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咒噬 > 第61章 休息时间
    在宁正心的强烈要求下,谢影给了他两滴鳄鱼眼泪。一般情况下,这东西滴在眼睛上能够破【妄】。

    “这东西对自身的【妄念】无效,记得收敛心神。”青幽提醒他。

    “只要别看到那种畸形的造型就行了,太挑战心理极限了。”宁正心要求不高。见青幽不停的在研究那桌饭菜,又问:“这饭菜能吃吗?”他也有些饿了。

    “嗯……”青幽一副深思的样子,“从理论上说,应该是可以。经历了之前的事情后,所有人应该都觉得这些饭菜不能吃,在【妄】的作用下,大家看到的都是些眼球啊、大肠啊之类的,按照幕后设计者的恶趣味,实际多半是能吃的正常食材!”

    宁正心看着桌上的菜,确实挺正常,还冒着香气。但要是真让他动筷子……总觉得挺有心理障碍的。“真的……要吃吗?”

    “这个……”青幽心里也有点儿膈应。“要不算了吧,我们带了点儿食物。”

    “麻烦的是水。”宁正心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看了看屋子角落里的水桶。“惊慌和恐惧会加速体内水分的流失,水又十分沉重,所有人都不可能多带,若是这里没有安全的水源补给,到最后一天的时候,大家都会陷入缺水状态。”

    “我有净水的办法。”青幽已经从背包里拿出了水和压缩饼干,“但是不能轻易用。”

    临行前,韩笑花费了整整三天时间,在她身上封了三个拥有驱邪镇煞之力的符印,每个符印只能使用三次,必须计算着用。

    “抓紧时间吃喝吧,补充体力,刚才我这么一闹,晚上肯定不好过。”青幽提醒宁正心,边说边啃了几口压缩饼干,皱眉:“真难吃。”叹了口气:“我想吃水煮鱼。”

    宁正心也是个粗神经的:“能不能不要在这种时候提让那种会让人垂涎的食物,太降低进食热情了。”

    两人喝着瓶装冷水,啃着压缩饼干,顺便交流了一下之前的经历,并探讨了一下之后的计划。

    青幽推测,按照正常的剧情流程来看,【裁断】过后,今晚应该是戏子入府,发现婢妾被杀后,逃出王府报复。这里面的谜题应该是戏子接近婢妾和潜入王府的真正目的,主要的危险也是来自戏子。

    然后明晚,主要剧情应该是军队入府的大逃杀。

    但在青幽那一番表演过后,也不能排除幕后人会改变剧情进度,针对她做出额外的布置。

    总之今晚,一定不会太容易。

    简单吃喝过后,两人就决定分开检查周围,宁正心去了院子里,谢影和青幽则检查屋子。

    从各种角度看来,宁正心都堪称“专家”,对一些神秘事物的了解甚至超过青幽。他携带的装备,也是融合了特殊力量和现代科技的,实用性十足,让青幽大开眼界。

    “你跟这些所谓【探员】交过手吗?”青幽坐在床上,看谢影翻箱倒柜。

    谢影低低“嗯”了一声,“单人作战能力属于普通人的极限,但每增加一人,战力会额外翻倍。而且他们掌握着克制异人的力量,四人就足以对付我。”

    “那岂不是说,他们若是想灭掉异人,是轻而易举的事?”青幽感受到了压力。

    谢影想了想,“家主说过,人类是天道之子,而异人是天道之逆,历代权势者想要削减异人势力,最终都会成功。但想要灭绝异人,却都会失败。”

    青幽轻笑:“凡事留余,天道使然么……而且异人灭绝,怕也不符合权势者的利益吧,毕竟异人虽然不好控制,但若运用得当,还是能做很多事的……。”

    意味深长的撇了一眼谢影:“现在,我们的状态应该很糟吧?即将灭绝?否则上面的人也不会这么急着寻找影鬼,寻求新的神秘力量吧?”

    谢影没回答,从饭桌下找到一张卡片,递给了青幽。

    正面方块10:贴在【鬼】的背后,可以让停止【鬼】的行动5分钟。

    背面黑桃10:曾碰触到这张卡牌的人,无论生死,都会得到五万元金钱奖励。

    青幽忍不住多摸了几下,诚心祈望游戏结束后,自己也能收到这个奖励。

    抬眼看到谢影右手上沾满了干涸的黑色污渍,不由皱了皱眉,“过来。”

    谢影走到她身边,她拿出湿纸巾,一点点帮他擦手。“今晚我有不太好的预感,我们得……小心些。”

    谢影垂目看着她。

    毫无防备的纤细脖颈,明明如此脆弱,却又如此坚不可摧。

    “谢法让我们尽力救人,但我担心,我们救不出几个,太难了。这些人心思各异互不信任,而且这游戏隐藏的规则里,有各种互相陷害的暗示,我怕他们的最终目的,是引人们自相残杀。”

    青幽擦干净了最后一块污渍,起身将湿巾扔到墙角,回身,谢影正站在她身后,直勾勾的盯着她。

    青幽抬头,轻笑:“不用谢。”

    男人幽深的眼眸翻滚着异样的情绪,没等她反应过来,冰冷的唇已经压了上来。

    谢影的体温向来不高,唇干涩冰冷,只是其中蕴含的感情,却滚烫的几乎把她灼伤。

    心跳得不能自己,男人浓烈而特殊的气息包裹着她,让她又慌张、又羞涩、又有些甜蜜。男人的手臂紧紧揽着她的腰,几乎把她整个人都圈在怀里。她只能抓着他胸前的衣服,试图艰难呼吸的同时笨拙的回应他。

    两人都不是技巧娴熟的人,又要顾忌门外的宁正心,只能尽力压抑着声音。唇舌纠缠间,被压抑的喘息声让这阴森破败的鬼屋增添了几丝旖旎之气。

    异常的热度从体内升起,青幽突然感到男人某个部位——产生了特殊的变化。猛然一惊,伸手推开了他。

    谢影恋恋不舍的放开她,手却仍然揽着她的腰,有些不安的注视着她。

    女孩儿气息仍有些不稳,身体异常柔软的倚在他怀里。平素苍白的脸颊带上了异样的红晕,水波潋滟的双眸不肯看他,红唇饱满润泽宛若珠玉,开开合合,柔若羽毛般的声音似嗔似怨。

    “不是说过了,不用谢了。”

    不知为什么,谢影觉得自己听懂了这句话。并不是说,他懂这句话字面上的意思或背后的暗喻,而是他听懂了其中的感情。

    从未有过的感觉充斥在谢影的心里,似乎有些温暖,又沉重得让他觉得几乎难以承担。

    他用力抱紧了女孩儿。

    “我很担心你。”

    青幽低声轻笑,手指在他胸膛上指指点点:“你小看我,我可没那么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