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咒噬 > 第80章 血虫
    庄秋住在一栋十八层的公寓里。

    最近她发现,公寓的走廊里突然多了很多飞虫。那种小小的、常见的飞虫,就像家里水果放久了,经常会出现的那种。

    她一开始以为,是谁家的垃圾袋没有及时丢弃,在走廊里生了虫子。但她找了好几次,也没找到,反而走廊里的飞虫越来越多了。

    直到有一次,她忍不住伸手拍死了一只,才发现手上居然沾了血。

    明明不是蚊子,却吸血?

    她感到恶心,还有点儿恐惧,于是将情况反应到物业。物业来了几次人,喷了一些药,倒也起了点儿作用。

    但最近几天,飞虫又多了起来。

    啪!

    又拍死了一只。

    她这一层楼梯间的白墙上,已经多了不少血点和飞虫的尸体。明明觉得恶心,但庄秋还是忍不住要去拍。

    啪!啪啪!

    渐渐的,她觉得自己似乎喜欢上了这种带点儿发泄的行为。每天上班下班等电梯的时候,她都要泄愤似的拍死几只,墙壁上的血点越来越多。

    啪!啪啪!

    她觉得痛快,仿佛平日一切的不顺心,都在这种声音中得到了发泄。那晕染的血迹,看起来就像……一直刁难她的上司的脸。

    啪!龟毛的上司!啪!心怀叵测的同事!啪!背后议论她的邻居!啪!心不在焉的男友!

    啪!啪啪啪啪啪!

    公司的同事都觉得,庄秋最近变得开朗了。不再整日阴沉着脸,也不再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发脾气,整天都带着笑。

    庄秋也觉得,生活似乎一下子容易了很多。烦心事减少了,耳边无休止的嗡嗡声也消失了,就连天上那弯血红色的月亮,都因此而顺眼了不少。

    啪!啪啪!

    温馨家园的物业最近很烦恼。前段时间有个难缠的业主,不断说自己那栋楼的走廊里有飞虫,安排了几次除虫公司,对方仍然不满意。最近又有同一栋楼的业主反应,走廊里总是闻到臭味,就像是谁家的垃圾,放了几个月没倒一样。

    偏偏物业派了几次人,都找不到臭味的来源,但味道确实越来越重了。甚至有人怀疑,是不是谁家里偷偷藏了尸体。

    物业不得不再次派人挨家挨户的查访。

    味道最重的是十一楼,那位反应过飞虫问题的庄姓业主却一直不在家,物业的人不得不在晚上十点以后再次拜访。

    这一次,有人应门。

    门打开的瞬间,扑鼻的臭气几乎让人睁不开眼,屋子的主人却好似根本闻不到一般。

    “臭味,哪来的臭味,你们有空查这个,还不如除除虫,这走廊里到处是飞虫!”庄秋一脸不耐烦,挥手在空中乱抓,好像真的有什么飞虫一样。

    “进来吧,进来吧,随便看,我家垃圾可干净了。”

    庄秋拉开了房门。

    两个物业的小伙子顿时目瞪口呆。一个几乎当时就被吓得尿了裤子,另外一个连滚带爬,爬到墙角,几乎将胆汁都吐了出来。

    地狱般的景象。

    偌大的客厅里,到处是血肉和残肢,墙壁上挂满了已经凝固的肉块,就像是被人生生拍上去的一样。

    浅黄色的大理石地砖上,铺了一层厚厚的、粘稠的黑血,散发出惊人的恶臭,上面爬满了密密麻麻的虫子,有些甚至在空中飞舞……

    B市警局。

    齐烽看着这堆地狱般的现场照片,十分头疼。

    这已经是第四起了。

    四个毫无联系、普普通通的人,突然之间都变成了精神失常的杀人魔,毫无自觉的杀人、分尸。而在这之前,甚至连暴力倾向都没表现出来过。

    唯一的共同点,只有现场都飞舞着血虫。

    齐烽再次拨打了谢法的电话。

    “谢法,别再用忙搪塞我,人命关天,已经死了十四个人了!算上凶手,十八个人被害!无论案子里有没有涉及神秘力量,我都需要你帮忙!”

    谢法也很无奈。

    齐烽是当地重案组的队长,两人合作多年,交情不菲。他不是不想帮忙,实在是没有人手。

    那天之后,关昔楼就再也没露面。他在复查当年颜璟的案子,韩笑在调查用颜璟的号码给关昔楼发信息的人。黑鸦被谢璟文临时调走,处理别的事情。谢诚意和关雎鸠则在调查技术局入侵事件,可以说,整个事务局几乎没有闲人。

    等等……还是有一个闲人的。

    于是,半小时后,夏青幽坐到了齐烽的车里,心不在焉。

    她最近很烦,因为谢影消失了。谢家主母的生日宴过后,她就再没见过他。对外的说法是去外地执行特殊任务,但青幽怀疑,谢璟文已经知道了他们的事。

    否则无法解释谢影一句话都没留下,就消失的行为。

    她没办法跟任何人讨论这件事,她只能反复告诉自己,要相信谢影……相信谢影……并让自己不要去想,谢璟文是不是囚禁了他……在折磨他……

    “做好心理准备,现场可不怎么美好。”齐烽提醒她。他并未因为青幽的年轻而小看她,他知道,谢法手下的人,都有些特殊本领。

    “没关系。”青幽自诩也算是见过一些大场面。

    事实证明,她高看自己了。看到现场的第一眼,她就把早饭全吐出来了。

    “……抱歉……”青幽接过齐烽递过来的水,漱了漱口。

    “没事儿,你算不错的了。”齐烽又递过去一张纸巾,“这样的现场,干了二十多年的老刑警都撑不住。”

    “主要是……太臭了……”青幽捂着鼻子,觉得自己都快要被熏晕了。“难道凶手自己闻不到吗?”

    “我估摸着,还真闻不到。凶手这里,”齐烽指了指脑袋,“有问题。”

    “唔,如果你是想让我看看现场有没有神秘力量痕迹的话,至少现在是没有的。”青幽很想离开。

    “别急,我需要你仔细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特殊的线索。”齐烽递给她一个口罩,“一个星期之内,四个人精神失常大杀特杀,我急需线索。”

    “我试试吧。”青幽不情愿的带上口罩,打开咒眼观察屋内。“这里很……干净,精神层面上。”

    “正常吗?”齐烽问道。

    “不,不正常。”屋内漂浮着非常稀少的絮状碎片,“家是人内心中默认的安全场所,所以一般来说,会堆积很多念,正面的、负面的、积极的、消极的,但这里几乎什么都没有。就像是……空屋子。”

    齐烽皱眉:“根据邻居所说,凶手一直住在这里,而且现场情况也显示,这里是杀人分尸的第一现场。”

    青幽想了想:“两个可能,一,你们的【凶手】已经死了,因为尸体是没有情绪的。二,【凶手】本身,对杀人这件事毫无感觉,杀人就犹如杀猪一般。”

    “看来关键还是在凶手身上,走吧,”齐烽招呼青幽,“带你见识一下咱们【杀人如杀猪】的凶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