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咒噬 > 第56章 裁断(一)
    阴云密布,天边还剩下不多的光亮。

    马王府内响起悠远的声音:“【裁断】开始!恭迎王爷!”

    一阵兮兮碎碎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

    “带人犯!”

    三个怪物分别将三队人从三个不同的走廊带了进来。

    所有人的目光首先集中在正位的王爷身上。

    谢天谢地,【王爷】是标准的人形。

    40岁左右年纪,一身干净的蟒袍,带着点儿酒色过度的苍白,在这个遍布畸形怪物的王府里,显得格外英俊潇洒,堪称第一美男子!

    大部分人都松了口气,毕竟总是看着各种扭曲的脸,虽然能提高心理承受力,眼睛却受不了。

    青幽却更紧张了。

    在一群造型各异但明显是同一层次的怪物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外型完全正常的人形怪,通常意味着,这个人形怪一人就能轻易秒杀所有怪物。

    感受到谢影灼热的目光,青幽的眼神移了过去,两道视线在空中纠缠。

    类似他们一样在进行“眼神”交流的人并不少,毕竟除了陆文言三人,其他几个队伍都被拆分了。

    陆文言除了有些惊吓和狼狈外,并没什么外伤,卢阳也是如此。但另外一个朋友彭宇,腿上裹着绷带,走路一瘸一拐。

    他的队伍里还有寻宝队的老吴和黑月的墨白。老吴之前根本不知道这是个真实灵异游戏,看到有人流血时才发现,这游戏里恐怕真的会死人。好在老吴经验丰富,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很快就镇定下来,在墨白的指引下,几人联手逃出了屋子。

    老吴是他们中带身份的人,身份是“帐房”。

    在人群中寻找了两次,都没发现自己侄子的身影,老吴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目光转向了面如土色的黄山。

    黄山之前已经精神崩溃过,有些人崩溃后会产生破罐破摔的心理,反而无所畏惧的镇定下来,这种人就像一颗不稳定的定时炸弹,如果用好了,还能起到点儿作用。但也有人会不停的崩溃下去,彻底失去所有理智,这种人就是彻头彻尾的暴弹,随时爆炸,伤人伤己。

    遗憾的是,黄山属于后一种。

    看到老吴后,他居然腿一软,普通一声跪下了,连滚带爬的抱住了老吴的腿。

    “吴叔……吴叔……十一,十一死了!死了!被……被一刀劈成了两半,肠子都出来啦啊啊啊!!”

    诸人脸色都有些变了,有些是因为他不合时宜的崩溃,另一些则是因为他话里的内容。

    老吴没看到吴十一时就有了预感,此时听到他说出来,心都凉了。他半辈子奔波,没结婚,这个侄子就像他儿子一样,是他最看重的继承人!谁知被人诓来了这么个莫名其妙的诡异游戏,居然上来就丢了性命!

    有心想问,却实在不是时候。带黄山过来的屠夫已经发出不满的呼噜声,走了过来。

    “放手,放手!”老吴用力踢开黄山的手,他之前见识过这种怪物的战斗力,非常可怕。

    “未经允许开口说话,断手!”刀光一闪,黄山的一只手被从肘部斩断,周围几个人躲闪不及,被溅了一身血。

    “啊!!!”黄山惨叫着抱着胳膊在地上翻滚,老吴脸色惨白,不敢发一语。

    黎黎也险些尖叫出来,但久女及时捂住了她的嘴,手在微微颤抖着。

    甚至这一瞬间,青幽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青幽毕竟不是谢影,她能习惯猎奇的造型,也见过死人,但对这种毫无顾忌的血腥仍适应得没那么好。说到底,她毕竟是一个生活在正常社会的普通人,她已经普通了二十多年。虽然最近的经历改变了她很多,但目前,她仍踩在普通人的边界上,没越过去。

    一时之间,院子里只有黄山的惨叫声。其余的怪物似乎很乐于观赏这种景象,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唯有丫鬟打扮的怪物走上前去,在黄山的断臂上不知抹了点儿什么黑乎乎的东西,血立刻止住了,人也晕了过去。

    然后像拖垃圾一般拖着半死的黄山,扔到了杂役队伍里。

    在此期间,【王爷】一动不动,眼皮耷拉着,半点儿反应都没有,简直就像……一具尸体。

    【王爷】左手边一个佝偻的老头开口了:“跪拜王爷!”

    它穿了一身比较精致干净的绸缎长袍,看起来地位不低。身体很正常,只是脑袋上有三张脸。

    【王爷】右手边还站着一个老太婆,一个脑袋一张脸,只是那张脸,看起来就像风干了三百多年的老土豆。手臂一长一短,只有右手有手指。左腿是纯粹的白骨,右脚穿着火红的盆篮鞋,看起来是类似大嬷嬷一类的角色。

    除了这两位外,院内还有三个带队的怪物,两个护院样子的怪物,造型也是一言难尽。

    管家喊完“跪”,几个怪物七零八落的跪了下去。也不是他们敷衍,毕竟有的连膝盖都没有。

    几个玩家犹豫了一下,也颤颤巍巍跪了下去。

    当然也有不跪的。

    比如谢影,比如宁、章二人,比如陆文言和带伤的彭宇,一大半的男人都没跪。

    青幽俯身,但不是下跪,而是坐了下去。她怀疑这【王爷】根本就注意不到跪和坐的区别。

    果然没人在乎这些,也没人叫他们起身。怪物们装模做样的应付完,就乐呵呵的站到了一边看热闹,跪下的人却起也不是,跪也不是。

    【管家】可不管这些,立刻开始下一项。“婢妾,你可知罪?”

    黎黎全身冰冷,心跳骤然加速。

    她没想到自己是第一个。

    久女捏了捏她,示意她说话。

    她当然不知道,女性这一边是规则最宽松,提示也最多的一边。第一个位置发言,也非常有利,因为此时的问题只有【知罪】与否,即使对事情一无所知,只要回答是或不是,也可以顺利度过本轮。

    此时黎黎心里只有黄山那飞起的断臂和溅出的鲜血。

    她不想变成那样……无论如何……都不能变成那样……

    “王爷,臣妾冤枉,冤枉啊!您要为臣妾做主啊!”

    此言一出,三个女人都知道,对方要把自己撇干净,走【诬陷】路线了。

    青幽心说,之前的口水果然都浪费了。还“臣妾”,还“做主”!电视剧看多了吧?哪来的“臣妾”,你就是个“奴婢”!

    说那么多,本来“认罪”或者“不认”就能轻易混过去,或者夹带些关键信息提醒其他人,然后根据其他人的说法获取更多信息,再确定下一轮说法。

    这一喊冤可好,过不去了。

    管家果然问了:“证据确凿,你有何冤屈?”

    “臣妾……臣妾是被人诬陷的!一定是有人嫉妒臣妾受王爷宠爱,陷害臣妾!”

    棒极了,还挺入戏。

    青幽心说,说了三句话,没一句有用的。宫斗剧倒是没少看,可惜看了也白看,这说话水平,三集都活不过去。

    “何人诬陷于你啊!”

    此话一出,青幽暗道不好。这已经是摆明了挖坑了,怕是说谁谁倒霉,而且很可能倒霉之后,会连带大家一起倒霉。

    幸好黎黎没蠢到家,混乱的大脑还有一丝清明,能够稍微思考一下。“臣妾……臣妾也不知道,还请王爷明察。”

    虽然还是废话,但总算没跳坑。

    管家似乎很不满意,重重的“哼”了一声。“既无目标,也无证据,空口白话,不足为信!”

    “等等等等……”黎黎经过刚才那一次,脑子总算回来了一些。“我,我虽然不知道幕后主使是谁,但……我知道是谁往我身上放了那些栽赃的东西!是她!”

    黎黎的手指指向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