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咒噬 > 第55章 青幽的分析
    另外一个院子里,青幽正一本正经的跟一个穿着丫鬟服饰的【怪物】讨价还价。

    这个【怪物】跟杂役房的相比,要像人多了。至少四肢俱全,身材婀娜,胸部饱满,甚至还穿着相对完整的衣服。若是能忽略它犹如被洗衣机绞过的脑袋,倒也不失为一个美女。

    “你这就不对了,婢妾怎么说也算你半个主子,现在被人诬陷,你不帮忙也就算了,交换个东西居然还不告诉是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很容易被人穿小鞋的?”

    “……”

    “而且你除了筹码之外,收不收其他东西?你看哈,我这里有个眉笔,虽然你五官已经不知道扭到哪儿去了,但画一画说不定可以明显一些,一定能提高你的颜值!弄不好就被王爷看上抬了妾呢!”

    其余三个女人在远处目瞪口呆的看着青幽口若悬河,不停的忽悠那个【怪物】,甚至越说越离谱。

    心中半是佩服,半是惊恐。

    那怪物的脑袋就像被拧干的衣服,不知道转了多少圈,五官全部绞飞了,东一个西一个,光是直视它,就需要莫大的勇气。

    “她到底是什么人啊……”黎黎此时的那点儿敌意,全都转化成了畏惧。

    “既聪明又有勇气的人。”久女的话语里有几分佩服。

    朱梅脸色很差,神情恍惚。她在柴房里目睹了起尸,在院子里看到这么个怪物,旁边的人还告诉她,这个是真实的灵异游戏,有鬼,并且会死!

    她的世界观受到了巨大冲击。

    又闲扯了几句,青幽慢悠悠的走了回去。

    那东西基本不回话,但并非没有智慧,或没有感觉。那七零八落的扭曲五官上,还是能看出一些表情的。

    例如她说婢妾是被诬陷时,它眼里有不以为然。更有趣的是,说到有可能被王爷看上抬为妾室时,对方显现出的却是恐惧。

    有趣。

    可惜的是,对方明显受到了规则限制。例如,只能跟有身份的人交流,不然还能套出更多信息。

    “你们还是不肯拿出卡牌用作交易吗?我建议你们再考虑一下。”青幽说的虽然是“你们”,眼睛却一直看着久女。

    卡牌是她冒险拿到的,所有权当然归她。

    “不行不行,”黎黎立刻跳出来阻止,“在这种游戏里,能抵挡一次死亡的道具最珍贵,不能随便换!”

    久女犹豫了一下,“我并不是觉得交易不值,我只是觉得,这个丫鬟地位太低,未必能换到什么好东西。可以适当留一下,到下一个场景再看看。”

    事实上,她说的不无道理,以游戏而论,这确实是最佳的资源分配法则。

    但玩游戏,思考的前提通常是能一直活到最后一关。

    青幽耸耸肩,没继续坚持。

    “你……你怎么做到的?居然能跟那东西说话?你不怕吗?”黎黎忍不住又问。

    “还好吧,”青幽随口应付,“刚看到的时候确实吓了一跳,但她什么也没做不是吗?应该是受到了规则限制,只要我们不做多余的事,她没办法对我们动手。”

    “可是……”黎黎一脸不可思议,“就算她不会伤害我们,她的脸……你是怎么做到看着她的脸还能正常说话的?”

    “脸?”青幽想了想,“不就是长得【与众不同】了点儿?”

    “那叫【与众不同】?那已经叫恐怖,叫恶心,叫怪物了好嘛!”黎黎完全不能理解她的淡定。

    “大概吧。”青幽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看来让这位婢妾去套话,是不太可能了。

    她确实不害怕,在她看来,那东西就是长得恶心了点儿,没什么。相比之下,她更怕马王府鬼屋那种,黑暗密闭的环境和各种突如其来的惊吓。

    柴房内的尸体不断传来嘶吼和撞门的声音,看来也是个不会爬窗户的。所以,这么笨拙的东西,有什么可怕的。

    “你发现什么了吗?”久女问青幽,“那怪物提到【裁断】,多半是需要黎黎这种有身份的人进行申辩的,所以,咱们是不是能信息共享一下?”

    她很确定,青幽跟那怪物闲扯那么久,绝对不是因为无聊。

    她肯定发现了什么。

    青幽没说话,上下打量黎黎,半晌,失望的摇摇头。“以她的智商,我就算全告诉她,她也应付不了。”

    “喂!你什么意思啊!”黎黎不高兴了,“我也是黑月里面有头有脸的人物呢!破解过无数的灵异谜题!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不就是胆子比较大吗?”

    青幽凉凉的瞥了她一眼:“情商也挺低的。”

    久女拉了拉黎黎,在她耳边耳语:“这女孩儿不是普通人,无论是观察还是应变都很出色,咱们要想通关,跟她合作最有利,为了大局,你就忍耐一下吧。”

    黎黎悻悻的“哼”了一声,完全不知道青幽正在考虑用千魂直接控制她。“我再笨,也只有我有身份!我不好,你们也别想好!”

    “这句话还挺有水平。”青幽似笑非笑瞥了她一眼。确实如她所说,目前她们算是捆绑状态,关键都在这个有身份的婢妾身上,若是她有事,她们一定会被牵连。

    “呐,话我就说一次,听仔细了。”

    青幽开始讲述自己的分析。

    “首先,婢妾携带自己的卖身契,说明她打算私逃出府,鉴于身上还有一枚明显是男人赠送的玉钗,所以,很大可能是打算跟人私奔。而之所以被关在柴房等待【裁断】,有几个可能。”

    “一、王爷想找奸夫。二、王爷想找府内的叛徒,因为卖身契这种东西,一个婢妾是不可能自己拿到手的。三、婢妾存在被人诬陷的可能。”

    “刚才我与那丫鬟说话时,发现她虽然不回答,却对几个问题有明显的神态反应。当我说到婢妾可能【被诬陷】时,她有不以为然的神色,说明在她看来,不可能是诬陷。但也不能忽视另外一个可能,就是王爷十分宠爱这位婢妾,有心让她这次私奔变成【诬陷】。这就要看婢妾在【裁断】中与王爷的互动反应了,归根结底,这个王府是马王爷的私有财产,他说什么是就是什么。”说罢意有所指的看了眼黎黎。

    黎黎一脸惊恐。

    这院子里都是怪物,王爷岂不是最大的怪物?这是让她去“色诱”王爷?

    青幽继续说。

    “但我提到她可能成为【妾室】时,她露出了恐惧的神色,说明她认为【妾】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位置。这有两个可能,一,王爷是个虐待狂。二、王府的内院非常危险。鉴于各种宫斗剧的桥段,我倾向于后一种猜测。并且婢妾的私奔也能侧面证明这一点,无论是否被诬陷。”

    “综上,裁断中婢妾可以采取两种策略。一、一口咬定被诬陷。这种策略对婢妾本身比较安全,但是风险很大,因为成功与否完全取决于王爷的态度。即使成功了,也会得罪内院那个让丫鬟畏惧的可怕存在,而且婢妾身边的其他人也会跟着倒霉。毕竟,若是诬陷的话,一定是身边人在她身上放了卖身契和玉钗。”

    说罢意味深长的扫了扫久女和朱梅。

    “没有不牵连你们的办法么……”黎黎小心翼翼的看了看三人,似乎觉得这个方法很好。

    青幽摆手,“别急,听我把话说完。”

    “第二个策略,就是承认罪行,以供出其他人为条件,恳求赦免。这种策略稳妥,但是难度非常大。因为目前我们获得的信息里,根本推测不出是谁偷出卖身契,奸夫是谁。我猜测,这些信息应该在其他人那边。若说我们是婢女,那么那些男人,很可能被分配在仆人房,扮演仆人、管家一类的角色。也就是说,需要跟他们交换信息后,才能得出推论,但我怀疑,【裁断】开始前,根本不会有跟他们碰面的机会。这就需要……婢妾能够在【裁断】中有技巧的说话,隐晦的交换信息。”

    “这……有点儿难啊。”黎黎有些灰心的嘟囔。

    “两种策略,各有优劣。当然,这一切都只是推测,说不准还会有什么突发情况,或者更奇特的规则。第一个场景,我觉得应该不会太难。起码那个柴房,就没为难我们。”

    青幽不知道的是,这是对女性玩家的优待。毕竟游戏里的女性不多,若是第一个场景就死了大半,会很影响【赌局】成员的下注热情。

    “万一我要是说错话了……会怎么样啊?”黎黎又问。

    青幽耸耸肩,“我又不是万事通,我怎么知道。”她说了这么一大堆,已经仁至义尽了,还要她做心理疏导?

    想了想,补充了一句:“我建议你在没有绝对把握的情况下,最好不要随便指控别人,尤其是有身份的人,或者说——其他玩家。”她有种感觉,这种游戏设计,简直就是有意制造玩家内部矛盾,若是减员过多,一定会有不太好的后果。

    黎黎乖乖点了点头。这一大堆分析,已经彻底征服了她。

    “【裁断】的时候,多看我们眼色,别鲁莽行事。”久女叮嘱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