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咒噬 > 第23章 蝴蝶岛
    2008年。

    一辆满是灰尘的老式本田轿车行驶在通往K市的路上,开车的正是谢影。

    青幽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正在打瞌睡。

    这是谢影从某停车场“借”出来的一辆弃置旧车,行驶起来除了噪音大了些,倒也没别的毛病。

    车子的后座上还放着一包吃的,面包、矿泉水、方便面,也是谢影不知从哪里搞到的。

    青幽觉得自己简直就像饭来张口的大小姐。

    吃饱之后又睡了大半个上午,青幽精神好了些。转头看看开车的谢影,对方一直没合过眼,甚至连水都没喝过一口。

    “你要不要休息一下,吃点儿东西?”这已经是青幽第三次跟谢影说这句话了。

    “我也可以开车的……而且,你这样算疲劳驾驶吧?”

    谢影虽然仍旧没看她,却难得的回了句话:“我说过,我的身体跟你不一样。”

    “那也需要吃饭和休息吧?”青幽转身在一堆食物里挑来挑去,“你想吃什么?”

    谢影不理她。

    青幽习惯了他的沉默,他虽然沉默,却似乎并不讨厌她说话。甚至有时候,她觉得他喜欢自己多说几句。

    “不用那么着急啊,”青幽继续说,“要是你不想耽误时间,我来开车好了,你休息一会儿,保持最佳状态!”

    谢影减慢了车速。“你能开车?”

    青幽点点头。她学了一阵子车,虽然没驾照。但在2008年,有驾照也没用不是?

    谢影在路边停下了车,两人换了个位置。

    他并不太累,以前出任务的时候几天不睡也算正常,但有一句话青幽说得没错,他需要保持最佳状态。

    以及,他的身体虽然比其他人强一些,但也需要睡眠和食物。

    但远离普通人生活的谢影并不知道,女司机是一种多有杀伤力的生物。

    尤其是没驾照的女司机。

    他喝第一口水的时候,青幽已经三次平地起步失败。

    第四次终于成功,一脚油门车子就像离弦的箭一样朝着树冲了过去。然后一个急转,总算歪歪扭扭上了道。

    谢影险些就打破车门拎着她跳车了。

    “那个,太久没开了。”青幽有些尴尬的解释。

    谢影默默撕开了一袋面包。幸好这条路上车不多。

    青幽小心翼翼,打方向盘、加油……加多了!刹车——不好后面来车了……急转——刹车!

    车子终于如愿的撞到了路边的石头上。

    幸好刹车及时,石头也不大,只是受到了一点撞击。

    谢影手里的面包刚吃了两口。

    “对不起对不起!”青幽不敢看谢影的脸色。

    谢影默默吃完了面包,把青幽扔回副驾驶。然后一路上再也没理她。

    两人是在中午时分到达的K市。再次走在那条曾经熟悉的街道上,青幽一时有些恍然。

    这是她度过了整个童年的城市,但自从上大学后,已经很久没回来过了。

    小姨家不足七十平米的两室一厅,一家三口住着正合适,多出一个她,就显得拥挤了。

    而且这个城市,留给她的记忆并不那么美好。如果可以,她一点儿也不想回顾。

    谢影直接将车开到了码头。

    他们需要在这里搭乘游轮出港,前往蝴蝶岛,参加那场充斥着血腥的旅游。

    还要避免不能被十年前的自己发现。

    在一间地下小旅馆开了房间后,谢影表示想要单独出去办点事。

    青幽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这种不需要身份证的小旅馆的,但让她自己一个人呆在这里,她可不愿意。

    何况她也有自己的事。

    谢影当然不同意她出去,但他完全不具备舌战技能。

    半天,只干巴巴的憋出一句:“听话。”

    但最终,身为新人的青幽还是乖乖“听话”了。当然附带了一些条件,例如谢影必须向她解释关于蝴蝶岛的一切,并且在任务期间,不能再隐瞒任何事。

    当年的凶案,青幽知道得并不多,毕竟她才12岁。而且她并不是事件中心人物,只是不幸被牵连,做了后悔的事。

    但谢影却是当年事件的中心人物。两人一起回到这个时间点,青幽可不相信这是巧合。

    这个事件中,必定有什么,同时需要他们两个人。

    桌上放着蝴蝶岛的旅游宣传图册,鸟语花香的山谷里,各色蝴蝶翩翩飞舞。旁边一行宣传语:近距离接触大自然,与超过两千种蝴蝶共舞。

    在青幽的记忆里,蝴蝶岛是一个奢侈的地方,班上同学去过的人不多,但每一个去过的,都大肆炫耀。毕竟在那个年代,坐游艇上岛,住温泉旅店,享受自然景观,参观古迹和博物馆,已经算是最顶级的旅游了。

    若不是在社区活动抽中了一等奖,以小姨家的财力,根本是不可能去蝴蝶岛旅游的。但如今想起,那次中奖,恐怕中的是厄运之奖。

    五天之内,死了四个人,包括一个10岁的孩子。官方的说法是逃狱的杀人魔,但谁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事情发生在温泉酒店,而青幽一家住在普通的快捷旅店,所以具体的事情她并不清楚,唯有那个10岁的男孩,她认识。

    不但认识,还有一段致命的孽缘。就是从这个孩子身上,她第一次,真正认识到了人心的险恶。

    谢影直到晚上才回来,带回了一个巨大的背包,并把两张身份证扔给青幽。

    “这是我们在这个时代的身份。”

    青幽拿起来一看,女的叫吴彤,男的叫周斌,都是S市红山人。身份证上不知使用了什么手段,照片居然是青幽和谢影的。

    “这是……假证?”青幽翻来覆去看了几遍,看不出任何门道。

    “真的。”谢影从背包里拎出几件衣服扔给青幽,“这两人从S市来旅游,正准备登上蝴蝶岛。”

    青幽一点儿也不想知道这两人现在在哪里。

    打开谢影带来的衣服,一件荷绿色带花边的蕾丝上衣,一条短裙,一条蓝色碎花连衣裙,还有一套黄色分体泳衣。

    这是要她穿吗?青幽觉得有点儿方。

    谢影见她瞪着衣服发呆,想了想,解释了一句:“这是吴彤的。”

    青幽叹了口气,拿起衣服在自己身上比了比,大小差不多。

    “伪装,我明白。但是衣服也就罢了,泳衣我是不会穿的!”

    谢影一脸不明所以。

    青幽表示跟一个大龄社交障碍没办法解释。

    “一定要泳装吗?不是不能引人注意吗?”

    “第三个死在温泉里。”

    “我……我们还要去查死者?那不是当年的你应该调查的吗?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找【钥匙】吧?”

    谢影没理她,又从背包里掏出几件杂物,放到了桌子上。包括一瓶可疑的液体,一包红色粉末,和一束香烛。

    “喂,你答应过要开诚布公的!”青幽有些不满的站到了他的面前,两人现在在一条船上,隐瞒情报只会提升任务难度。“我可是足足等了你一个下午啊!”

    她的身高只到谢影肩膀,即使仰着头,也没什么气势。

    但谢影却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他不太习惯这么靠近一个人,甚至能感觉到对方的体温。

    “这很复杂。”

    “没关系,我们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说。”

    谢影终于勉强点了点头。

    青幽愉快的给他倒了杯旅店提供的廉价茶水,并给了他一段时间组织语言。

    半晌之后,谢影开口了。

    “首先你要知道,这很可能是一次【时间循环】,你和我,都是循环中的棋子,我们要做的,不单单是找到钥匙,还要扮演好自己在固定时间点的角色。”

    “……什么意思?”青幽有种不好的感觉。

    “意思是,我们,很可能是当年蝴蝶岛事件的一部分。”

    “等等!一部分?时间循环?”青幽示意他说慢些,试着理清思绪,“是那种……任何试图改变过去的行为,都是已经注定的未来的一部分的意思吗?”

    谢影想了想:“未来不是注定的,但我们不能让它发生改变,否则会触犯【禁忌】。”

    青幽思索着:“但是,难道不是正因为我们不让它改变,所以它才是注定不可改变的吗?或者即使我们想改变,但这种改变本身也包含在注定之中,所以未来还是注定的!嗯……这简直就是个哲学问题。”

    谢影一脸木然,完全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青幽也发觉自己似乎有些跑题了,“唔……回到之前说的,你的意思是十年前你的经历中,有现在的你的存在吗?或者说,以前的你见过现在的你?”

    “没有正面见过,但八成以上,有交集。这个案子涉及到一个上古半神的祭坛,一个背叛的异人。以当时的我的实力,本是很难顺利解决的。但中间有人给我提示,帮我识破犯人身份,而且最后抓捕犯人的时候,他已经是半死的状态。现在想来,说不定这个帮我的人,就是我自己。”

    “这可……真魔幻!”半晌,青幽只能感叹,“未来的你救了过去的你,简直像演电影一样。这份工作真是……永远都不缺乏惊喜啊!”

    谢影没回答。他突然想起了一些其他的事。

    当年他的任务,除了抓捕凶手外,还有找到失落的东西。但当他找到的时候,东西已经被人拿走了。他找遍了所有相关的人,都没找到那件东西的下落。

    当年拿走东西的人,会不会就是如今的自己呢?因为拿到之后就消失在时间里,所以根本无迹可寻。

    “这么说,我们还要去解决这个涉及到半神和背叛者的案子?”青幽继续说道,“看来我确实需要一件泳衣。”

    见谢影不理她,青幽伸手拉了拉他的袖子。

    “嘿,来给我开启一下穿越者的金手指吧,讲讲这个案子?”

    感觉到她靠近的谢影终于回神了。

    于是在这间充满可疑气味的小旅馆里,青幽听到了十年前蝴蝶谷事件的另外一个灵异版本。

    事情的起源是神秘事物局情报员谢璟昆之死。

    他在一次任务途中,命灯突然熄灭,几天后K市的码头上,有人打捞到了他的尸体。

    谢璟昆是谢诚意和谢珍珍的父亲。

    当时谢法还不到二十岁,谢璟文也接掌谢家不久,无法离开B市。谢家既不能将调查的事交给别家,也不能让少主以身涉险,所以谢影就成了这件事情的负责人。

    谢璟昆死前,曾三次登上蝴蝶岛,最后一次确切的行迹,是在蝴蝶岛的船上。所以谢影理所当然的去了蝴蝶岛,寻找线索。当地的事务局负责人郑钧与他同行,谢诚意则负责码头接应。

    他那个时候并没有什么经验,上岛后大张旗鼓的调查谢璟昆生前行踪,理所当然的惊动了很多人。

    于是他登岛的第二天就开始死人。

    第一个死者是岛上的工作人员,年轻的女人,被剥下了脸皮,倒挂在山谷的树下。

    第二个死者隔天白天出现,被开膛破肚取走了心脏,摆在博物馆的台阶上。

    第三个则被切到看不出人形,如同一滩烂肉般被丢到温泉里。

    这三个人都不是第一次登岛,并且都在之前登岛的时候与谢璟昆有过接触。

    在调查第二个死者时,有人在深夜将他引到遗迹的祭坛之中,看到了郑钧的诡异行径,并在郑钧身上发现了谢璟昆的法器。

    一番搏斗之后郑钧跑了,接应的谢诚意也查到郑钧之前与谢璟昆的恩怨,至此,郑钧正式被定位这系列凶案的凶手。

    两天后,在警察的协助下,年少的谢影在岛上的一个地下室里找到了郑钧,此时她身上已经带了不轻的伤。郑钧对杀死谢璟昆的事情供认不讳,却闭口不言其他事情,并在谢影将其带回陆地之前,就自我了断了。

    当年,这件案子就这样草草结案了。但其中很多疑点,简直显眼得就像白米饭上的黑芝麻。

    例如岛上的三个死者跟谢璟昆有什么具体交集。例如郑钧为何要冒险杀死他们。例如郑钧究竟在祭坛上找什么。例如谢璟昆死前正在调查什么。

    谢影只有一句话:“我不知道。我的任务是找到杀死谢璟昆的凶手,其他的事情,不在我任务范围内。”

    青幽开始怀疑,当年这任务之所以交给谢影,恐怕也是因为他这种性格。

    不问,不说,除了命令,什么都不在乎。

    而且那几天,蝴蝶岛上,除了这三人外,还有第四个死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