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咒噬 > 第21章 倒转的时间
    眨眼间,青幽的世界变了。

    前一刻,她还站在树下跟沈沐颜说话,发觉到沈沐颜的异常后,就拉住了她。

    然后所有人都消失了。

    谨慎的环顾四周,两分钟后,青幽不情愿的承认,恐怕消失的是她自己。

    树还在那里,公园也仍旧是那个公园,只是无论门口的石头还是旁边的牌子,都是崭新的。

    街上的人来来往往,没有一个是她认识的。

    掏出手机,理所当然的没有信号。

    依次尝试了身上超过十种的通讯器材和符文,毫无反应。

    已经有路人在好奇的打量她了。

    这个时间点,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独自站在公园的树下,可不是什么太寻常的事。

    青幽犹豫了一下,决定在附近找寻一下线索。

    周围的一切似是而非,熟悉,但又不是应有的样子。

    穿过公园街,拐角处出现了一间小小的书店。

    青幽记得,这里应该是一间西饼屋。

    推开书店的门,柜台后带着眼镜的斯文大男孩抬起头,对她微微一笑,点头示意。

    店内装饰得简单而文艺,莹黄色的灯光十分温馨。

    柜台上摆着两份没卖出去的报纸,青幽装作不经意的扫了两眼。

    头版头条,北京奥运会开幕。

    心中一阵疑惑,又扫了一眼报纸的日期。

    2008年8月10日。

    一种巨大的荒谬感瞬时占据了大脑,青幽深吸一口气,装作不经意的问店员小哥:“您这里有化学类的参考书吗?”

    “有啊,”小哥指了指后面,“右边数第三个书架。”

    “谢谢了,”青幽对他一笑,装模做样的掏出手机,“呀,我手机没电了。那个……你手机能借我用用吗?我同学也想买化学参考书,我想问问她要哪种?”

    青幽的外表没有任何侵略性,看起来就像邻居家的小姑娘,所以小哥只是犹豫了一下,就掏出了手机。

    “给你。”

    诺基亚,黑白屏幕的手机。

    青幽的心又沉了一分。

    手机时间显示:2008年8月10日,10:43。

    青幽想了想,没有打谢法的手机,而是输入了神秘事物局的座机号码。

    正打算拨通,一双大手突然伸过来,抢过了手机。

    谢影。

    青幽从没有一刻这么庆幸过,幸好谢影也在!简直就像是溺水中得浮木,悬崖上的绳索!太及时了!

    她几乎来不及掩饰自己的喜悦,就本能的抓住了谢影的衣服。

    谢影愣了一下,给了她一个“安静”的眼色。

    然后把手机扔给小哥,拉着她就走了出去。

    小哥一副洞透世情的笑容。

    “谢影,这里是……”刚回到街上,青幽就迫不及待的开口了。

    “过去。”谢影给与了肯定答复。

    “2008年?”青幽有心中种不可言喻的荒谬感。“……这是……穿越了吗?”

    说好的空间呢?怎么变成了时间了?原来穿越是这么容易的事吗?

    谢影拉着她,拐进了一个没人的小胡同。

    “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你每一个字都要记住。”

    青幽点点头,心里有些紧张。

    谢影的手仍紧紧攥着她的手腕,力量大得简直像铁箍。

    但她没动。

    “我们失算了,这是时间之力,我们目前被困在时间线的节点上,没有外援,一切只能靠自己。”

    “时间是一种严格而玄妙的规则,循环往复,周而复始,这不是我擅长的领域,所以我需要你保持十二分的谨慎!不要试图做出任何会改变未来的举动,例如打电话给神秘事物局!因为十年前,局里没有接到这通电话!”

    “从这案子受害者可以推断,这次时空跳跃,一旦触犯到规则,就会被夺走时间!而时间对我来说至关重要,所以危急关头,我一定会优先保全自己!你做好心理准备!”

    谢影从没说过这么多的话,也从没用如此严厉的口气说过话。

    青幽想,他们的处境,多半是不大好。

    所以当他提起会优先保护自己时,青幽反而觉得理所当然。

    “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谢谢。”这句谢谢,是感谢他的坦诚。

    一个会提前告知抛下你的人,比一个信誓旦旦保护你却在危机时刻做出相反举动的人,要值得信任得多。

    谢影皱眉看着她,似乎不懂她为什么如此云淡风轻。

    “这里……是我们那个世界的过去?不是什么平行世界之类的吗?我刚才……跟书店的小哥讲过话,有关系吗?”

    青幽仍旧对这种时间跃迁充满了好奇,脑海中不停的浮现出各种关于时空穿梭的信息。

    “要是影响了会怎么样?会像电影里那样,产生多元宇宙之类的吗?”

    没看过电影的谢影并不知道多元宇宙是什么。

    “原来全身器官衰竭,是因为被夺走了时间啊……”青幽继续自言自语:“可是,我们来到这个时间本身,不是已经产生影响了吗?不会有蝴蝶效应之类的吗?”

    “蝴蝶……效应?”

    谢影完全不知道什么是蝴蝶效应。

    “你没看过?那,你看过前目的地吗?时光骇客?回到未来?”

    青幽一连说了三个经典电影,谢影没都有半点儿反应。

    “……抱歉。”

    青幽有些不好意思,明明是被困的状态,她却总是在想一些不着边际的东西。

    “我的意思是,真的能改变未来吗?如果真的做了什么,比如见到过去的自己之类?”

    谢影凉凉的撇了她一眼,“你说的那些,我都不知道,但我知道,时间是规则,妄动的代价极其高昂,被夺走时间,只是最轻的一种。”

    “呃……”青幽并不想未老先衰。

    “那,我们要怎么做?”

    谢影突然伸手,在青幽左肩附近的空气中一抓。

    一条蓝色的线出现在他手下。线的一端在青幽肩膀上,另外一端却连着虚空。

    青幽知道,这是谢法为了她的安全,连在她身上的魂线。

    谢影指尖在线上划过,线割破了他的手指,血从伤口流出,被线所吸收。

    线变成了暗紫色,一个声音从线上传来。

    “青幽……黑鸦,你们怎么样?”

    谢法的声音。

    青幽这才知道,原来这东西也可以作为电话使用。只是似乎信号不太好,声音断断续续的。

    “安全,时间点2008年8月10日。”

    谢影一如既往的言简意赅。

    “2008年吗……十年前啊,青幽听着吗?”

    “听着呢!”青幽立刻回答。

    “好,青幽你听好了,触发这次传送的是时冕,这东西有千年以上的历史,是异人全盛时期制作的类神器。由于你是第一个进入的,所以你是关键。”谢法顿了一下,“时间是至高的规则能量,时冕虽然能够利用先天之力强行开启时门,但也必须遵循天道规则。只要不触犯【禁忌】,遵循【规则】,找到【钥匙】,你们就能回来。”

    青幽:“要怎么做?”

    谢法接着说:“这是根据【你】的记忆选择的时间点,这个时间点必定发生过一件对你影响重大的事,【钥匙】就在这个事件中。”

    “【钥匙】的提示是,注意不符合【规则】的东西。所有亚级能量都涉及到规则,而天道不绝人之路,所以【钥匙】必定是不遵循规则的东西。”

    “另外,时间规则的【禁忌】就是【变化】,千万记住,不要做任何会改变时间线的事!还有,你们只有七天时间,七天内找不到【钥匙】,就会直接触发【禁忌】!”

    “不能改变时间线……和影响重大的事……”

    青幽沉思着。

    十年前……除了那件事,还能有什么?那是她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再回忆一次的事。

    她记得,事情似乎发生在8月中旬,也就是……几天后。

    青幽瞄了一眼身旁的谢影。

    他静静的站在那里,与夜色浑然一体。

    心中的不安忽然消散了几许。

    毕竟,这一次自己不是独自一人了。

    “我知道了,事情应该是8月13号左右开始的,是发生在我的家乡K市。”

    “K市?”

    谢法想起来,夏青幽是K市人。但麻烦之处在于,他的魂线在空间距离上延伸度有限。

    “没办法,黑鸦,你想办法三天内带青幽回去,记得别惹出太大动静。我的魂线延伸度有限,今后就只能靠你们自己了。”

    谢影低低的“嗯”了一声。

    “2008年……K市……”谢法总觉得这个时间点很耳熟。

    猛然想起来一件事。

    “黑鸦!十年前,谢璟昆的那件案子是不是也在K市?也是8月中发生的?”

    “对。”

    谢影给出了肯定回答,在青幽提到K市的时候他就想起了那件案子。

    谢法倒吸了一口冷气。

    “不会这么巧吧?我记得,当年,那件案子是你进入局里的第一件案子!”

    谢影皱着眉,没说话。

    “什么案子?”青幽突然有某种荒谬的感觉。现在想起来,那段时间,前前后后一共死了四个人,改变了她很多……难道她那个时候就遇到过神秘事件?青幽看向谢影。

    “……我说的事情是发生在蝴蝶岛上。”

    谢影深深看了她一眼。

    谢法无奈的声音传来。

    “这可真是……巧啊。青幽,那是当年闹得很大的一件神秘案件,”谢法在平板上翻看着案件资料,“虽然最终解决了,但案子本身还有很多疑点。这件案子当年是黑鸦负责的,他应该知道得更清楚。等等……你在当年的报告中提到【未知的协助者】?并且之后一直是【身份未知】?”

    “不错。”谢影接道,“当年的案子,我接到过两次关于凶手的提示,但提示者的身份,一直未能查到。”

    谢法沉默了一会,再开口时有些迟疑:“你觉得……会不会是……”

    谢影:“很可能。”

    谢法叹了口气。“这种情况,没有任何人遇到过,你只能靠你自己了。”

    谢影“嗯”了一声,直接掐断了魂线。

    青幽呆呆的看着谢影。

    所以,【会不会是】什么啊?【这种情况】是哪种情况啊?

    而且这么轻易挂断这种无法再接通的电话,真的好吗?没有什么其他信息了吗?

    “走!”

    谢影不给她提问的机会,转身就走。

    “等等……”青幽拉住了他。

    谢影停住了脚步,但并没回头。

    青幽本打算问一问刚才他和谢法在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却成了一句:“我饿了……”

    肚子还应景的发出两声咕噜。

    青幽有点儿脸颊发烫。

    这不能怪她,今晚跟沈沐颜一起吃饭,吃的是辣的要死的印度咖喱,她本就没吃多少,又折腾了一晚上,不饿才怪。

    谢影明显僵了一下,青幽从他的背影上仿佛看出了大大的“嫌弃”。

    但两人仍是在大学城边缘找到了一家24小时营业的咖啡店,准备吃点儿东西。

    巧合的是,居然正是遇到沈沐颜的那家店。

    店面看起来跟10年后没什么不同,仍旧是昏黄的色调,和古旧的音乐。

    沈沐颜……应该没事吧?

    鬼使神差的,青幽也点了一杯热巧克力。

    当然,还有金枪鱼三明治、甜甜圈、芝士蛋糕等等。

    在青幽的强烈要求下,谢影终于勉强同意坐在她对面,跟她一起吃东西,而不是继续蹲在墙角的阴影里。

    当他拿起第二个甜甜圈的时候,青幽发现,谢影应该喜欢甜食。

    所以她把那一杯喝了一口就再也喝不下去的热巧克力推了过去。

    谢影果然喝了个精光。

    喝完后似乎觉得青幽看他的眼神有些诡异,想了想,解释了一句:“甜食有助于补充能量。”

    “是是~”青幽一本正经的点头,忽然在谢影身上发现了一种“反差萌”。

    于是笑眯眯的把蛋糕也推到他跟前。

    淡黄色的芝士蛋糕,上面薄薄一层柠檬酱,散发着淡淡的酸甜和奶香。

    谢影犹豫着,挖起了一块,送到嘴里。

    不是曾经吃过的味道。

    这是他第二次吃蛋糕,第一次,是在他十岁生日那天。

    谢家主母郑蔓儿亲自端给他,庆贺他通过魂法测试,正式成为谢家的魂师。

    那块圆圆的小蛋糕,那种香甜的味道是他从未尝过的,直到今日还萦绕在心头。

    “Hidingintheshadowsfromthespies。”

    “Moroccanmoonlightinyoureyes。”

    怀旧的歌声带着宛如旧书般昏黄的思念,流淌在这个十年前的午夜,这个边缘的小咖啡馆里。

    就连谢影凌厉的轮廓,似乎也被这旋律感染,沾上了一种柔软的忧伤。

    那一瞬间,青幽在谢影的眼底,看到了某种隐匿的深情。她突然之间,就听懂了这首这些年来,都未曾听懂的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