水的关雎鸠终于回到了有空调的办公室,将一个暗金色的香炉扔到了谢法面前。

    “就是这玩意,累死我了!我要举报你虐待员工!”

    说完咕嘟咕嘟喝完了一茶壶的茶。

    谢法拎起香炉细细打量。

    这是个铜制的三角香炉,巴掌大小,双层台基,炉身有莲花雕饰,暗淡无光,但仔细闻时,仍能闻到淡淡的檀香味。

    “这东西是祈神炉,之前应该在庙里,接受过上百年的香火供奉,所以有了点儿神性。断了香火后,不知怎么就被埋在了那树林里,每天只能吸收点儿过路人的祈念。”

    关雎鸠喝饱了水,索性瘫在沙发上汇报工作。

    “施咒的痕迹呢?”谢法懒得看他,继续把玩这小小的香炉。

    “你猜的没错,这个祈神炉近期作为咒的媒介被使用过,但并没有咒的痕迹,这点非常奇怪。”

    “没有咒的痕迹?”谢法皱皱眉,“我记得,通常咒杀是将咒附在媒介上,然后将目标的血献祭给媒介,通过媒介建立与目标的联系,并将咒传递过去。”

    “没错,”学霸关雎鸠对这个答案给与了肯定,“所以很奇怪,不是正统的施咒方式。”

    “嗯……”谢法若有所思,“刚才珍珍来电话,说没有查到任何死者跟洛容有关的迹象,你说有没有可能,下咒人不是洛容?”

    关雎鸠一愣,“……可是,洛家是当世唯一的咒法世家,不是洛容,还能是谁?”

    “但死者死亡的时候,洛容还远在千里之外。他是怎么做到把死者的血献祭给祈神炉的呢?”

    “……他有帮手?”

    关雎鸠表示自己只是个技术员,推理不是他的本行。

    谢法也没指望他:“其他的呢,孙小妮的灵魂痕迹?”

    “有,魂虽然被带走了,但还留下了一堆怨气,我本以为用术将怨气反噬,然后跟着怨气就能找到洛容,谁知怨气居然分散到了一堆学生身上!也不知道这个女生怎么这么惹人恨,这许许多多的怨气,都粘在她身上。”

    谢法突然一拍桌子,吓了关雎鸠一跳。

    “对了!就是这个!”

    “什……什么啊……”

    “我之前一直觉得不对的地方。就是这里!孙小妮的受害模式!她跟之前其他受害人是一模一样的,被周围人讨厌,身上沾满了恶意!这也是典型的祈灵受害者特点!”

    关雎鸠一脸懵逼。

    “我简直就是天才!”谢法都快崇拜自己了,“孙小妮应该不是洛容杀的,而是不知为何,死在了被祈神炉加持的恶意诅咒之下!这里面的原因,应该就是洛容的目的!”

    “可是……是什么呢……”

    还没等谢法细细思索,门就被撞开了。

    张明德神色紧张的闯了进来。

    “出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