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咒噬 > 第82章 心理专家
    夜。

    青幽赤着脚在雪地中漫步,长发飞舞,万籁俱寂。雪光衬着月色,天地一片纯白。

    带着冰凌的小溪在雪地上流过,一只长着利爪的野兽在溪边喝水,见到青幽后露出了白森森的獠牙。

    青幽也不看它,悠悠然坐到溪边,白瓷般的玉足伸到小溪里,任由雪水流过脚踝,带来冰冰冷冷的触感。

    冷,却不寒冷。

    野兽突然发出低低的嘶吼,举头望天。青幽抬头,天边那一弯月亮,竟突然变成了血红色。

    白雪瞬间融化成汹涌的紫黑色血水,无数人头从小溪上游流下,凸出的眼珠齐齐盯着她,嘴里甚至发出阴森森的冷笑。野兽一声咆哮,身体突然变得巨大,额头上长出惊人恶魔之角,带着铺天盖地的腥气扑向了青幽!

    青幽被惊醒了。

    心跳有轻微的加速,却并没有之前做噩梦之时的惊惧感。反而有种……奇妙的冷。

    冷,却不寒冷。

    她想起了那弯红月,鲜红的……不祥的……月。猛然想起,几个犯人的记忆碎片中,似乎也有同样的月亮。

    这个案子……果然不简单么?

    看了看时间,凌晨三点,青幽翻了个身,继续睡。

    第二天上午,她将红月的事情告诉了齐烽。

    “你说这几个犯人眼里的月亮是红色的?”齐烽皱眉,“这也太玄了,正好,今天来了个心理学专家,正在给这几个犯人做测试,一会儿你们交流一下吧。”

    “好的。”青幽没说自己也梦到了相同的月亮。

    “你觉得……这案子,是【那种】案子吗?”齐烽犹豫了一下,又问。

    “我也不太确定……”青幽毕竟没什么经验,“我在他们身上没有发现特殊力量痕迹,但是他们命魂中的意志迷宫……确实有一些不寻常。”

    齐烽低声嘟囔了一句,似乎是在抱怨。他是一个标准的警察,最不喜欢这种涉及到精神变态、或者神秘力量的案子。

    没多久,一个充满知性气质的女人从审讯室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些资料。

    “这是省厅来的心理专家,姜雅宁姜教授,这是GA的特殊调查员,夏青幽。”齐烽分别介绍了一下。

    姜教授用一种特殊的考量目光不动声色的打量青幽,有些惊讶于她的年轻,然后主动伸出了手:“幸会幸会,我还是第一次见到GA的人,没想到这么年轻。”

    “您好,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心理专家,还请多关照。”青幽露出一个跟年龄十分相符的羞涩笑容,握住了姜教授的手。

    “行了,既然姜教授也问完了,咱们开个小会,”齐烽招呼两人,“正好青幽也带来了新消息。”

    十分钟后,几人和警局的一些刑警都坐到了会议室里。

    “红色的月亮?”姜教授有些疑惑,“月亮的在心理学上的象征意义很多,无法一概而论,但所有犯人看到的月亮都是红色?除非他们近期经历过相同的心理创伤,或脑中有相同的病变。”

    “我们查过了,这四个人的生活毫无交集,完全互不相识。”齐烽接道:“这样吧,姜教授安排下,尽快给这四人做个脑部检查。”

    姜教授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这四人都有明显的妄想、幻觉、感知障碍和情感障碍,我已经联系了医大的脑神经科,随时可以安排。”

    “别是什么会引起精神病的病毒吧?”齐烽嘟囔着。

    姜教授笑道:“迄今为止,我还没听说过有这种病毒呢。”

    齐烽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姜教授今早的审讯有什么发现吗?”

    “说不上审讯,就是聊聊而已。”姜教授推了推眼镜,“这四个人的病理特征差别很大,第一个女人有非常严重的感知障碍,很可能是由于突发性的脑病变引起的。”

    “兽医则是典型的心理问题,孤独的童年、缺失的家庭之爱、对狗的移情和社会存在感的缺失共同造就了他,可以说,他本身就是一个潜在的杀手。”

    “那个孩子,是典型的过度杀戮,带有明显的性冲动。青春期的妄想本是那个年龄一种正常的心理特征,却不知为何突然失控,演变成一种过度的激情犯罪。相对其他人,他的犯罪手法异常激烈,带着典型的性宣泄。”

    “至于第四个人……我觉得第四个人是一个异类,他冷静、寡言,有条不紊,有相当的潜伏和反侦查能力,是一个标准的反社会者,我怀疑他杀过的人,远不止发现的这些。”

    齐烽若有所思:“青幽昨天也觉得这人不太对,看来他需要重点调查。关键是……这正常吗?半个月之内出了四个精神变态杀人狂,平常几年都看不到一个!”

    姜教授沉吟着:“现代人大多都有一些潜藏的精神问题,但一般来说,不会这么激烈和频繁的爆发。除非……有人故意激发他们的阴暗面,这需要非常高超的暗示和催眠技巧,和长时间的接触。可是……”

    “可是这几个人有的离群索居,有的人缘不佳,根本没有这种长期的、共同的人际关系。”齐烽替她说完了。

    “网络呢?”青幽突然插嘴,“现在跟其他人接触,可不一样要面对面。”

    “对!”齐烽立刻拍了桌子,“彻查他们的上网痕迹!”

    旁边的小警察立刻动了起来。

    “还是年轻人脑子活络。”齐烽递给青幽一个赞赏的眼神。

    几人又总结了几个犯人的发病时间,发现最长的长达十几年,最短的只有半个月,但共同点是,全部在近期集中爆发。即使是最理智的第四人张智旭,也因为过于频繁的杀戮,而引起了周围人的怀疑,从而落网。

    “按理说,极端行为的触发需要一个爆发点,一般来说是生活上的巨大打击,但是……四个人同时在半个月内受到打击?”姜教授觉得几率不大。

    齐烽也摇头:“没有,我的人几乎将这几人老底都翻出来了,根本没发生什么特殊事件。”

    于是讨论陷入了僵局,没有新线索,显然无法继续。

    “这样,我去找网络部的人协助,集中调查这四人在网络上的交集,姜教授和青幽,麻烦你们再继续审问一下犯人,尤其是张智旭,看能不能从他口中挖出点儿信息。”

    几人点头后,各自散会。

    姜教授却故意走在了青幽身边:“我看了你昨天审讯犯人的视频。”

    “呃……跟你的审讯不太一样吧?”青幽心说,她甚至连话都没说。

    姜教授不置可否,她对这种神秘兮兮的事情抱持着既不相信也不反对的态度,在她看来,青幽这种特殊的查探方式,更像一种共情能力。“第一个犯人庄秋,和第四个犯人张智旭,都对你有不一样的反应。”

    “庄秋我知道,在她的感知里,能感觉到我。但是张智旭……我没察觉,有什么不一样?”青幽问道。

    姜教授意味深长的打量她:“虽然他掩饰得很好,但我觉得,他认识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