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咒噬 > 第53章 猎鹰与赌局
    网络上,一场小型的非公开直播正在进行。

    主画面是一间阴森森的柴房,几个年轻女人正在柴房中检查一具尸体,看脸孔,赫然是青幽几人。

    当播放到久女挣脱女尸,青幽打破窗户逃走时,弹幕一片叫好声。

    “又是带法器的女人,最近牺牲者质量越来越高了啊!”

    “马尾这个不错,我看好她!”

    “我看好圆脸的,她绝对能活到最后一个场景!”

    “6666,都是老司机啊!”

    直播中响起装腔作势的声音:“尊贵的【赌局】成员们,请容我透露一个小小的信息:本次牺牲者中,有【专家】存在!所以我们将在一天后开启【地狱】难度!”

    “十四个人,到底谁是【专家】呢?另外,我们的【猎鹰】也要开始行动了,这一次,有几个猎物会落入陷阱呢?旁观者们,尽情下注吧!”

    直播下方,几个【竞猜】项目正在进行,包括“谁能活到最后”、“谁将进行第一次血祭”等等,下方则显示着十四个牺牲者的头像,每个人名下的筹码都在陆续上涨中。

    其中“谁是猎物”一项,涨得最快。十四个人的头像下,圆脸女孩的筹码数赫然高居榜首,排名第二的居然是谢影。

    弹幕也再次热闹起来。

    “马王府玩了这么多次,还是猎鹰局有意思。我就喜欢这种自相残杀的!”

    “根据以往经验,女人活的比男人长!”

    “这次居然没有一个美女,只有两个勉强能看的,还穿得那么多,差评!”

    “赶紧开杀,我可不是来看电视剧的,我要血!血!”

    “又一个无脑的暴发户,【赌局】筛选成员的时候真应该更严格一些。”

    装腔作势的声音再次响起:“哎呀呀,我们来看一看,杂役房里似乎出现了一些不和谐呢!”

    直播画面切换到另一间阴森破旧的柴房里,身材高大的男人单手拎起贼眉鼠眼的男人,像扔破布一般扔到了墙上。

    吴十一惨叫一声,顿时头破血流。一股火气涌上心头,气势汹汹的站起来,却在看到对方足足三个健壮男人时,不情愿的“哼”了一声,认怂了。

    打人的正是谢影。

    他们的屋子里一共五个男人,【监督局】的宁正心、章宾,和寻宝四人组的吴十一、黄山,其中宁正心被换上了一身杂役装扮。

    他们的柴垛下面并没有尸体,但柴垛旁边,却有一个恶臭的恭桶,恭桶里充满了黏糊糊的黄色半稠状物体,上面爬着密密麻麻一层虫子。

    只看了一眼,众人就被恶心得够呛,甚至宁正心两人的神色也不太好。

    他们所在的柴房明显比较牢固,窗户全部用木板钉死,门也锁得很紧,最重要的是,时不时能听到隔壁传来的磨刀声。

    若是强行破门,势必惊动隔壁的人。

    在宁正心的建议下,诸人在房内寻找线索,却一无所获,唯有他自己身上,发现了两大锭银子。

    一个被关在柴房的杂役,身上却有这么多银子,明显是犯了事儿,多半是背主。

    而整个柴房里,最容易藏东西且不用担心被找到的地方,只有那个爬满了虫子的恭桶。

    但谁也不愿意去查看,太恶心了。

    于是几人就僵持了下来,谢影愈发不耐烦,指着吴十一,让他去。

    吴十一当然不肯,没说两句,已经被拎起来扔了出去。宁正心、章宾两人认识谢影,虽然对他粗暴的做法有些不以为然,但仍旧选择了站在他这边。

    三对二,而且对面那三个人随便一个,恐怕都能把自己两人轻易揍趴下。但吴十一也是有脾气的,虽然没敢还手,却索性坐在地上,一副撒泼的样子。

    “凭什么我去?欺负人啊!有本事你们打死我!打死我也不去!”

    谢影淡漠的目光扫了过去,他有些心不在焉。

    他不太明白为什么有人会要求被打死,他也不想明白。他只是……无所谓。

    他并不喜欢杀人,也不喜欢暴力,血在他眼里跟其他东西一样,都是暗淡的灰色。他只是……无所谓,那只是他活下去的一种手段而已。

    他知道,自己生来就是残缺的。其他人的欢乐、贪婪、悲伤、甜蜜,人世间的千般美好,万般色彩,对他来说都是一片灰色。他无法感受,也不在乎。

    不,也许并不是完全不在乎。在年少的时候,他也在乎过。他也曾为身体上的痛苦喊叫哭泣,甚至苦苦哀求。他也曾为一块蛋糕、几句夸奖欣喜若狂,也曾为一个女人温柔的对待而心动。

    但后来,他发现这一切都是无用的。哭喊无用、哀求无用、喜悦无用、爱也无用。这些东西,都改变不了他一无所有的残缺人生,也填补不了他灵魂深处传来的饥饿感。

    年龄越长,他在乎得就越少,唯有那种饥饿感,时时刻刻伴随着他。这种感觉,在他遇到那个女孩儿之后达到了巅峰。

    那种,想要……拿什么,把自己填满的饥饿感……

    这不是他第一次渴望某种东西,但这是第一次,他觉得自己如果得不到,就会彻底毁灭。

    所以他告诉自己忍耐,忍耐,忍耐。

    他一向是个擅长忍耐的人。

    谢影漠然朝吴十一走了过去,他觉得自己可以做个好人,成全一下对方的愿望。

    宁正心却伸手拦住了他。

    谢影停住了脚步。

    对方是他不能动的对象,谢法的命令是:一定程度上予以配合。他没问什么是【一定程度】,因为青幽一定知道。

    但现在女孩儿不在。

    有些焦躁。

    他毫无温度的眼神让宁正心打了个冷颤,随即又挂起习惯性的笑容:“我试试。”

    谢影后退了一步。

    宁正心长得普通,笑起来却很可爱。他从背包里掏出一副看起来很高端的手套,拿到吴十一跟前,笑眯眯的对他说:“你也知道,那里面很可能有东西,最可能的,是道具。你知道道具吧?我听说呀,这游戏里即使早早被淘汰,只要拿到道具,就能获得金钱奖励!你真的不想试试吗?”

    说完又晃了晃手套。

    说起钱,吴十一有点儿心动。他本就是为了钱才来的。想了想,扬起下巴,一副不服气的样子问道:“那你怎么不去?”

    宁正心摆出一个为难的表情:“我……我也想去啊……但是我嫌恶心,而且我也不太缺钱。”说完指着章宾,“看到他了吗?他是个富二代,我们本来是来找刺激的,没想到刺激没找到……先被恶心了。”

    吴十一更心动了。

    宁正心继续煽风点火:“那里面应该还有咱们逃出去的关键道具,你只要拿到道具,我们给你钱,怎么样?”

    “先给钱!”吴十一吊着眼,一脸贪婪之色。

    “我们参加游戏,也不能随身带钱啊!而且手机也被收去了,这样吧!”宁正心从背包里拿出一个首饰盒,打开后里面是一个莹白的玉扳指。“你是识货人,这个当定金,够了吧?”

    吴十一双眼放光,拿起扳指摸了又摸,泛着油脂的半透明质地,入手细腻润滑,上好的羊脂玉。

    “够了够了,嘿嘿,谢谢老板!”吴十一连头上的伤都忘了,立刻揣起扳指,戴上手套。随便就能拿出羊脂玉扳指,他彻底相信这两人是富二代了。

    黄山看到有利可图,也眼热起来,凑过来示意自己也可以。吴十一毫不客气的把他赶走,捂着鼻子靠近恭桶。

    桶里的虫子似乎闻到了什么,开始躁动起来。

    这对吴十一来说并不算什么,他好赌,为了赚钱什么事都做过,包括摸一具腐烂的尸体。

    恭桶有些高,但手套也很长,一直包裹到手肘处,所以吴十一毫无压力的将手伸进了满是虫子和黄色恶臭粘稠物的桶里,开始在桶底摸索。

    “嗯,确实有东西,好像是……一张卡片。”他没注意到,当他动手时,宁正心和章宾都谨慎的远离了他,站在靠近门的位置。

    “看,就是这个!”吴十一得意洋洋的夹着卡片,扬起了手。

    却发现黄山一脸惊恐的看着他。

    本能的转头,发现自己的半个手臂居然爬满了那种黑色的虫子!手套早已被腐蚀得一干二净,甚至手臂上的血肉都被吃得差不多了,有的地方已经露出了森森白骨!

    “啊!!!”吴十一惨叫一声,立刻甩开卡片,拼命的想甩掉手臂上的虫子,甚至想用另一只手去抓!

    “别动!”开口的是章宾。

    他看得很清楚,大量的黑色虫子已经钻进了他的身体,顺着那只手臂往上爬!他的上臂已经出现了无数正在移动着的鼓包!

    宁正心手中出现五寸长的手术刀,瞬间来到吴十一跟前,朝着他的手臂切了下去!

    “啊!!!!!”又是一声惨叫,大量的鲜血喷出,溅到了桶里。桶里的虫子闻到血的味道,立刻疯狂的涌出,向四面八方爬去!

    宁正心拎起吴十一,章宾捡起卡片,迅速后退,一边后退,一边掏出了背包中的小型火焰器。

    “不行!”没等宁正心阻止,章宾已经开启了喷射器,火焰瞬间烧向虫子,同时也引燃了旁边的柴火。

    火焰迅速蔓延,旁边的屋子里传来巨大的咆哮声:“谁在柴房烧火呢!!!”

    随后是咚咚咚的急促脚步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